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一次「特殊」的救援

誰在見證神     

 每當打開電視,看到那些營救人員在受災現場奮不顧身地營救受災群眾時,我就會想起十多年前的一段經歷……

2003年,我在山西省太原市白家溝煤礦廠上班,煤礦廠長是當時的古交市市長。9月中旬的一天,廠長突然召集我們開緊急會議,說老闆經營的另一家煤礦(山西省古交市銅山煤礦)透水了,當地的12名煤礦工人被困在裡面,要我們馬上去幫忙營救。

當我們來到銅山煤礦的大門口時,看到被困家屬都在乞求煤礦廠長(古交市市長)想辦法營救他們的家人,廠長一臉誠摯地說:「你們放心,出現這樣的事我們也很擔心、著急,現在我們正準備全力以赴來營救被困工人。」說著廠長指著我們對那些家屬說:「你們看,我們已經把其他煤礦裡的工人都請來幫忙救援了……」聽了廠長的話,那些家屬都用期盼的眼光看著我們,還有的用顫抖的手給我們發煙,含著眼淚對我們說:「求求你們,幫幫忙,救救我的家人……」接著廠領導就把那些家屬都安置在廠招待所裡,讓他們在那裡耐心等待,並安排人看管著不讓他們亂跑。當我們進到廠內的時候,指揮部親自指導我們(大約1000人)如何下到煤礦裡營救,指揮部長說:「你們5人一班,一次下去二十個班,每8小時一換班,一天二十四小時不停!現在煤礦底下缺氧,下去很危險,你們不必走到裡面去,就在煤礦洞口找個透風的地方,在那兒坐也行、睡也行,只要別讓外面的人看到你們就可以了。等出來時都要用煤灰把臉上抹黑,只要讓外面的人一看就相信你們在裡面確實幹過活就行了,但你們在裡面睡覺的事千萬不要對任何人說……」說完就給我們每人發了一套防險衣和一把鐵鍬。當我們扛著鐵鍬走到煤礦洞口時,有好幾個記者來給我們攝影,院子裡還有十幾輛救護車鳴著笛在來回地跑動,讓人一看氣氛都很緊張。可我們這些「救援人員」一進到煤礦口的不遠處,卻呼呼睡起大覺來。此時,那些家屬的眼神不由得浮現在我的腦海裡,他們是多麼希望我們能救出他們的家人,可我們卻是這樣「全力以赴營救」的。想到這些我心裡就充滿了不安,便對礦友們說:「他們當官的這樣做不是在欺騙老百姓嗎?我們這樣陪他們演戲合適嗎?」礦友們都嘆著氣說:「小兄弟呀!老百姓的命在當官的眼裡根本就如草芥一樣,如果下面被困的是我們,也是一樣的等死,我們認命吧!」這時一個當地的老礦友說:「這次的事故一下子就死了12人,我看這回古交市的市長肯定要下台。」我不解地說:「為什麼?」老礦友說:「國家法律規定:一個煤礦一年中若發生事故的死亡人數超過了4人,那廠長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這次他的市長是絕對當不了。」我問他:「如果我們現在全力以赴地下去營救,能把那些被困的人救上來嗎?」他搖搖頭說:「煤礦裡只要是把水庫打穿了,上面的人就是下去救,也是無濟於事,因下面缺氧,還有透頂的危險。」我說:「他們當官的明知道是救不了的,為什麼要造這個假呢?」老礦友說:「這個我還不知道他們葫蘆裡賣的什麼藥。」我又問他:「煤礦裡把水庫打穿是怎麼回事?」他說:「發生這樣的事故都是因為勘察隊沒有把下面開礦的路線測準導致的。其實,困在下面的12個挖煤工人都是在這裡幹過多年的老職工,都是比較有經驗的,只要勘查隊把路線測準了一般不會出現這樣的問題。」……煤礦

8個小時到了,我們就按照指揮部指導我們的,用煤灰把臉上都抹得黑乎乎的,都認不出誰是誰了,然後就扛著鐵鍬從洞口出來。緊接著又有人扛著鐵鍬下去,記者們仍然在那裡給我們攝影,救護車依然鳴著笛在院子裡來回跑動著。這時我才恍然大悟,我們這一身防險服和臉上抹的煤灰都是為記者攝影準備的,怪不得那些領導不讓礦工家屬到處走動,原來是怕他們看出其中的破綻來。

半個月後,煤礦裡的水抽乾了,我們從礦裡抬了14具屍體出來,除了當地的12名礦工以外,還有兩個四川籍的民工,是在下面抽水接水管子時煤礦透頂被壓死的。屍體抬出後,家屬都聞訊趕來,有白髮蒼蒼的老人,有稚齡的孩童,還有死者的妻子和親屬,他們悲痛欲絕地喊著死者的名字,聽到那撕心裂肺的哭喊聲時,我的心裡充滿了愧疚和不安,因為我做了半個月違背良心的「營救工人」,辜負了這些家屬對我們的期望,也對不起他們對我們的信任。而此時,那些當官的卻裝出一副沉痛哀悼的表情,假惺惺地說:「對不起,我們已經盡力了。」最後用錢將這些家屬打發走了。最令人髮指的是,當那兩個四川籍民工的家屬得知消息找來時,當官的卻拒不認賬,說沒有那兩個人,他們的家人雖然不服,卻也無可奈何。就這樣,14條人命便不了了之。

1個月後,我在電視上看到了關於山西省古交市銅山煤礦因透水發生事故,煤礦公司的所有人「上下一條心」救援的報導:一個個煤礦工人臉上黑乎乎地扛著鐵鍬在煤礦洞口,有的上來、有的下去,十幾輛救護車鳴著笛在廠門口進進出出,還有當官的在洞口焦急地和洞內的人不停地打電話,詢問礦井下的情況。這些場景看上去,真是感動人心、催人淚下。另我更加沒有想到的是:報導這次煤礦發生透水事故的原因竟然是煤礦工人操作失誤導致的!隨後經營煤礦的老闆——古交市的市長,不但沒有下台,也沒有受到任何法律制裁。看到這個報導,我悲憤不已,原來我們的「表演」都是當官的一手策劃,目的就是為了保住他們的官位的。明明是勘察隊沒有把路線測準導致煤礦透水,可他們卻歪曲事實說是挖煤工人操作失誤造成的煤礦透水,就此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他們可真夠陰險的!經歷了這次特殊的救援,我才算是開了眼界,那些當官的豐功偉績都是踏在老百姓的屍體上建立起來的,只是苦了這些不知內情的可憐的老百姓啊!

每當想起這次「特殊的救援」,我就會聯想到當今社會上的一種誰也無法解釋清楚的奇怪現象:在這個社會上越是老實本分、腳踏實地、憑良心做人的人越是吃不開;相反,那些越會耍手段、玩各種陰謀詭計的越亨通,越能得到高的名譽、地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人的骨子裡、血液裡流的全是撒但的東西。哪個在世界上有成就的人都有他的成功之道和祕訣,那個祕訣不更代表他的本性嗎?可以看出這些傢伙本性太狡猾,在世界當這麼大官,在世界做這麼大事,太狡猾了!他的本性太陰險惡毒,什麼事都幹得出來。人被撒但敗壞太深了,每個人的血液裡都流著撒但的毒液,可以看見人的本性都是敗壞的、邪惡的、反動的,都被撒但的哲學充滿了、浸透了……」摘自《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因為整個人類的上空混濁黑暗,毫無一點清晰之感,人間又是漆黑一團,活在人間『伸手不見五指』,抬頭不見陽光,腳下之路泥濘坑窪,蜿蜒曲折,到處都遍及死屍;黑暗的角落裡盡是死人的屍骨;陰涼的角落裡盡是群鬼寄居;人類的中間到處又都有群鬼出沒;滿是污穢的各種獸的後代互相廝殺、慘鬥,廝殺之聲令人膽戰心驚。就這樣的時代,這樣的世界,這樣的『人間樂園』上哪去尋找人生的樂趣?人又上哪找著人生的歸宿?」(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正的「人」指什麼》)

全能神的話語讓我明白了,原來這個社會沒有公平、公義的根源是因為撒但把人類敗壞了,撒但掌控著這個世界,引領著這個人類一點點地走向黑暗、墮落。正如全能神的話所揭示的,世界上哪一個當官的要想成功都有自己的成功祕訣,像人們常說的:「一朝權在手,便把私利謀」「有權不用,過期作廢」「無毒不丈夫」「不說謊話辦不成大事」等等謬論已深種在人的裡面,人都被撒但的謬論與思想同化,變得自私自利、兩面三刀、陰險惡毒,就像煤礦廠裡那些當官的,為了升官發財,不僅置被困的礦工的生命於不顧,還利用這次事故,精心策劃了一次由其他礦工和記者共同參與的「特殊」的救援,他們還叫來十幾輛救護車鳴著笛在來回地跑動,故意虛張聲勢,製造出一番全力搶救被困礦工的假象,為了防止陰謀敗露,他們又玩起了聲東擊西,將被困礦工的家屬安置在廠招待所,並派人看管,明明是他們不及時救援才導致14名被困礦工全部死亡,他們卻假惺惺的說他們已經盡力了,真是將假冒為善,欺世盜名、弄虛作假運用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可見他們為了自己的名利已經完全喪失了人性、道德,成為名副其實的殺人不見血的劊子手。可那些不知情的老百姓還以為他們真的已經盡力了,還把他們當作自己的衣食父母官,真是可憐又可悲。

全能神的話說:「神說的話語在表面上來看無論是淺顯還是深奧,都是人生命進入必備的真理,是人的心靈與肉體得以存活下去的活水泉源,他供應人活著的所需,供應人日常做人的法則與信條,供應人蒙拯救所必經的道路、目標與方向,供應人在神面前作為受造之物所該具備的一切真理,供應人如何順服神、如何敬拜神的所有真理,他是人存活下去的保障,是人日用的飲食,也是人得以剛強、得以站立的堅固後盾。他飽含受造人類活出正常人性的真理實際,飽含人類脫離敗壞、走出撒但網羅的真理,飽含造物主對受造人類的諄諄教導、勸勉、鼓勵與安慰,他是引導開啟人明白一切正面事物的指路明燈,是人得以活出與擁有一切正義與美善事物的保障,是衡量一切人、事、物的準則,也是帶領人蒙拯救、走向光明路的航標。……離開了對神話語的真實經歷與體驗的人就沒有對神話語、對真理的真實認識與領悟,這樣的人就是地地道道的行屍走肉,就是地地道道的軀殼,與造物主有關的一切認識與他無關無份。」(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認識神是達到敬畏神遠離惡的途徑》)從神的話中看到,之所以整個世界落在黑暗之中,都是因為人遠離了神的帶領,失去了神的保守與看顧。如今,神早已親自道成肉身來到人間發聲說話,神的話語中包含著方方面面的真理,只有接受神話語的帶領我們才能看透這個世界的黑暗,識破撒但的詭計,不再被撒但愚弄、苦害,同時神的話語也給我們指出了做人該具備的理智與人性。只有神能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之下拯救出來,只有神能撫平人間的不平,最終帶領人類進入人類真正的歸宿之中。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