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心靈的淨土

誰在見證神     

小時候,家門外有一片片綠油油的田地,屋子旁邊有一棵大槐樹,透過葉子的縫隙投射下來的陽光,如金子般閃閃發亮。聽著院子裡嘰嘰喳喳的雞、鴨、鵝的叫聲,呼吸著清新的空氣,伴隨著小夥伴們一起嬉鬧的笑聲,心裡沒有任何煩惱,只覺得那時的天空是那麼藍,水是那麼清。永遠記得自己犯過最大的錯,就是把田地裡一行豆苗當作豬草割了,當時心裡既怕豆苗主人罵又怕被父母責備,小夥伴們為了幫我掩飾,紛紛拿出自己籃子裡的豬草分給我。然後,我們看著一行被割掉頭的豆苗,調皮地哈哈大笑著。

上初中後,我依然那樣單純地活著,不知道憂愁煩惱,直到幫助一個女同學買東西,回來時,女同學帶頭嘲笑我:「你看她傻不傻,讓她去買東西她就去,真聽話!」看著那一張張嘲笑的臉,我愣住了,原來這樣聽話,這樣幫忙是傻,或許還帶有一點點土。那個年代,在孩子們中間已經流行起「個性」這個說法,可能如我這樣老實巴交的農村孩子就是沒有個性的代表吧!當時,我的心裡不經意間多了一道傷痕,同時也開始在人前注重維護自己的臉面與形象,猶如小鳥愛惜自己的羽毛。

高中時期是最忙碌的,同學們沒日沒夜地努力學習,渾身充滿幹勁,這份幹勁持續被老師、家長那些「知識改變命運」的所謂「心靈雞湯」包圍著,日積月累,我們的心裡就記住了:「書中自有千鍾粟、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有女顏如玉、書中車馬多如簇……」所以,考一所好大學成了我們彼時唯一的嚮往。雖然還沒有跨入社會,卻也體嘗到一些弱肉強食的味道。學習不好的同學在老師和同學的眼裡百無一用;學習好的同學被樹立成榜樣;同學間為了名次你爭我奪,也正是從那時起,爭名奪利的意識在我心中生根發芽。

上大學後相對是輕鬆了,沒有那麼多課程,沒有那麼多壓力,但是被放慢的腳步卻開始走向墮落,我們由懵懂走向放縱。女生們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去參加各種舞會,去網吧、KTV結交各色的異性朋友,沒有顧忌地偷食「禁果」,懷孕、墮胎、退學;男生們逃課、打架、抽煙、喝酒、打遊戲。不知為什麼,奮鬥過後的成果不是喜悅,曾經幻想象牙塔裡的美好生活突然被無情的現實擊碎,取而代之的是空虛、彷徨與無休止的放縱。我們這些曾經天真浪漫的少男少女,彷彿一下子成了失去方向的雛鳥,不知該飛向何方。那時,為了樹立在人中間的形象,為了獲取一些在校園裡的地位和利益,我也學會了爭,學會了奪,學會了裝飾自己,學會了很多為人處世的道理……但唯獨失去了心靈裡的那份天真,看待身邊的一切也都學會了戴著充滿功利色彩的眼鏡,甚至看天空也不再那麼藍了,水也不那麼清澈了。每次走在校園的林蔭道上,我總是仰望著天,不由得問自己:這就是我所要的生活嗎?

就這樣渾渾噩噩地步入社會後,我根據自己的特長選擇了職業。隨著時間的流逝,接觸到越來越多的人,經歷了越來越多的事,心靈裡的彷徨暫時被忙碌的生活掩蓋,從早到晚,上班下班、學習考試。在職場生涯中,為了能夠得以立足,得以升職加薪,我又學會了隱忍、學會了圓滑。我感覺自己每天都好像戴著一副面具走出家門,面對不同的人都要考慮怎麼說話做事才能不損害自己的利益,還能做到不樹敵。只有晚上回到家卸去了偽裝,關掉電腦和手機,暫時切斷一切與外界的聯繫,獨自坐在角落裡,心裡才能鬆口氣,但此時心裡又被漫無邊際的虛空與迷茫充滿。我常常自問:我為什麼會變成一個自私自利的人?聲音迴蕩在夜深人靜的夜裡,沒有回聲。我又問自己:為什麼要這樣虛偽地活著?人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這樣的道路還要走多久?……我感覺自己就像是大海中的一葉孤舟,隨風漂蕩,沒有停靠的港灣。

都說「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只是在這場人生的舞台上,我不知道自己還要虛偽地表演到什麼時候,我累了,真的累了,累得只想倒頭大睡;累得只想一個人靜靜躺著;累得只想拋下全世界,去尋找失去的那片心靈的淨土。在悲傷中,朋友把神末世拯救人的福音傳給我,我聽到了造物主的聲音,這聲音使我從黑暗的深淵中終於看到了曙光。神的話告訴我說:「當人有了父母的時候,人便覺得父母就是其的一切;當人有了財產的時候,人便覺得金錢就是人的依靠,就是人活著的本錢;當人擁有地位的時候,人便死死抓住地位,寧願為其捨命……人在物質世界所得的名或利給了人暫時的滿足感,給了人一時的快慰,給了人心靈踏實的假象,讓人迷失了方向,所以,在茫茫人海中掙扎,渴求得到安息、得到安慰、得到心靈的寧靜的人被一層又一層的浪濤席捲著,當人還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為何活著、將往何處去等等這些人最該明白的問題的時候,人便被名利引誘、迷惑、控制,一去不回頭,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在不經意間人就這樣送走了一生的黃金期。……人花費一生所掌握的各種生存技能雖然讓人能夠擁有豐厚的物質享受,但從來沒有給人的心靈帶來真正的安慰與踏實……」(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話把我們心靈空虛的原因說得明瞭透徹。我們都在撒但灌輸的生存法則、思想下活著,從小到大,從校園到社會,為了生存,為了名利,為了滿足內心的種種慾望,我們拼命地掙扎著。然而,當我們得到豐富的物質享受後,或許肉體得到了一絲快慰,而快慰過後,卻仍不能解決內心的空虛與無助。於是我們又再次去拼搏、掙扎,漸漸地,我們的心被物慾控制,再也分不清自己想要什麼,分不清美善與邪惡,只是隨波逐流,以至於很多人只要有了錢就開始吃喝玩樂,驕奢淫逸,有的人甚至去吸毒,吸毒了還是痛苦,就選擇自殺。人生似乎進入了一個惡性的循環……或許當我們漸漸老去,驀然回首,才看清自己一生所追求的都不能給我們帶來心靈的慰藉,反而與神的要求越走越遠,失去了心靈的那一份淨土,但那時為時已晚。那麼,現在的我們到底怎麼活著才能擺脫心靈的空虛呢?

神的話說:「……一個人來到世上首先應該明白人從何而來,人為什麼活著,是誰主宰人的命運,又是誰供應主宰著人類的生存,這些才是一個人活著的本錢,也是一個人生存必備的根基,而不是學會如何養家糊口、如何追求名利,也不是學會如何在人群中出類拔萃、如何活得更富有,更不是學會如何做人上人、如何在各種角逐中游刃有餘。……如果一個人能把自己的一生當作體驗造物主的主宰、認識造物主的權柄的機會,當作盡到一個受造人類的本分、完成自己的使命的一次難得的機會,人必然會有正確的人生觀,必然會活在造物主的祝福與引領之下,必然會行在造物主的光中,必然會認識造物主的主宰,必然會歸服在造物主的權下……」(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讀著神的話,我這隻在茫茫大海上漂流許久的孤舟,終於找到了可以停靠的港灣,又彷彿是久經大旱的小草,享受到了從天而降的甘霖,我的人生在幾經輾轉後迎來了春暖花開的時節,這就是神的命定,如果不經歷一些人生的苦痛與虛空,我還不能珍惜今天這來之不易的救恩。那一年,我義無反顧地信了神。

如今,除了正常工作謀生的時間,大多數時間我都享受著有神同在的教會生活。這裡的弟兄姊妹來自天南海北、五湖四海,大家以前也是從事各行各業,也都活在撒但的黑暗權勢下,曾為了名利、地位、慾望而奮鬥,而掙扎,而痛苦。是神話語的呼喚將我們麻木的心喚醒,是神實際的作工將我們拯救,帶我們一步步走出撒但的網羅,通過讀神的話語,經歷神的作工,明白了只有尋求真理、實行真理,得著真理達到認識神,活著才有價值。現在,我與弟兄姊妹一起傳揚見證著神的救恩。我們雖然不再享有在世顯要的地位,不再擁有大把的金錢,但是感謝神的恩待,好在我們還有一些可以用來好好信神追求真理的寶貴時間。在人生美好的年華裡,我們已經虛度了太多光陰,今天來到神的面前,憑神的話活著,才感覺到活著的充實與滿足。活在神面前,我們不用再去為了利益而互相爭奪、猜忌,更不用為面對越來越大的災難感到恐懼不安。有神同在和帶領的日子真好,這樣的生活正是我們心靈深處的需要,是我心靈裡所要尋找的那一片淨土。

阿 木

推薦閱讀:倒空自己,生命才能流進來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