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中的平安與喜樂

誰在見證神     

我是個90後,今年26歲,在我很小的時候媽媽就信神了。媽媽常對我說:「神有能力,有權柄,不管遇到什麼難處,只要真心呼求,神就會看顧保守你的。」我聽後似懂非懂地點點頭。……但因著受名牌大學畢業的爸爸的教育,我一心追求好好學習,爭取考上好大學,以後再找個好工作,有個好的前途。因此對信神的事也沒有認真對待,直到藉著一次特殊的經歷,使我感受到了神的奇妙作為,體會到了神的全能和神對我的愛,我才下定決心要好好跟隨神……

在我20歲那年的冬天,公司放假後,我在家休息。平時上班忙,總是沒時間玩,現在好不容易有時間了,我每天在家不是看電視,就是玩遊戲,要不就是約朋友一起逛街。趁著我放假在家,媽媽常給我讀神的話,也提醒我沒事不要總玩,要多看神的話,可我一心只想著玩,只是嘴上應付媽媽幾句,並沒有去看神的話。

一天夜裡,我玩了一會兒遊戲後準備睡覺,剛睡下不久,就覺得耳朵「嗡嗡嗡」地響,像有蟲子在叫,剛開始我沒在意,摀著耳朵繼續睡,誰知又過了一會兒,我耳鳴更厲害了,頭還昏昏沉沉的,開始覺得有些噁心想吐。這時我趕緊坐了起來叫媽媽。爸爸媽媽被我驚醒後都很緊張(我小時候因腦部囊腫做過兩次手術。)爸爸是醫生,他知道腦瘤一旦再次復發是很危險的,他看到我這種情況特別擔心。媽媽在一旁默默地禱告神,也告訴我別怕,神就在我們身邊,多依靠神。

向日葵,希望

爸爸讓我站起來走走,帶著我在院子裡轉了好幾圈,又讓我喝了很多水,但還是不行,我的頭就像是要炸開一樣,疼得直哭。那一刻,我才真實地感受到,當病痛來臨時,爸爸即使是醫生,他也束手無策,而我以往學過的知識更救不了我,自己在病痛面前是那麼渺小、不堪一擊。爸爸看我疼痛難忍的樣子,在一旁乾著急卻沒有一點辦法,急忙開車把我送去醫院。到了醫院拍了腦部CT後,醫生拿著片子看了一會兒,說了句:「看不出什麼問題。」爸爸又急忙帶著我去了當地比較大的一所醫院。

在去醫院的路上我的頭越來越疼,疼得我直想撞牆。我在心裡默默地呼求神,求神幫助我,這時我想起了媽媽教我唱過的一首神話語詩歌《神無論怎麼作都是為了人》:「人的命運都在神手中掌握,你沒法掌握沒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總為自己奔波、忙碌也沒法掌握沒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著自己的前途,能夠掌握自己的命運,那你還叫受造之物嗎?噢,那你還叫受造之物嗎?……」我小聲哼唱著這首神話語詩歌,非常奇妙,我的心裡忽然輕鬆了許多,覺得頭也不那麼痛了。我不禁開始回憶,媽媽一直讓我多看神的話,積極參加教會生活,可我一味地追求知識,想要靠知識改變命運,很少讀神的話,只是在媽媽的督促下才應付著參加聚會。現在病痛臨到,才體會到文化、知識是那麼的渺小,此刻的我只想讓頭不那麼疼都做不到,更別說掌握自己的命運了。

不一會兒到了另一個醫院,爸爸急忙去掛了專家號,誰知道掛的第一個專家拿著片子研究半天後說:「沒事,以前的病沒有復發。」爸爸接著又掛一個專家,這個專家看了看片子說:「病情復發了,得趕緊住院。」爸爸緊張的滿頭大汗,一連又掛了好幾個,掛到第五個時,專家又對爸爸說:「你女兒以前的病復發了,情況很嚴重,如果治療不當,就會引起眼斜、鼻歪、下身癱瘓。」聽了這話,我呆呆地坐在那裡,不知所措,眼淚順著眼眶滑落下來,心想:我這麼年輕,要真的下肢癱瘓、嘴歪眼斜,那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我看了一眼爸爸,爸爸的臉色發白,呆呆地愣在那裡。我和爸爸半天都沒有說話,空氣就像凝固了一般,我緊張得無法呼吸,心跳得厲害,害怕極了。這時,我很無助地向神禱告:「神啊,醫生的話使我看不到任何希望,我很害怕以後真的會癱瘓,神啊,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願你保守我的心,願你帶領我。」禱告後,我的心稍稍平靜了下來,這時我想起以往看過的神的話:「整個人類有誰不在全能者的眼中看顧?有誰不在全能者的預定之中生存?人的生死存亡是來源於自己的選擇嗎?人的命運是自己掌握的嗎?」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撒但是想方設法總送意念,時時求神光照開啟……」神的話如一股清泉流進了我的心裡,讓我心裡立時增加了面對疾病的勇氣,也對神有了信心。是啊,任何人的生死存亡都在神手中,誰也主宰不了自己的命運。以往我總認為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把神拋諸腦後,今天神擺上這樣的環境,是要我來經歷神的作工,認識神的主宰,加給我對神的信心。而當我想要親近神、依靠神的時候,專門敗壞人的魔鬼撒但不甘心失敗,又藉著醫生的話來恐嚇我,還送給我一些膽怯害怕的意念,攪擾我的心思,其實剛才我跟神禱告確實感覺頭沒那麼疼了,撒但看我對神有了一些信心,就來攪擾我、攻擊我,若不是神的話語及時開啟引導我,我就再次中了撒但的詭計。現在我確定了,我只有堅定地站在神一邊,依靠神才能識破撒但的詭計。想到這兒,我就有了豁出性命任神擺佈的心志,心裡也輕鬆了許多。於是,我安慰爸爸說:「爸爸,你不用擔心,可能是我前幾天感冒了,還沒完全好引起的頭疼。」爸爸聽後看著我,張了張口卻不知說什麼。爸爸看在醫院裡待著也不是辦法,只好帶我回家了。

第二天,爸爸仍是不放心,又帶著我去另一家大醫院檢查,經檢查醫生還是說弄不清是怎麼回事。此時,我更看清了,科學、知識在疾病面前是那麼的渺小。回到家後,雖然頭還是疼,我只能躺在床上,但我有了更多的機會讀神的話語,禱告親近神。隨著看神的話越來越多,我對神的信心也增加了許多,同時我也明白了在臨到事的時候,神的心意是讓我多來到神面前與神親近,學會順服神,任神擺佈,不管神怎麼作都是為了拯救我。神希望我能在經歷當中憑神的話看事,識破撒但的詭計,從而對神有真實的信靠,能夠更加嚮往光明、渴慕真理。於是我就向神禱告:「神啊,我或死或活都在你手中,我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同時,我也在神面前立下心志,堅決不能再像以往那樣,以應付的態度來信神,對待聚會了。

隨後,我不再把心思用在我的病上,而是忍著疼痛積極參加教會生活,漸漸地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每次聚會,當我的心傾注在神的話上時,我頭疼的症狀在不知不覺中減輕了許多,經常和弟兄姊妹在一起唱歌、跳舞讚美神,我的臉上也洋溢著歡快的笑容,體嘗到了活在神面前的輕鬆喜樂。一段時間後,我頭疼的症狀不知不覺完全消失了。爸爸見我沒去看病,精神面貌卻一天比一天好了,覺得很驚奇,但我知道這都是神的保守,心裡對神充滿了感激。

有了這次經歷,不僅增加了我對神的信心,也使我真實地感受到了神對我的愛。在我一步步離開神陷入撒但網羅的時候,神對我不離不棄,始終在我身邊保守著我,藉著疾病促使我反省自己所走的錯誤道路,又藉著話語的引導讓我識破撒但敗壞人、吞吃人的邪惡目的,認識到若不來到神面前憑神的話活著就是活在撒但權下,雖然肉體得到了一時的放縱、享樂,但斷送的卻是生命,失去的是追求真理蒙神拯救的機會。

如今,一晃五六年過去了,我不僅沒有留下任何後遺症,並且健健康康地活著。每當我看到新聞報導說,有很多和我同樣患有腦瘤疾病的人,手術後都落下了終身殘廢,甚至有的人在手術中直接死亡,而自己的病卻能不治而癒,這實在是神的奇妙作為,我就由衷地感謝神。我今天不但能健健康康地活著,還能享受神親自的澆灌餵養,在神的話中明白越來越多的真理,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中。感謝神!是神給了我一次全新的生命!

琳琳

推薦閱讀:

神的愛在隱祕處

因「病」得「福」——神愛篇

險境中,神垂聽了我的禱告

相關推薦

依靠神,有奇蹟! 我是一名普通的基督徒,我兒子叫蒙福,是一名14歲的學生。2015年10月18日下午2點50分,兒子到我上班的廠裡,說想騎摩托車出去玩,想到現在的年輕人騎車耍酷太危險了,我實在是不放心,但經過他再三央求...
我終於回家了 2004年,我的一個好朋友東旭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當時我聽她說人類是神造的,命運都掌握在神的手中,我們都應該來敬拜神……我心想:「我們的命運怎麼能在神手中掌握呢?不都是在自己手中掌握嗎?要想過上好...
是神敲開了我的幸福之門 我是一個香港新移民,來到香港後我一直租住在100多尺的房子裡,生活得很壓抑,老公和兒子也不願過來和我一起住。那時候我最大的夢想就是在香港能有自己的房子,一家人在這裡團聚。為了擁有一個安穩的家,我每天工...
險境中,神垂聽了我的禱告 我是一名基督徒,在一次經歷險境中,感謝神奇妙的保守,使我在災難面前化險為夷脫離了險境。 2012年冬天,一天下午,天下起了小雨,後來又轉變成大雪。不一會兒,路上什麼也看不見了,只是白茫茫的一片雪。第...
告別車軲轆人生 我曾經看到這樣一個小故事:有一個路人從山區經過,看到一個正在放羊的娃娃,於是就上前問道:「你放羊幹啥呢?」放羊娃抬起頭不假思索地回答說:「放羊賣錢找媳婦。」路人又逗笑著問:「找媳婦幹啥呢?」放羊娃眼睛...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