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勝者原來是這樣產生的

誰在見證神     

雪松象徵得勝者

我原是地方召會的一名基督徒,帶領常講地方召會是非拉鐵非教會主再來時第一個被提的就是非拉鐵非教會,這個教會的每一個人都是主從各個地方召回的,是與世界分別為聖的,是聖經啟示錄預言的最好的教會,經上說:「我又觀看,見羔羊站在錫安山,同他又有十四萬四千人,都有他的名和他父的名寫在額上。」(啟示錄14:1)「他們在寶座前,並在四活物和眾長老前唱歌,彷彿是新歌;除了從地上買來的那十四萬四千人以外,沒有人能學這歌。」(啟示錄14:3)所以,在這個教會的每個信徒,只要剛強,不貪圖世界,都是得勝的男孩子,是十四萬四千人中的一個,是災前被作成的,作不成的要在災中熬煉一千年。得勝者就會被提進天國,弟兄姊妹聽得熱血沸騰群情激昂,都想成為得勝者,我也激動的身上冒汗,想像著能成為得勝者進天國,與主一起同享美福,那是何等的開心快樂啊!所以,每個弟兄姊妹為了不落在災中,都努力做主工,竭力幫助有困難的弟兄姊妹,傳揚主的福音,力求做一個名副其實的得勝者。教會裡有的人選擇不結婚,一生奉獻給主,有的人選擇一生受苦,背起十字架跟隨主,喝主耶穌喝過的苦杯,有的放棄工作熱衷於為主花費的行列之中,認為誰花費的多,傳福音多,幫助弟兄姊妹渡過的難關多,誰就擁有了作得勝者的必備條件。看到弟兄姊妹都爭先恐後地為主花費,我心裡也是躍躍欲試,生怕自己被落下,就加入了熱火朝天為主花費的作工之中,到處去傳福音。功夫不負有心人,不到兩個月我就傳回十幾個人來。真想不到,自己小小年紀,靠著主的恩待居然結了這麼多果子,我心裡像喝了蜜一樣感到甜滋滋的,面對喜人的成果,心想自己才幾個月就傳來十幾個人,像我這樣追求將來一定是十拿九穩的得勝者,再看看身邊信神時間長的弟兄姊妹,有的信好幾年也沒傳進來人,就更加認為誰也沒有自己追求,神也祝福自己,災前被提肯定有我:第一,我是童身,年齡又小,人很單純,老實巴交,不會撒謊,而且全身奉獻。第二,我結了果子,是好樹,好樹不會砍掉,主不會把我留在災中讓我受苦的。於是我心裡就認定自己是得勝者了,一想到這我就情不自禁地唱起啟示錄14章1至5節的歌:「我又觀看,見羔羊站在錫安山,同他又有十四萬四千人,都有他的名和他父的名寫在額上。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像眾水的聲音和大雷的聲音,並且我所聽見的好像彈琴的所彈的琴聲。他們在寶座前,並在四活物和眾長老前唱歌,彷彿是新歌;除了從地上買來的那十四萬四千人以外,沒有人能學這歌。這些人未曾沾染婦女,他們原是童身。羔羊無論往哪裡去,他們都跟隨他。他們是從人間買來的,作初熟的果子歸與神和羔羊。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他們是沒有瑕疵的。」唱著唱著,想著天國的美景,自己就是那十四萬四千中的一個,憧憬著天國的福樂境地,心裡不由得就飄飄然起來。

後來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在聚會中,交通什麼是得勝者,什麼是初熟的果子,什麼是被提。李姊妹開始讀神的話:「這裡提到『初熟的果子』而且提到『被提』這樣的詞,什麼是初熟的果子?人的觀念當中認為是第一批被提的人,或者是指得勝者,或者是指作長子的人,這些都是謬論,都是謬解我話。初熟的果子是從我這裡得著啟示、從我這裡得著權柄的人。所謂的『初熟』指的是被我佔有、被我預定揀選的,『初熟』並不代表首先的意思。『初熟的果子』不是什麼在人眼中看為物質的東西。所謂的『果子』是指散發著清香的東西(這是預表意),也就是指能活出我的、能彰顯我的、能與我存活到永遠的。談到『果子』是指所有的眾子、子民們說的,而初熟的果子是指與我作王掌權的眾長子,所以『初熟』應該解釋成帶有權柄的意思,這是真實的含義。『被提』不是按人想像的從低處挪到高處,這是大錯特錯的。『被提』指的是我預定之後而又揀選這件事說的,是針對所有的預定又揀選的人說的,誰得著長子名分、得著眾子名分,或者是子民的都是被提的對象,這一個最不符合人的觀念。」(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一百零四篇說話》)「災前被作成的,都是順服神的人,是憑基督活著、見證基督、高舉基督的人,是得勝的男孩子,是基督精兵。」(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三篇說話》)「在以前我說過這樣的話,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我也是從始到終掌管一切的,在末後,我要得著十四萬四千得勝的男孩子。在得勝的男孩子這個字眼上,你們有所了解,在十四萬四千這個數字上你們並不清楚。人的觀念是帶有數字的,定規是指人數或者東西的個數,在修飾得勝的男孩子的『十四萬四千得勝的男孩子』中,人也認為得勝的男孩子有十四萬四千個,再進一步有的人認為是一個預表意,把十四萬與四千分開來解釋,但這兩種解釋都不對,既不指實際的數目,更不指預表意,在人誰也不能看透這一點,歷代的人都認為可能是預表意。十四萬四千與得勝的男孩子相聯,那麼,十四萬四千就是指末世的一班作王掌權的、我所愛的人,即十四萬四千解釋為從錫安來又回到錫安的一班人。完整的十四萬四千的得勝的男孩子的解釋是:從錫安來在人世,被撒但敗壞,最後又被我重新得著,與我一同歸回錫安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一百一十一篇說話》)讀完神的話後,李姊妹交通說:「咱們都知道,末世基督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二次再來,神這次來是要結束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工作,同時也要得著一班『初熟的果子』。這些『初熟的果子』是被神成全的,就是將來做王掌權的,能得著神的啟示做祭司的。以往我們都認為『被提』是指主再來把我們接到天上,這其實都是人的觀念想像,不符合真理。經上說:『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啟示錄11:15)『看哪,神的帳幕在人間。他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他的子民。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啟示錄21:3)從這些預言看神的國是在地上,神要與人同住,直到永永遠遠。可見『被提』並不是被提到天上,神的話說得很清楚,『被提』是指神預定揀選說的,也是聖經上所說的聰明的童女,能聽懂神的聲音,能跟隨羔羊的腳蹤,來到神面前,接受全能神作工的人就是被提到神面前的人,這就是被提。今天能經歷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在神的話中能認識自己,敗壞性情得著潔淨,就是一班得勝者。」

這時,一旁的老弟兄忍不住激動地說:「哎呀!神的話把我的疑問也打消了,以前,我就想過,就我們這樣一個肉體凡胎,怎能上天呢?在天上怎樣生活呢?對這個問題我一直有疑問,現在看起來,人的觀念想像確實不合乎真理呀!原來這被提是指接受神的新工作,跟上神的腳蹤來到神面前說的呀!」

毛姊妹接上話茬,說:「就是,人的想法充滿想像很渺茫,人信神就得信道成肉身的神,信天上渺茫的神,信的不實際,還帶著宗教色彩,就看不見神的作為、神的作工,對神的性情也絲毫不了解,一點兒沒認識,就明白點道理,會說點空洞的神學理論,就認為可以進國度了,這真是自欺欺人,自己糊弄自己啊!」

李姊妹接著交通說:「是啊,以往我們在宗派裡信神,認為主把我們從世界上召回來,人就都是神的兒女了,只要人能為主受苦、撇棄花費,就是得勝者了,主來時一定會把我們提進天國,這完全是渺茫的信仰。從神的話中看到,得勝者都是緊跟羔羊腳蹤的人,都是經歷神末世審判刑罰的人,現在神要作成了一班得勝者,正應驗啟示錄十四萬四千得勝的男孩子,這十四萬四千得勝者就是神從創世到如今所得著的結晶。這些得勝者雖經撒但敗壞,但經過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試煉熬煉,敗壞性情得到變化,屬撒但的人生觀價值觀得到轉變,不會再被撒但迷惑、引誘,而是能夠與神同心合意,有神榮耀的一班人。我們現在就是在赴羔羊的筵席,神針對我們的敗壞性情發表了許多真理,像什麼是信神、做誠實人、什麼是性情變化、什麼是順服神、什麼是敬畏神、什麼是事奉神等各方面真理,神讓我們每天都有足夠的功課學,只有追求真理達到性情變化我們才有希望成為得勝者。」

此時,我想起以往召會帶領說的話,地方召會是非拉鐵非教會,每個人都是得勝者,是在災前被提的一個教會,原來這些都是謬論,是人的觀念想像。豈不知全能神教會才是非拉鐵非教會,接受國度福音做子民的這般人才有可能成為得勝者。看到被提並不是從低處挪到高處,而是指接受神末世的作工說的,並不是以往想像的被提到空中。另外,以往想的只要多傳福音,多作工,多為主受苦以這些為資本來換取神的被提,現在看這是人的一種奢侈想法。這時我心裡雖然道理上承認,但心裡卻怎麼也接受不了,一想到我盼望多年的得勝者,覺得一下與自己無關無份了,我就非常難受。想想我十幾歲就信主,之後就把自己奉獻給主,白天為主作工,晚上背聖經,這麼追求竟然不是得勝者,我一下子就像從天摔到地,只覺得這麼多年信神的支柱、追求的目標突然轟然倒塌了,我渾身癱軟,心如死灰,打不起精神來。心想這樣還有誰能稱得上得勝者呢?接下來其他弟兄姊妹交通的話自己一句也沒聽進去,我表面上裝著平平靜靜,心裡卻七上八下翻江倒海,不住地問自己:難道我以前白花費,白忙碌了,這怎麼可能呢?我心裡一時順服不下來,揪心般地難受,我活在了痛苦迷茫中。

分頁閱讀: 1 2 3

🙂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無論您有對上帝的認識或啟發,還是在信仰上有任何困惑與難處,都歡迎您通過以下方式與我們分享:

1.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

2.發送電子郵件至 [email protected]

我們真誠地希望能夠在主的愛裡彼此服事供應,相互分享經歷,在靈命裡成長。

如果您在信仰上有任何困惑、問題,請隨時與我們聯繫。

每日靈修App:每日靈修與神更親近
可用於iPhone和Android的免費應用程序

發表迴響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