「人民公僕」真的為人民嗎?

誰在見證神     

從小我對教科書裡灌輸的「中國共產黨是『偉大、光榮、正確』的黨,只有在黨中央的領導下,人民才能安康穩定,過上富裕的生活;國家領導、政府官員是大公無私的,不拿群眾的一針一線,是為人民服務的公僕」深信不疑。可自從我進入規劃局,當了局長的專用司機後,我才真正看清了這些人民公僕的真實面目。

2013年,市政府為了促進市場的經濟開發與財政收入,與外資開發商合作要在我們這兒投資建廠,外商已看好了我們這裡的一塊地(五百多畝糧田,旱地不算),市政府下文件說外商投資幾千萬一次性買斷村民糧田,每畝糧田價3萬5千元、糧田補貼12萬每畝(按五代人計算),農田用水養魚塘補貼每畝18萬元,菜園每畝補貼16萬元,旱地補貼每畝8萬元,樹苗平均每棵150元,拆房建房是按1:1.25的比例還房,裝修補賠平均每平方300元,等等。這下子使中共政府從基層到高層的貪官們嘴裡都流出了口水,外商投資幾千萬買斷村民糧田的補償款真的都能到村民手裡嗎?

局長在會議中宣布:「市領導給我們規劃局下了死令狀,不管用什麼手段與方式,必須在兩個月內讓居住在這塊地上的幾個村(300多人)全部搬遷,賠償細節等政府拿下詳細資料後再另行通告,希望在座的員工能在這兩天內揭榜,揭榜人必須有兩個條件:第一,有工作能力,能吃苦耐勞。第二,必須立下死令狀,能在規定的條件下合理安排,兩個月內完成任務,不留下後遺症。這事只要一個人全盤負責,其餘的員工都要積極配合,總之,有政府作堅強的後盾,出了事一切由政府解決。這兩天我要出差,若有事找我司機再聯繫我。」這是局長的老套路,哪是出差喲,說白了就是不好當面收禮,由我代收,再回覆給他。

果不其然,當天下午還沒上班,我就接到市下屬幾個分局長的電話,其中一個是目前送紅包最大的(30萬元)沈科長。快到下班時,我給局長彙報情況,局長說再等等,然後叫我給搬遷地的村支書打電話,告訴村支書是他在市領導面前為當地爭取的這一機會,要村支書好好配合做村民的工作,其實就是想趁外商買斷村民糧田補償款到達村裡時再在村支書身上大撈一把。結果沒過多久,局長叫我到村支書指定的地點見面,就收到村支書給的一張工行卡,我便轉交給局長夫人,經查詢卡上有26萬元。第二天又收到村支書讓我轉交給局長的一張銀行卡,這次雖然不知卡上有多少錢,但從局長喜笑顏開以及誇獎這村支書的工作能力還行的話中,就證明局長很滿意。第三天,局長把外商買斷村民糧田賠償條件做了縮水修改。如:每畝地價是2萬6千元,糧田補貼10萬每畝,旱地6萬元每畝,菜園12萬元每畝,樹苗平均每棵是120元,拆房建房還房比例是1:1.15,裝修補賠平均每平方200元,等等。我大約估計了一下,這次局長貪了七八百萬元,除掉送上級紅包,還可貪得三四百萬元。

拆遷

接著局長又叫我把沈科長叫到辦公室,把一些在執行任務中的注意事項特別交代了一下,作好準備後,馬上召開全體會議。局長在會議上首先把沈科長好好地表揚一番,誇他有工作能力,然後隆重宣布這項工作由沈科長負責,一切的人員配合沈科長(包括公安分局、城建分局、交通分局),沈科長立下生死狀並當場宣讀。散會後,沈科長立即打電話給村書記,說今天下午到他們村委會召開會議。不到兩小時,村書記就親自來到市規劃局找到沈科長的辦公室,當時沈科長正忙著做計劃,叫我接待村書記。村書記也知理,立馬從包裡拿出紅包(包裡估計是2萬元)叫我給沈科長。沈科長一面微笑地把紅包放在抽屜裡,一面叫我把這預備好的計劃書給村書記送去,叫他做好後就立馬送過來核對,我一邊走,一邊看沈科長的預備計劃:每畝地價是2萬2千元,糧田補貼10萬元每畝,旱地4萬元每畝,樹苗平均每棵100元,拆房建房還房比例是1:1.15,裝修補賠平均每平方是180元……當我把預備計劃遞給村書記,說沈科長在等待你的回覆計劃時,村書記一看心知肚明,立馬就計劃出來一次性買斷:每畝地價是1萬8千元,糧田補貼8萬元每畝(按三代人計算),旱地2萬元每畝,樹苗平均每棵是50元,拆房還房比例是1:1,裝修補賠每平方160元。當我把村書記計劃好的材料遞給沈科長時,他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看到這一幕,我想:這世道真是黑呀!中國政府官員個個都是貪得無厭,就連小小的村官都黑得很,這樣一級一級地扣除,真正到老百姓手裡的賠償款就寥寥無幾了,糧田補貼、農田用水養魚塘補貼就沒有了,菜園只是給個一兩千元,有的甚至一分錢也不賠償。老百姓子子孫孫賴以生存的土地再也沒有了,土地使用權被剝奪,吃、穿、用、住、治病、贍養父母、養育兒女,子孫後代的生存靠什麼?一點微不足道的賠償款還不知啥時能真正到農民手裡,即使補償了,也就夠維持幾年的,老百姓真是太可憐了,這社會真是太邪惡、太黑暗呀!

後來徵地開工的時候,為防止農民鬧事,政府不出面,就私底下策謀了實施方案:安排公檢法出動,規劃局的一般三十多人,當地協管派出所出動警車幾輛,另請保安人員一百多人,請社會上的混混五六十人,手拿著鐵棒,開著幾輛鏟車、挖土機,浩浩蕩蕩地來到現場開工。當地幾個村民因感到賠償不公平,就站在挖土機前面想阻攔,公檢法人員在村幹部的安排下離開現場,請來的那幫混混衝上去,揮動鐵棒不分男女老少就打,直到把人打得不動為止,之後又把被打傷的人從3米多高的渠道上往下扔,幾個人全部像扔小雞一樣被扔到渠道裡,打人的混混們隨後離開。圍觀的幾百名村民看到後都憤怒不已,抱怨社會太不公平,沒有王法,完全沒有老百姓的生存之地,吵著、鬧著找幹部評理,當公檢法和村幹部看到場面要鬧大時,就趕緊全部出面處理後事,實行「人道主義救助」的假慈悲,首先說一些諸如此類的話:想盡一切辦法搶救受害者,嚴懲肇事者,立即打120(其實120救護車早就安排在離現場不遠的地方等候),把受害者送往早已安排好的大型醫院治療等等。隨後政府官員在村幹部的陪同下,帶著慰問品親自看望受害者,安慰受害者家屬:讓病人安心養傷,要相信政府、相信黨,有什麼事政府會妥善處理,國家是法制社會,法律會保護你們,肇事者已經落網(其實肇事者前腳進派出所、後腳安然無恙出來,真是警匪一家)。因一切住院費用由開發商買單,醫院和開發商也早已串通一氣,在定病人傷情時,重傷就定為輕傷,輕傷定性為輕微傷,用藥方面從簡從快,好讓病人早日離開醫院,病人出院後是否會留下後遺症他們一概不管。一個年僅三十多歲的男人,大腦被打傷,他上有老下有小,出院一個月後就瘋瘋癲癲,生活無法自理,一家人的生活也無法維持,走投無路有冤無處伸……

類似以上的事實還有很多,中國政府的腐敗黑暗,徹底顛覆了以前我心中中共「偉、光、正」的形象,什麼人民公僕為人民,都是欺騙人的勾當,就這樣的貪官污吏,人民還有好日子過嗎?我想到全能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神話語讓我明白了中共政府官員貪污腐敗,都是因著中共這個魔王掌權,才使得老百姓活在黑暗痛苦中。他們口口聲聲標榜自己是「執政為民」、「為人民服務」、「人民的公僕」,背地裡卻巧取豪奪,利用手中的權力作威作福,貪污受賄,魚肉百姓。他們都是官官相護、狼狽為奸,大肆搜刮民脂民膏,中國大大小小的官員,成了一個個的吸血鬼。這次外商買斷村民糧田,給擁有土地權的農民賠償款由開始的三萬五千元到最後的一萬多,這其中的差價就被一級級的所謂的「為人民服務的公僕」給剝奪了,甚至他們得到的金額遠比擁有土地使用權的農民所得的多得多。特別是規劃局局長,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了一個農民家庭幾輩子都掙不來的錢財。為了得到老百姓的錢財滿足自己的奢侈慾望,強取豪奪,官匪勾結,僱用社會上的混混暴力毆打手無寸鐵的老百姓,置百姓的生死於不顧……這更讓我看透了中共政府官員就是一群卑鄙無恥的畜類,是吃人不吐骨頭的魔王,中共掌權就是魔鬼掌權,老百姓在它們的淫威統治下怨聲載道、苦不堪言,只能受欺受壓,永遠沒有出頭之日。

面對中共政府官員的貪污腐敗、壓榨掠奪老百姓的事實,我不禁想問:這樣的大小官員還能稱為人民的公僕嗎?真能帶領人民過上幸福的生活嗎?事實證明絕對不能,人活在它的權下,沒有公平公義,沒有人權自由,沒有合法權益,最終只會把人帶入地獄。全能神才是我們唯一的依靠,人只有來到全能神的面前,才能得到真正的平安與喜樂,因為神的實質是公義、聖潔、美善的。全能神的話說:「神永遠是至高無上的,永遠是尊貴的,人永遠是低賤的,永遠是一文錢不值的。因為神永遠都在為人類奉獻與付出,而人永遠都在為自己索取與努力;神永遠都在為人類的生存而操勞,而人永遠都不為正義與光明而獻出什麼,即使人有暫時的努力也是不堪一擊的,因為人的努力永遠都是為自己,不是為別人;人永遠都是自私的,神永遠都是無私的;神是一切正義與美善的起源,人是一切醜陋與邪惡的接替者與發表者,神永遠都不會改變他正義與美麗的實質,而人隨時隨地都可能背叛正義,遠離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從中看到,神是正義、光明的象徵,是聖潔的象徵,神的實質是公義的、美善的,是尊貴的,是至高無上的,因為神一直都是為了人類的生存而操勞,所以神是一切正面事物的源頭,因此也只有神能給人類帶來美好、安寧的生活。而中共獨裁掌權,是一切醜陋與邪惡的總根源,它給老百姓帶來的全是災難,是痛苦。我們要想擺脫撒但的殘害,就得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因只有神是真理、道路、生命,只有神能帶領人類進入光明的境地中。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