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見證神

    識破謠言歸向神

    誰在見證神     

    我的父母都是基督徒,從小我就跟著父母去教堂參加聚會。我最喜歡主日學學習聖經故事,因為我可以從聖經故事中了解到神作過的工作。慢慢地,我明白了主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擔當了人類的罪,人可以靠著他罪得赦免,享受神的恩典;明白了主對人的愛與憐憫。12歲那年,緬甸的一個地區有隆重的基督教營會,父親要我去參加並囑咐我一定要受洗。牧師也說:「基督徒唯一免死亡進天堂的途徑就是受洗。」我不敢違背父親的囑咐,當然也想進天堂,所以在那一次參加基督教營會中,我就受洗了。從此我成了一名名副其實的基督徒。

    成年後,我一直在教會擔任青年會的主席,傳道人不在的時候,我就帶著弟兄姊妹禱告、查經、唱詩、分享見證。結婚後,我在教會裡收主日奉獻與十一奉獻。在我信主的生涯中,看到起初的教會是有聖靈作工的,牧師講道滔滔不絕,信徒聽了有享受、得造就,弟兄姊妹信心火熱、有愛心,積極參加聚會,到處傳福音。可後來牧師講道老調重唱,根本供應不了信徒,信徒開始追求錢財,聚會人數越來越少,每到週六牧師還要打電話督促信徒來聚會,信徒即使來聚會了,唱詩也是有口無心,聽道打瞌睡、沉睡,散會後談生意,聚會只是走走形式罷了。為此我感到很困惑,心想:教會怎麼變成了荒場呢?30多年來,我常常聽到不同的牧師講的都是同樣內容的道:「我們信主耶穌,罪已完全得赦免。」「我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主耶穌已一次完成了救贖的工作,我們信主耶穌就已經得救,必能進天國了。」由此,「我已得救,我能進天堂」已經成為我信神的信條,不管教會如何荒涼,其他信徒如何消極軟弱,我都持守住:只要我不離開主,主是不會撇棄我的。

    2016年2月,我上網時結識了鄭弟兄、李慧姊妹,我們互相交流各自的經歷後,我談到了我們教會成為荒場的困惑。鄭弟兄說:「教會荒涼不止你們的教會是這樣的光景,而是整個宗教界都出現了荒涼景象。我們看看當初主耶穌來作工時聖殿裡的光景,就能明白現在教會荒涼是怎麼回事了。主耶穌結束了律法時代,開闢了恩典時代,當主耶穌作工時聖靈就不在聖殿裡作工了,聖靈作工轉移維護主耶穌的作工了,原本敬拜耶和華的聖殿成了販賣牛羊鴿子與兌換銀錢的賊窩。」接著我們查考了兩節聖經:「在收割的前三月,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們那裡;我降雨在這城,不降雨在那城;這塊地有雨,那塊地無雨;無雨的就枯乾了。」(摩4:7)「主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必命飢荒降在地上。人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摩8:11)鄭弟兄又給我發了兩段神的話:「神要作成這一事實,讓全宇之下的人都來朝見神,都來敬拜在地上的神,神在別處的工作都停止,人都被迫尋找真道。就如約瑟一樣,人人都到他那兒去拿可吃的東西,都敬拜他,因著他有可吃之食,為了逃脫飢餓之災,人都被迫尋求真道。整個宗教界都出現嚴重飢荒,唯有今天的神是活水泉源,有永流不乾的泉源供人享受,人都會投靠他的。」「其實神在他們身上的工作早已停止了,他們身上根本沒有聖靈工作,神的工作早已轉到另外一班人身上了,他要在這些人身上成全他新的工作。因為那些在宗教裡的人不能接受他的新工作,只是持守以往的舊工作,所以神就將這些人棄絕,將他新的作工作在那些接受他新工作的人身上,這些人是配合他新的工作的人,只有這樣才能成就他的經營。」鄭弟兄接著談道:「我們看到今天的教會與當初的聖殿一樣了,教會荒涼與主來有直接的關係,我們苦苦巴望的主耶穌已經道成肉身重返人間,以全能神這名發表真理作了末世審判潔淨、拯救人的新工作,聖靈離開了恩典時代的教會維護神新的作工,作工在接受神新工作的人身上。恩典時代的教會空守主耶穌的名,失去了神的同在,沒有了生命活水的供應,就越來越荒涼了,最後成為荒場……」

    Pages: 1 2

    🙂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無論您有對上帝的認識或啟發,還是在信仰上有任何困惑與難處,都歡迎您通過以下方式與我們分享:

    1.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

    2.發送電子郵件至 [email protected]

    我們真誠地希望能夠在主的愛裡彼此服事供應,相互分享經歷,在靈命裡成長。

    如果您在信仰上有任何困惑、問題,請隨時與我們聯繫。

    每日靈修App:每日靈修與神更親近
    可用於iPhone和Android的免費應用程序

    發表迴響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