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產風波

誰在見證神     

我是家裡的獨生女,從小在父母的寵愛下長大,並且家裡的生活條件也比較優越。結婚後,我與丈夫一直住在父母家,丈夫負責一家人的生活起居,我在外面上班工作,家庭特別和諧。父母去世後,工資、房產全都交在我手裡,家裡的財政大權自然也由我說了算,這讓我覺得心裡特別踏實,並且自己在丈夫、孩子面前說一不二。記得有段時間,我打麻將連著一個禮拜輸了兩萬多元錢,家人都勸我不要玩了,我對他們說:「錢是我掙的,由我說了算,我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你們管不著。」家人聽後也不再說什麼了。當時我心想:看來不管到啥時候,這錢還是在自己手裡抓著好,要不然我哪有這麼自由,想玩就玩呢。

房產風波拉開帷幕

一天,我有事拿戶口本,正好看到了房產證,我順手打開看了一眼,這一看不要緊,我發現戶主竟然成了丈夫的名字,我揉揉眼睛反覆地看了好幾遍,確定戶主是丈夫後,頓時有些生氣,父母留給我的財產,怎麼就變成丈夫的了?難道是他私自把房產證的戶主改了?我越想越生氣:本來屬於我的房產現在竟成了丈夫的,我們正住的房子是在丈夫的名下,父母留給我的房子現在也到了丈夫的名下,這樣一來,我不就一無所有了嗎?想到這兒,我就去問丈夫,誰知他也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一臉委屈地說他並不知情,可我哪會相信丈夫的話,吵了他幾句後拿著房產證、戶口本便走了。一路上我都在想:不管丈夫承不承認,當務之急我必須得把名字更正過來,房子本來就屬於我的,我若失去這套房子,那我將來可怎麼辦?以後的事誰也不知道,如果我比丈夫走得早,那他會不會再找老伴?會不會把家產分給外人?我越想越著急,恨不得馬上把戶主名改成自己。

接下來的幾天,我每天都穿梭在派出所、房管局、土地局,不停地複印、取證、出證明,還找一些懂法律的朋友,詢問有關遺產分配繼承法,又在網上查找資料和相關信息,為了更換戶主,我是費勁了周折,絞盡了腦汁。一次,我為這事又在女兒面前抱怨,但女兒卻安慰我說:「這事肯定不是我爸辦理的,他知道戶主是你,怎麼可能把房本上的名字寫錯呢?」這時,我回想起社區曾經統一辦理過房產,很有可能是那時候他們不知情給填錯了。當時我有些後悔可能自己冤枉丈夫了。但又轉念一想,就算冤枉我也得改回來,「爹有不如娘有,娘有不如懷揣自有」,這房子還是過戶到自己名下才心安。就這樣,前前後後折騰了十幾天,我才將所有的手續辦理齊全。但沒想到,最後房管局讓我在家等消息,說等統一辦理房產時才能辦,無奈,我只好作罷。但我並不甘心,到家後我就把這些證件全部藏了起來,打算等房管局啥時候通知時,我再親自去辦理。

家庭冷戰就此上演

從那以後,我回到家就不願搭理丈夫,而丈夫對我的態度也變得冷淡了。以往他每天都會起來做早餐,如今卻蒙頭大睡,午飯也是偶爾才做,我就只好自己做飯;當家裡就我們倆人時,之間也沒有過多的言語,就算有事也是通過兒女傳達。剛開始我認為自己沒錯,不肯向丈夫低頭,但時間長了,我不願面對這樣的局面,就開始逃避,下班後找朋友們打麻將,常常半夜才回家。丈夫不僅對我不聞不問,而且他也不回家了,甚至有時一個星期都不回來。到了晚上,我獨自一人坐在沙發上,感到特別淒涼,想到如今自己和丈夫之間的關係變成這樣,心裡感到十分痛苦。就這樣,我和丈夫一直冷戰了一個多月,這時,我才意識到事情有些嚴重了,便開始主動和丈夫說話,可他仍舊對我不冷不熱。一天晚上,丈夫喝完酒醉醺醺地回來,一進家就開始發牢騷:「我為這個家付出了多少,沒想到你卻因一個房產的戶名和我吵,原來你對我一直都不信任。我看咱們以後還是分開生活吧!」聽到這話,我的眼淚「唰」地一下流了下來,我萬萬沒想到,就因為一個房本的戶名,讓我和丈夫之間變成了這樣。可我又想:那是父母留給我的房子,變成我的戶名也是理所當然啊,難道這也有錯?三十多年來,我們的感情第一次出現了裂痕,我感覺十分痛苦,不知該如何是好。

神的話化解矛盾

後來,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聚會時,我把自己的難處和弟兄姊妹說,弟兄姊妹告訴我要多讀神的話,神的話能解決我們一切的難處與問題,慢慢地,藉著和弟兄姊妹不斷地聚會讀神的話,交通分享,我心裡釋放了很多。

一天,我看到這樣一段話,心一下子被吸引住了。神的話說:「當人有了父母的時候,人便覺得父母就是其的一切;當人有了財產的時候,人便覺得金錢就是人的依靠,就是人活著的本錢;當人擁有地位的時候,人便死死抓住地位,寧願為其捨命;而當人即將撒手離去的時候,人才知道人傾其一生都在追求的東西原來都是過眼雲煙,沒有一樣能抓得住,沒有一樣能帶得走,沒有一樣能讓人免去死亡,也沒有一樣能成為一個孤獨靈魂歸途中的安慰或伴侶,更沒有一樣東西能拯救人超脫死亡。」讀完這段話,我腦海裡回想著自己這大半生:雖擁有了房子、金錢、兒女,但如果我離去的那一天,能帶走哪樣東西呢?曾經最疼愛我的父母,他們離去時,有再多的錢也挽留不住;我雖擁有一些錢財,但細細思想,錢財不能給予我健康、快樂,更不能使我長壽,當我離世的那一天,我也只能帶著赤裸裸的軀殼離去,其他的什麼也帶不走。這時我突然發現自己眼前所擁有的一切,全都是過眼雲煙。

我又想起舅舅一家,他們因房屋滴水問題,和鄰居鬧得特別厲害,最後兩家打在了一起,表弟媳婦當場氣暈倒,腦出血住進醫院,昏迷三個月後才有了知覺,但留下後遺症,到現在說話也說不清。之後舅舅一家又將鄰居告上了法庭,但鄰居因賄賂法官最終只賠了兩千元。舅舅因此積鬱成疾,三年後去世了。想想舅舅他們為了一點利益,爭來斗去,最後把自己的性命也搭了進去。而我呢,只因為房本的戶名,和丈夫陷入冷戰,夫妻之間失去了信任,感情陷入了危機。我捫心自問:就算所有的房產、錢財都放在我的兜裡,可離世之時我能帶走一樣嗎?不能,那我爭這個又有什麼意義呢,我這又是何苦呢?此時,神的這段話讓我一下子想開了,我不願再爭了,我要放棄房產的戶名,憑神的話活著。

後來,丈夫和朋友合夥做生意時,資金上出現了問題,丈夫為此事發愁,看到他痛苦、難熬的樣子,我就主動將自己工資卡裡的錢全部取出來,幫助他周轉。丈夫看到我的舉動很驚訝,之後,我們夫妻關係漸漸地緩和了。

再辦房產我不爭了

沒過多久,丈夫對我說:「社區說要重新辦理房產證,你趕緊去辦吧。」我一聽,特別高興,心想:終於盼到這一天了,今天我可要把房產過戶到自己名下。可當我快速從房間裡拿出房產證和戶口本時,神的話浮現在我的腦海:「而當人即將撒手離去的時候,人才知道人傾其一生都在追求的東西原來都是過眼雲煙,沒有一樣能抓得住,沒有一樣能帶得走……」神話語的開啟讓我猛然一驚,我停下腳步反問自己:我怎麼還注重這個東西呢?怎麼還爭這個身外之物呢?之前不是在神面前下了決心嗎?於是我靜下心來,回屋打開神的話,正好看到神的話說:「最主要的就是要從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來看人的本性,屬魔鬼的人都是為自己活著,他的人生、他的座右銘主要就是撒但那些話,『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等等,都是世界上的那些魔王、偉人、哲學家說的一些話成為人的生命了。……人的生活,人的辦事,人行事為人還有許多撒但毒素在裡面,幾乎沒有絲毫真理,比如人的處世哲學,人成功的座右銘,行事的手段,每個人都充滿了大紅龍的毒素,都是從撒但來的,所以,人的骨子裡、血液裡流的全是撒但的東西。」神的話點醒了夢中的我,想想我之所以想把房產過戶到自己名下,不就是憑著撒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有錢能使鬼推磨」這錯誤的生存法則活著嗎?在我心裡認為,錢財、房子是生存的資本,是活著的依靠,因此便死死地抓著不放。因著受撒但毒素的支配,使我變得自私卑鄙,只考慮自己的利益、想法,不考慮丈夫的感受,給他帶來的都是傷害,使我們之間有了隔閡,失去了彼此的信任。意識到這些,我才看到自己真是被撒但苦害死了,如果再憑這些錯誤的生存法則活著,自己就會變得越來越沒人性,和家人之間更無法相處了。我下定決心,不能再抱著這些毫無意義、毫無價值的東西活著了,我得憑神的話活著,放下這些身外之物。

於是,我把所有證件給了丈夫,對他說:「你去辦吧,我今天信神了,明白這些都是身外之物,這個戶名對我沒什麼意義,你願意寫誰的名就寫誰的吧。」丈夫看著我一臉驚訝地說:「你不要了?我沒聽錯吧?你真能把你的命根子放下?」我堅定地說:「我說的是真的,是神的話改變了我的觀點,咱們都是一家人,寫誰的都一樣。」丈夫點著頭連連稱讚:「你信的神真是太厲害了,竟能把你改變了,真是不簡單啊!」聽了丈夫這話,我心裡十分感謝神,是神的話讓我看淡這些,不陷在錢財爭奪的痛苦中。

憑神的話行心裡踏實、釋放

後來,我又主動把保管了三十多年的財政大權(積蓄、存款、保險),全部交給了丈夫。而且還主動掄起袖子做起飯來,丈夫看到我的點滴變化,十分驚奇地說:「你信的神真是把你給變了,變得和以往完全不一樣了,我真是佩服,以後也讓我看看神的話。」我滿心歡喜地說:「當然可以。」於是,每天一大早,我就和丈夫一起讀神的話、聽神話語朗誦,他最喜歡看的就是神話語朗誦視頻,一打開視頻就讚不絕口地說:「神的話說得真好,咱們都按神的話實行,家庭矛盾就沒有了,世界也沒有戰爭了。」

在這次的經歷中,我真實地體會到,當放下這些錢財、房產時,我不但沒有被家人冷落,反而得到了家人的尊重,夫妻之間更多了信任。此時,我才看到錢財、房產保障不了夫妻的感情,也保障不了我的婚姻,更保障不了我的生命,它不是我們活著的資本,只有神才是我們活著的生存之本,神的話語是我們生活的指南,只有憑神的話活著才能活出正常人性,是神的話使我有了裂痕的家又變得和諧,也是神的話語使我活著更輕鬆、釋放了!感謝神!

一切榮耀歸給神!

李悅

 

相關推薦

宿命 青春時期的我對婚姻充滿了幻想,幻想著能和自己心愛的人恩恩愛愛、白頭偕老,幸福地度過自己的一生。中學畢業後我喜歡上了一個同學,他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以至於他做每件事都在吸引著我的心,我腦海裡滿是他的影...
呼求之中看見神的「手」 2013年春天,我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通過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讀神的話,彼此分享信神的經歷,我感受到了獲得聖靈作工的喜悅,看到神的話真是我們生活的必需品和滋補品。此後,我更加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
生死關頭,神的拯救 我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普通信徒,今年72歲了。自從1998年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在生活中我蒙了神一次又一次的看顧保守。但最讓我難忘的是2014年冬天發生在隔壁的鍋爐爆炸,在那次的大爆炸中,我看到了...
痛苦迷茫中聽到主佳音 從小因著我父親經常喝酒,而且酒後總要帶來一場家庭暴力,所以我心裡留下了恐懼的陰影。長大後,我特別同情那些心靈受過傷害的人。後來認識了我丈夫,他看中了我的善良便和我結了婚。但結婚後丈夫慢慢變了,總以文化...
夫妻不再形同陌路 小時候,我經常看到父母因著家庭的瑣事吵架。為此,我感到不解,認為家庭的事有什麼大不了的,忍忍不就過去了嗎?將來我長大結婚了可不能像他們這樣,夫妻之間應該彼此相愛、互相包容。然而長大後,當我親身經歷了婚...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