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二婚」家庭

誰在見證神     

常聽說二婚家庭紛爭不斷,大到為子女、家產,小到為生活中的家常瑣事,家人之間斤斤計較,爭爭吵吵,這已成為很多人頭疼的問題,更成了當今社會的現狀。然而,就在我結束了第一段失敗的婚姻,正要開始第二段婚姻時,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是神話語的帶領解決了我的家庭矛盾,使我有了不一樣的「二婚」家庭。但因著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神也在生活中擺佈一些環境來潔淨變化我的撒但敗壞性情。

孩子

2003年,我嫁給了現在的丈夫,我和丈夫都有兩個兒子,四個兒子中丈夫的兒子一大一小,我的兩個兒子排中間,雖然我沒把兩個兒子帶過來,但平時我們也經常來往。面對丈夫的兒子,我得對他們格外地關心、照顧,比對自己孩子還好才行,不能讓人看出我是後媽來。因此我有什麼好東西都先給他們,生活上也把他們照顧得無微不至,尤其是大兒子十九歲了,喜歡穿名牌衣服,雖然我們不富裕,但我怕他受委屈就盡可能地滿足他,同時我還把小兒子打扮得像個小帥哥,周圍鄰居、鄉親無不誇我對孩子好,一點兒也不像個後媽。每當這個時候我的心裡都美滋滋的,感覺臉上有光,我覺得自己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但後來,大兒子的婚事激發了家庭的矛盾。大兒子訂婚時,女方提出了許多要求,而且還看上了我們現在住的房子,讓我們把房子過戶給她,房產證上寫上她的名字。我心想:別的要求我都能接受,但房子你還想要,這也太無理取鬧了吧,有老人的房過戶給兒媳婦的嗎?但是一想到若是直接與兒子說,兒子一定會說我自私,鄰居也會說我之前對兒子的好都是假的,還不一定會在背後怎麼說我呢!我這麼多年後媽的完美形象不就沒有了嗎?這話不能出自我的口,應該讓丈夫說。於是我便委婉地對大兒子說:「這事我得和你爸商量商量,你們先看看別的地方有沒有好房。」後來為了怕兒子兒媳有什麼想法,我就主動地和丈夫領著他們東奔西跑找房子,但兒媳怎麼也挑不中,面對媳婦的態度我漸漸地也沒了耐心,但是外表上還勉強地應付著。可是沒過幾天,我在臥室裡就聽到大兒子和他爸在客廳裡說話,突然大兒子大嚷了起來,還說了句:「有後媽就有後爹!」話音剛落,緊接著就是「哐」的一下摔門聲。這話扎在了我的心上,瞬間我感到特別地寒心,心想:真是後媽難當啊,房子我給你找了又找,都不見你說我句好!這一個不好你就說「有後媽就有後爹」這傷人心的話,這話要是讓別人聽到會怎麼說我呢?未來的兒媳婦又該怎麼想我呢?我越想心裡越難受。心思煩亂的我心裡就像有個大疙瘩似的。痛苦中我跪下來向神禱告:「神啊,我心裡現在很難受,覺得一直以來我對孩子都很好,但就這一件事我沒有滿足兒子,兒子就說出這樣傷人心的話,這話要是傳出去我這個後媽還怎麼當啊。神啊!願你開啟我,使我能夠明白你的心意,不陷在這樣的情形中,能夠走出來。」禱告後我翻開神的話,看到全能神的話說:「你們的名聲敗亡,你們的舉止下賤,你們的談吐低下,你們的生活卑鄙,甚至你們所有的人性都是低下;為人小肚雞腸,對事總是斤斤計較,為自己的名譽、地位爭爭吵吵,甚至情願下地獄、進火湖。就你們今天的言行,足可讓我定你們為罪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們的人格太卑賤!》)對照神的話,我看到自己的言行真的不榮耀神,我原以為自己雖是後媽,但捨得給大兒子花錢,還把小兒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就認為自己對孩子好得無可挑剔,可當神真的擺上孩子要結婚用房這件事,自己不願意把房子過戶到未來兒媳的名下,但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形象還不直接說,外表上給兒子到處找房子,其實就是怕他們說我這個當後媽的自私,所以我就小心翼翼地維護著。當兒子說出「有後媽就有後爹」的時候,自己難受的原因也是怕這麼多年維護的好後媽的形象瞬間就都沒有了,自己這不還是為了想在人心裡有個好的形象、好的名聲嗎?

之後,我又看到全能神的話說:「你實際生活當中的實行、生活當中的流露就是神的見證,是人的活出,也是神的見證,這就真實享受到神的愛了,你經歷到這個地步就達到果效了。自己有實際活出,一舉一動讓別人看了佩服,別人看你外表穿著打扮一般化,但你活出非常敬虔……說話大方,端莊正派,不吵鬧也不放蕩,臨到事能順服神的安排、能站住見證,處理什麼事穩穩當當、不慌不忙,這樣的人就真看到神的愛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的人永活在神的光中》)神要求我們得具備正常人性,不應為自己的虛榮臉面活著,能夠實行神的話,一舉一動讓人看了佩服,這才是真正有人性的人。再想想這段時間,為了不把房子的名過戶到兒媳的名下還不損失自己後媽的好形象,我到處陪著找房子,小心翼翼地維護著,可當兒子說出「有後媽就有後爹」的話時,我的卑鄙存心好像徹底被揭穿了,我臉面掃地,為此我心裡翻江倒海,怎麼也接受不了這是事實,在心裡與兒子爭名奪利,大發怨言,我這哪兒活出正常人性了?我的活出沒有彰顯神、見證神啊!再想想自己覺得房子沒有過戶到兒媳名下,也是怕自己以後沒有地方住,因著自己有敗壞性情就不能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想想約伯臨到所有家產都被強盜奪去,也沒有發怨言以口犯罪,還稱頌神的名,更沒有保全自己的臉面,而是面對家人和朋友的不理解坐在爐灰中懊悔。我的一切都是神賜給我的,我該交給神來掌管這一切啊。

於是,我對丈夫說:「我現在想通了,還是把房子的名過戶給孩子他們吧,他們也沒有說把房子過戶給他們就不讓咱們在這裡住了,再說咱們住哪兒都行,你也別為難了!」我話剛說完,丈夫的愁容一掃而光,笑著對我說:「你真大度。」然後立馬起身給兒子打電話,當我聽到電話那頭兒子驚訝、喜悅的聲音時,我會心地笑了,感謝神,是神的話改變了我,讓我能做出這樣的決定!

後來,大兒子他們結婚後,並沒有住我們的房,而是在他們的工作單位附近租了套樓房,我們一家人也沒有因為這件事傷了和氣。感謝神藉著這件事來變化我的老舊性情,使自己認識到臉面對人的捆綁和苦害,使人活不出真正的愛心,當真正觸犯到自己的利益時,人活出的還是自私卑鄙、彎曲詭詐、爭名奪利等撒但敗壞性情,只有藉著神的審判揭示人才能認識到,並逐漸脫去敗壞,有些變化活出點正常人性。

神為了徹底潔淨變化我,又給我擺設了一個環境來檢驗我是否真有變化和活出。兒媳婦生了孩子,為了方便我伺候她坐月子,她就搬回來和我們一起住。在吃的方面,兒媳的一日三餐都不帶重樣的,在營養方面更是沒得挑,雞蛋買的是烏雞蛋,燉雞湯也都是用烏雞,牛肉、豬肉、排骨、魚就更不用說,家裡始終沒有斷過;還有孩子的尿布,兒媳婦換下來的衣服,我也都洗得乾乾淨淨,沒讓兒媳洗過一回,哄孩子、拖地、掃地更不讓她沾手。我無微不至地照顧她,就怕兒媳說個不字,因為我是後媽啊,要是兒媳照顧得不好,別人知道了還不得說我這個後媽不疼兒媳婦嗎!

但沒過多久,一天兒媳和兒子不知什麼原因吵了起來,氣得兒媳飯也不想吃,還老是哭,沒過幾天就明顯地瘦了下來。她這一生氣倒好,孩子的奶也不夠了,還得讓孩子跟著餓肚子。見兒媳這樣,我就天天看她的臉色行事,圍著她轉,拿好話哄她,可無論我好說歹說兒媳整天還是皺著眉頭,一副病怏怏的樣子,我心裡不免有些著急:天天做這麼多飯,你說你為了孩子也不多吃點,而且你看看,這月子坐得人都瘦下來了,要是來個人看見了,不得說我這個「後婆婆」沒伺候好你嘛!

真是怕啥來啥,儘管我這麼小心翼翼地照顧兒媳婦,不愉快的事還是發生了。那天大妯娌來我家串門看孩子,兒媳搖著手腕,皺著眉,衝妯娌抱怨,不是說抱孩子抱得手腕疼、胳膊疼,就說她生氣氣得頭疼、胃疼。看到兒媳婦這個樣子,我不禁埋怨地想:唉,我這麼伺候、照顧你,沒落你個好不說吧,你還在外人面前說這兒不舒服那兒難受的,這孩子怎麼這麼不懂事,這不是在給我難看嗎?明擺著說我不是!就在這時,我正想張嘴解釋說兒媳婦頭疼是和兒子吵架吵的,妯娌卻先說話了,她帶著不滿的口氣對我說:「她大嬸啊,孩子這個月子你沒伺候好啊,年輕的不會看孩子,不就得你管嗎!」妯娌的口氣雖然不重,但句句話扎在了我的心上。我心想:這後媽難當,後婆婆更難當!你明知道我是後媽還說這樣的話,分明就是瞧不起我這晚來的後媽,故意挑事,讓兒媳婦生我的氣!

儘管我心裡不樂意,表面上還是強顏歡笑,對妯娌笑笑,不情願地說:「是,我沒伺候好。」說完這話,我就讓兒媳和妯娌嘮嗑,自己便端著一盆孩子的尿布和兒媳婦換洗的衣服到外面洗去了。雖然洗著衣服,我又開始替自己抱不平:真是做人難,做後媽更難啊!我這整天沒白沒黑地伺候著,最後還是讓人家說我沒伺候好,唉!真是氣得慌!當我這樣想時,心裡特別難受,委屈的眼淚也不由地流了出來,但我又轉念一想:我跟神禱告吧!於是我在心裡暗暗呼求神:「全能神啊,周圍的人事物都由你擺佈安排,今天妯娌說的話讓我心裡特別難受,我覺得自己已經盡到百分之百的努力了,但兒媳婦還是不滿意,沖妯娌抱怨,讓妯娌說我不好。神啊,我不知自己該學啥功課,但我願意活出正常人性,讓家人、外人都佩服,神啊,求你加給我信心與力量吧。」

禱告

 

禱完告後我心裡平靜了許多,擦乾了眼淚,把衣服洗完晾好,轉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裡翻開神的話,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人的性情變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沒有一個人能為神甘心捨棄,沒有一個人能甘心順服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神揭示的正是我的真實情形,我生在這樣的國家一直受著撒但毒素「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的支配,無論做啥事都想在人心裡有個好名聲。今天自己如此細心地照顧兒媳,既出錢又出力,最後就是想落個好名聲,讓人都誇我「別看是後媽,但對待孩子真好!」,原來自己對兒媳的付出都是有目的的,怪不得別人說我不好時,我就感到委屈、難受,甚至落淚,此時,我才看透了撒但的詭計,撒但就藉著人追求有個好名聲來苦害人,當人得不到時就會被撒但愚弄,落入痛苦中。我不能再這樣低俗地活著了,我今天照顧兒媳是我應盡的責任,我該面向神去做,對得起自己的良心,不管任何人說啥。

想到這兒,我感到特別釋放,心裡一點成見、看法都沒有了,我走到兒媳的房間,正好看到妯娌要走,就高興地留她吃飯。這時妯娌也笑著對我說:「她大嬸,你受累了,這會兒的年輕人什麼都不會幹,重擔全落在了你身上,想想你也真不容易啊!」妯娌與剛才截然不同的話讓我感到特別意外,我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便疑惑地看向兒媳婦,她甜甜地叫了我一聲「媽」,我豁然開朗,肯定是兒媳告訴了妯娌真相。此時,我心中不由地感謝神,是神的話讓我活出了真正人的樣式,沒有像別人一樣為了自己的名聲以牙還牙和兒媳針鋒相對,非得爭個是非對錯,相互攻擊活在撒但的網羅裡,而是當我憑神的話活著放下臉面時,就看到了神的作為,真是人變了周圍的人事物也變了!

後來丈夫對我說:「人都說再婚家庭的關係不好處理,尤其是孩子大了更不好處理,但看到你信神了,你能按照神的話活著,按照神的要求活出誠實而又順服神的真正人的樣式,還能認識自己的敗壞,家庭關係也和睦了,真是太好了。要是人人都信神,那家家就安寧了,想想咱家因你信神少生了多少氣!信神這麼好,我也跟你一起信神吧!」聽完丈夫說話的那一刻,我感受到了神與我同在的幸福。是神的話帶領了我,讓我能憑神的話行事、做人,使我們這個二婚家庭免去了太多的矛盾和衝突。經歷中我才看到,神的話就是人活出正常人性的生活指南,只有人都憑神的話活著,人和人之間才能真正地和睦相處,感謝讚美全能神!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關艾

推薦閱讀:婆媳和睦相處的祕訣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