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暫的母子重逢

誰在見證神     

陳設簡陋的出租屋內,傳來「噹噹」的切菜聲和「滋拉滋拉」的炒菜聲。秋真圍著圍裙正在忙前忙後,一想到馬上就能讓兒子吃上自己親手做的飯,秋真心中特別高興。不一會兒,她把飯盛好小心翼翼地放在電動車的車筐裡,戴上口罩,便騎車上路了。一路的風景,秋真無心欣賞,她巴不得立即飛奔到兒子身邊……

夜幕降臨時,秋真到了與兒子約定的地方,她習慣地看了看身後,確定沒有人跟蹤,才將電動車停在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她不時地張望著兒子的身影。等待中,她的思緒不知不覺回到了兩年前……

兩年前一次傳福音時,秋真被人舉報,面臨被警察抓捕的危險,不得已她只得離家躲避……離家後她多次託人打聽家裡的情況,得知警察曾多次到她家裡找她,秋真心中不禁一陣憤恨:信神何罪之有?!為什麼在中共無神論政黨統治下的中國,信神傳福音就要常常被中共逼迫得無家可歸,妻離子散?

在逃亡的日子裡,秋真曾在公用電話廳與兒子通電話,兒子在電話那頭幾次苦苦哀求:「媽,你啥時候回家啊?我好想你啊!好久都沒有吃到你做的飯了……」「媽,你到底住在哪兒?讓我去看看你吧!……」每次聽到兒子的哭訴,秋真的心就一陣陣酸楚,想想與兒子同齡的孩子都能享受到母親的關心與愛護,自己的兒子卻要承受離開母親的痛苦。夜深人靜的時候,秋真更加想念兒子,不知道兒子一個人在家是怎麼吃飯的?衣服髒了會不會洗?學習成績怎麼樣了?秋真想回去看看兒子,哪怕是為兒子做上一頓飯。可是,若這樣貿然回去,萬一被警察盯梢、跟蹤了怎麼辦?無奈,不能回家,秋真只能託人把兒子約出來定期見上一面。為了安全,母子倆見面只能在偏僻的小巷、郊外。

路燈

正思想著,忽然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秋真的視線中,她連忙擦了一下臉頰的淚水,焦急地看著正朝她跑來的兒子。兒子一看到秋真,臉上樂開了花,剛跑了幾步,忽然想到了什麼,站在原地扭頭小心地看了看四周的環境,又向秋真擺了擺手。兒子的這一舉動讓秋真的心立即緊張起來:兒子是被人跟蹤了?還是……秋真警惕地四下張望,沒有發現什麼異常,這才明白兒子是示意她站到人少的地方去,怕被熟人看到了。

過了一會兒,久別重逢的母子來到路邊一個偏僻的花園坐了下來。秋真趕緊打開手中的飯盒遞到兒子手中,關切地說:「餓了吧?趕緊吃,都是你最喜歡的菜。」兒子高興地接過飯盒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他一隻手端著飯盒一隻手用筷子扒拉著飯,一會兒功夫就吃得滿頭大汗,兩個肩膀還不時地交替著蹭臉上的汗水。秋真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兒子,滿眼都是慈愛,她看到兒子瘦了,皮膚黑了,衣服髒了……看著看著,她忽然鼻子一酸,眼淚差點掉下來。

兒子吃完飯,雙手在肚子上來回撫摸著:「哎呀!可撐死我了!還是媽媽做的飯最香!」兒子的話讓秋真心中五味雜陳,看著兒子調皮的樣子,秋真突然想到不知這樣躲避中共抓捕的日子還要過多久。她遞給兒子一瓶礦泉水,撫摸了一下兒子的頭,語重心長地說:「兒子,你看咱們有好好的家不能回,還要在馬路邊上見面,連吃個飯都弄得這麼狼狽不堪的。媽媽不在身邊照顧你……」

沒等秋真的話說完,兒子臉上的笑容不見了,一本正經地說:「媽,我不怪你,我知道在中國沒有信仰自由,警察恨信神的人,抓捕信神的人,所以我們只能這樣。」說著他低下了頭頓了一下,又嘆了口氣小聲說:「我知道,鄰居童童的媽媽也是因信神被警察抓去坐牢的,媽,你現在不能回家,也是那幫壞蛋給逼的……」

秋真聽到這裡,忽然感覺到曾經總依賴自己的兒子真的長大了。兒子的話也再次勾起了她的思緒,她想到了神的話:「在你們中間沒有一個人能受到法律的保護,反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摘自《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是啊,自從神的末世作工在中國開展以來,就一直遭受中共執政黨的百般定罪、逼迫,中共政府為了取締神的作工,攔阻神的選民歸回到神的家中,不僅到處抓捕信神的人,還編造了許多謠言、謬論來迷惑信神之人的親人、朋友,挑唆他們逼迫信神的人,導致基督徒不僅要遭受中共政府的逼迫,還要忍受不明真相的親人、朋友的攔阻、棄絕。多少人因著中共政府的逼迫被迫離開家,逃亡在外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多少人被中共政府抓捕後,在其酷刑折磨下致殘致死,家破人亡……秋真雖然沒有被警察抓去,但這幾年在外漂流的日子,如果沒有神的帶領與保守,她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撐到現在。

這時秋真又想到了常看的一段神話語:「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臥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因著在抵擋神的地方開展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受到極大的攔阻,而且神的許多話不能及時得到成就,人便因著神的話而受了熬煉,這也是屬於『苦』中的成分。神在大紅龍之地開展他的工作是相當難的,而神又藉此『難』來作了他的一步工作,來顯明神的智慧,顯明神的奇妙作為,藉此機會神將這班人作成。就因著人受的苦,因著人的素質,因著這個污穢之地的人所有的撒但性情來作神的潔淨、征服工作,使神從此得著榮耀,使神從此得著見證他作為的人,這是神在這班人身上付出的所有代價的全部意義。」(摘自《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

神的話語溫暖、鼓舞著秋真的心,讓她明白中共政府之所以瘋狂抓捕、迫害信神的人,完全是由它仇恨神、抵擋神的實質決定的。神也是藉著中共政府的逼迫來為成全神選民效力,從中讓人認識撒但的卑鄙、邪惡,成全神選民對神的信心、愛心。想想自己離開家在外漂泊這兩年雖然是受了一些苦,但每天都有神話語的安慰、扶持和供應伴隨著,這讓秋真實實際際地體嘗到了神的愛和拯救。又想想神來在地上拯救我們這班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同樣也遭受著中共政府的逼迫、宗教界的定罪、世人的毀謗,面對這些痛苦,神從來都是默默承受,只為早日將工作完成,讓人類擺脫撒但的殘害。今天能與神同受苦難,這是自己莫大的榮幸。

忽然,秋真的兒子充滿信心地對她說:「媽,我已經長大了,你不用為我擔心,以後不管外人怎樣在我面前說你信神的事,我也不會聽他們的,我會幫你維護環境的,你一定要好好信神呀!」

兒子的幾句話讓秋真的心裡暖洋洋的,她知道這是神在藉著兒子的口來安慰她,不想讓她擔憂。她看到雖然自己不在兒子的身邊,但是神看顧保守著他。神說:「人與萬物一樣都在悄悄地、不知不覺地接受著神的甘甜與雨露的滋養,與萬物一樣,人都不自覺地在神手的擺佈之中存活。」(摘自《神是人生命的源頭》)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每個人都在神的眼目之下存活,因著有神愛的陪伴,苦境中的生活不僅沒有「打垮」兒子年少的心,反而使他更加懂事,更加堅強,對正反面事物也逐漸有了正確的判斷,這些收穫是在安逸的環境中得不到的。想到這兒,秋真禁不住在心裡感謝神。

短暫的相聚很快就要過去,縱使秋真有萬般不捨,卻又不得不面對離別。臨別前,兒子對秋真說:「媽!你以後出來進去的時候一定要小心點兒,不要忘記戴口罩和帽子……」秋真想:如果以後還能夠經常給兒子做飯吃就好了,哪怕是在馬路邊上或者任何地方,只要能與兒子短暫的相聚,自己就很滿足了……

騎車走在回去的路上,秋真的心中充滿了信心和力量,她不再為兒子擔心,也不再為以後憂愁,因為她相信無論以後她和兒子身在何處,神都會與他們同在,帶領他們度過每一天。她立下心志:以後不管多苦、多難,都要堅定不移地跟隨神,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來安慰神的心!

小利

推薦閱讀:

堅決跟主走

一家三代遭受迫害的痛苦歷程

除夕夜前的感悟

相關推薦

論生死兩條路 中共瘋狂鎮壓、打擊宗教信仰,大肆抓捕、殘酷迫害基督徒,只許人跟隨共產黨,不許人信神、跟隨神走人生正道,最終將會有怎樣的結局下場?基督徒在中共瘋狂鎮壓、抓捕、迫害之下仍要堅定不移地跟隨神、傳福音...
烏雲遮不住太陽 六月的天氣,驕陽似火。在一個姊妹家裡,若楠和幾個同工圍坐在沙發上,正在商量著教會的工作。 這時,一個姊妹慌慌張張地跑進屋內,氣喘吁吁地說:「若楠,你媽讓我轉告你,別回家了。」她兩鬢流著汗珠,手指著窗...
血淚史 我1981年9月信了主耶穌,1983年政府成立了三自教堂,政府打著「先愛國、後愛教」的旗號,強行要求各地家庭聚會都得加入三自愛國教,否則就屬「非法聚會」,要受到法律的制裁。我們原教會帶領迫於中共政府的...
我與兒子的「緣分」 作家龍應台在文章中曾經說過:「所謂父母子女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在不斷地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我第一次看到這話的時候還沒有成家,自然體會不到兩代人之間情感的糾葛與難分難捨。 ...
基督徒的見證,八年漫漫路…… 傍晚時分,何穎警惕地從李姊妹家出來,恰好路過公園,淡淡的花香撲鼻而來,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氣,緊張的心放鬆了許多,不由得放慢了腳步,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不遠處,一對年輕父母帶著孩子在草坪上嬉戲玩...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