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仇恨的枷鎖,她自由了

誰在見證神     

人常說「物極必反」,愛有多深,恨就有多深,這種痛苦的經歷只有體嘗過的人才有真實的感受,蕭芸曾經就飽嘗過因愛生恨的極致痛苦。

那年,蕭芸9歲,爸爸領回來一個漂亮的姑姑,因著姑姑很漂亮,蕭芸還蠻喜歡她的。可是後來蕭芸發現,自從姑姑來後,媽媽臉上甜美的笑容再也沒有出現過。之後的幾年,家裡又莫名多了兩個妹妹,妹妹喊爸爸也叫爸爸,喊姑姑叫媽媽。而且隨著妹妹的長大,爸爸對蕭芸的愛明顯少了,有時候還會因為妹妹的緣故數落蕭芸。蕭芸非常不理解,原本那麼愛自己的爸爸,如今怎麼為了「外人」這樣對待自己?蕭芸感到委屈極了,她跑去向媽媽哭訴,希望疼愛自己的媽媽能幫自己主持公道。可是媽媽卻告訴一件讓蕭芸怎麼也接受不了的事實,爸爸有了外遇,兩個妹妹是姑姑和爸爸的女兒,是蕭芸同父異母的妹妹。這個只有電視裡才有的劇情,怎麼活生生地出現在自己的生活中?

蕭芸漸漸發現,因為妹妹的緣故,自己在爸爸心中的位置越來越淡,他開始很少回家,多數時間都在「那邊」陪那個女人和他們的女兒,即使偶爾回來,也會和媽媽大打出手,有時甚至拿著刀、拿著凳子互相對峙。蕭芸常常擔心那把刀要是落下來,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她和弟弟常常在半夜被父母的吵鬧聲驚醒,原本幸福美滿的家,原本相親相愛的父母,因著小三的出現,一切都被打破了……

陽光,女孩,背影

尤其爸爸對妹妹的偏愛,更讓蕭芸心生嫉妒,這些原本都是屬於她的,現在卻讓這兩個小傢伙搶去了,蕭芸越想越生氣,從心裡恨惡這些搶走她幸福家庭的人。

有一次,蕭芸無意間聽到,小三要爸爸把房產過戶到她的名下。蕭芸意識到這個女人不是僅僅破壞了他們的生活那麼簡單,她現在還要攻城掠地,準備搶奪她們的一切。蕭芸知道媽媽在這件事上是直接的受害者,蕭芸曾在媽媽的房間發現一瓶藥水,因著小三的出現、爸爸的絕情,媽媽有了厭世的想法,要不是自己和弟弟還讓媽媽割捨不下,媽媽早把藥水喝了。現在的媽媽沒有一點戰鬥力,要靠媽媽保護這一切是不可能了,蕭芸明白這個時候只有自己站起來,才能保護她們的利益不受侵害。

小三再來家裡時,蕭芸正式對她宣戰:「既然你不尊重別人的家庭,也別想得到別人的尊重。」從那開始,蕭芸時時想著怎麼把房產過戶到自己和弟弟名下。她小小年紀就開始看法制節目,看很多相關的法律書籍,看大人們是怎麼玩轉法律維護自身利益的。蕭芸認為只有法律才是自己有利的武器,如果小三和爸爸逼他們走入絕境,蕭芸一定會拿起法律的武器反抗。

十幾歲的蕭芸變得整天心事重重,變得越來越老道。同齡的孩子還活在父母的溺愛中,蕭芸卻背負著一個大包袱,尤其有時放學回家看不到媽媽的時候,蕭芸都會趕緊看看那瓶藥水還在不在,因為她知道,那瓶藥水要是不在了,媽媽也就不在了。這種天天追著她跑的恐懼,讓蕭芸對爸爸和小三產生了不可磨滅的恨。要不是他們,自己的家庭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要不是他們,自己怎會小小年紀就背負這麼大的仇恨。恨一個人有多苦,尤其是恨曾經疼愛自己的爸爸,那種內心的煎熬,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有感觸。

蕭芸一如既往地學習法律知識,依然整天琢磨著怎麼用正當途徑趕走小三,琢磨著怎麼把爸爸名下的房產、車產轉移到自己和弟弟名下,蕭芸在仇恨的夾縫中艱難地成長著。

2009年冬天,家裡來了一位從未謀面的阿姨,蕭芸發現,阿姨每次來和媽媽聊天後,媽媽臉上都會出現久違的笑容,好幾年沒有看見媽媽笑得那麼開心了,蕭芸從心裡喜歡這個阿姨。隨後家裡經常來一些叔叔阿姨聚會,看著媽媽每次跟著他們聚會後,心情就越來越好。蕭芸開始好奇,他們都和媽媽說了什麼,怎麼那麼輕易就讓媽媽從痛苦中走出來了呢?蕭芸看得很清楚,媽媽雖然沒有完全放下對爸爸和小三的恨,但是媽媽心裡的結好像打開了,她不再活在痛苦當中。

叔叔阿姨再來聚會的時候,媽媽把蕭芸和弟弟都叫過來一起聽。蕭芸聽到他們讀神的話:「從創世以來我就開始預定揀選了這班人,也就是今天的你們。你們的性情、素質、長相、身量,出生的家庭,你的工作、婚姻,你的一切,甚至你的頭髮的顏色、你的膚色、你的出生時間都是我手的安排,就是你每天要幹什麼、要遇見什麼樣的人也是我手的安排,更何況把你今天帶到我的面前,更是我的安排,不要自己擾亂自己,要坦然前行。

這些話蕭芸從來沒有聽過,但是卻感覺那麼的熟悉、那麼的溫暖。這些言語就像慈母用愛手撫摸蕭芸的傷痛,並溫柔地告訴她:你出生的家庭都是神早已命定好的,你所遭遇的一切神都知道,不要傷痛,神是你的依靠!蕭芸想到自己常常一個人安靜地想,為什麼自己會出生在這樣的家庭裡?為什麼家裡會遭遇這樣的變故?蕭芸甚至想,就是生在窮鄉僻壤,只要不經歷這樣的環境,在農村放牛,也比這樣的生活好吧!蕭芸常常被仇恨折磨得痛苦不堪,她總是想快點長大。只有長大了,才可以報復他們;只有長大了,才可以保護媽媽;只有長大了,才可以擺脫這一切。可是現在在神話語的帶領下,蕭芸突然發現,就算報復成功了又能怎麼樣呢?真的就快樂了嗎?傷害已經造成,留下的創傷難以癒合,這些不都是事實嗎!

蕭芸開始放下手中的法律書籍,拿起神話語書籍,她一篇又一篇,如飢似渴地讀著,《神是人生命的源頭》、《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你當知道全人類是如何發展到今天的》……這一篇篇神的話語都在向蕭芸傳遞著從未聽過的真理,這些言語不僅安慰了蕭芸憂傷的心,還讓蕭芸看見人類被撒但敗壞的起源,明白了人類一切的痛苦都是撒但帶來的。蕭芸認識到,爸爸、媽媽和姑姑三人之間複雜的感情,都是撒但對他們的殘害,因著人沒有真理,面對這複雜的糾葛,他們根本無法全身而退,只能被撒但折磨得丟盔卸甲,苦不堪言。而自己也是深受撒但的殘害,為了報復爸爸和姑姑,保護媽媽,蕭芸奉行「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毒素,整天預謀著怎麼報復自己的爸爸和小三,小小年紀就活在仇恨當中。蕭芸看到神的話說:「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神的話把人類被撒但敗壞後所活出的形象揭露解剖出來,讓我們看到人與人之間因著利益的糾紛就能反目成仇,就是夫妻之間、父女之間的感情也脆弱得經不起任何考驗。揣摩著神的話語,蕭芸發現,自己和父母、姑姑都是深受撒但苦害的受害者。蕭芸想:自己和媽媽以往不明白真理,活在痛苦的仇恨中,現在神的拯救臨到她們,她們要相信神的話,憑神的話活著,不能再活在撒但的殘害中。蕭芸把想法和媽媽說了,媽媽哭了,她知道是神拯救了自己和女兒。

姑姑再來家裡的時候,蕭芸依靠神,也能坦然面對姑姑和爸爸了,而且媽媽還讓弟兄姊妹給姑姑和爸爸傳福音,姑姑不願意接受,爸爸看到蕭芸和媽媽信神後,居然放下了對他的仇恨,還能接納他和姑姑,雖然不接受,但承認她們信的是真神,支持她們信神。

蕭芸漸漸長大,隨著看神的話漸漸增多,她看清了當今社會,養小三已經成為一種社會現象,小三的出現讓多少原本和睦的家庭支離破碎,不僅大人受著傷害,孩子的心靈也受到不可修復的創傷。其實不管是當事人還是牽連者,都活在痛苦當中,雖飽嘗痛苦,卻無力擺脫,不得不說撒但在苦害人上真是下了一番功夫。若不是神的拯救,蕭芸和媽媽也會和眾多受害者一樣,也許窮其一生都要在痛苦煎熬中度過。回想往事時,蕭芸感到神對她和媽媽的愛真的太大了!

在神的帶領下,蕭芸終於走出了痛苦的陰霾,放下了對爸爸和姑姑的仇恨,而且兩個妹妹日漸長大,不僅懂事地幫媽媽分擔家務,大妹妹也跟弟兄姊妹一起聚會,還天天讀神的話。經歷過來,蕭芸看到人自己雖然不能擺脫一生的命運,但是可以憑藉著神話語改變對事物的看法,學會理性地對待發生的事情。如今,蕭芸來到海外,依然在神的帶領下,盡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蕭芸由衷地感到:沒有神的拯救,就沒有自己的今天。她立定心志:忠心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來還報神的大愛!

李凡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