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住見證心甘甜

誰在見證神     

我是蒙頭派的一名信徒。2008年,教會裡的李姊妹到我家裡,她唱了一首《緊緊相隨》的詩歌:「……國度的操練是神帶領,眾子民個個喜樂在心間……」我聽了感覺太好了,從來沒有聽過這麼好的歌。李姊妹對我說:「姊妹,我們盼望已久的主耶穌回來了,這次神道成肉身隱祕降臨在中國作工,正應驗聖經上說的:『半夜有人喊著說:「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馬太福音25:6)『看哪,我來像賊一樣。那警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見他羞恥的有福了!』(啟示錄16:15)還有主神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啟示錄1:8)姊妹,我們看到主耶穌預言他隱祕降臨要來拯救我們,現在預言完全應驗了,如今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發表了審判潔淨人的一切真理。」李姊妹又給我讀了《「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幾篇神的話。使我感覺這些話不一般,有權柄有能力,我表示願意好好尋求考察。之後,李姊妹經常來我家給我讀神的話,經過一段時間的尋求考察,我確信全能神所發表的話語都是真理,是神的發聲,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我欣然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我接受後就想把主來的消息告訴給原宗派的弟兄姊妹,我首先想到了一個比較知心的老姊妹,誰知我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她之後,她又告訴給她的媳婦,結果我們聚會點的弟兄姊妹都知道我信了全能神。之後,帶領黃××、張×、徐××就來我家攪擾我。正好我有事出去了,兒子在家,她們三個人問我兒子,我去哪裡了,我兒子說不知道。我回到家後,兒子就把這件事告訴給我,我也沒當一回事。第二次,她們三個人又來我家,我還是沒有在家,她們又問我兒子,最近我家裡有沒有人來,當時我兒子看她們幾個人樣子挺凶的,也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就告訴她們有兩個年輕人來過我家,之後她們就走了。我回到家一聽,就擔心這些人會暗地裡使什麼詭計,因為帶領講道時常說:「看見東方閃電的人絕不放過,怎麼整治都不為過,這是捍衛主的道……」萬一李姊妹被她們抓住了,她們會不會打李姊妹……我越想越害怕,不行,我得趕緊去通知李姊妹,讓她們暫時不要來我家,以免遭到宗派人的殘害。到了李姊妹家,姊妹跟我交通說:「趙姊妹,我們信的神是真神,是全能的,你不要怕她們,遇事多禱告神,求神帶領,神會加給我們智慧的。自從神道成肉身作工以來,宗教界的敵基督就一直攪擾、破壞神的作工,但神的工作絲毫沒有受到攔阻,反倒把那些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給顯明了,讓我們對那些所謂的帶領有了真實的分辨,看清她們到底是善僕還是惡僕。你先回去,我們共同禱告神,相信神會為我們開闢出路的,不用怕她們,神是我們堅強的後盾。」

隔了一天,黃××、張×、徐××第三次來到我家,那天晚上只有我一個人在家。她們到我家使勁把門一推,看到我在家,她們個個怒目圓睜,看到她們這樣的陣勢,我嚇得腿都有點發抖,便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求神加給我力量與信心,賜給我當說的話,不受她們攪擾。這時,徐××用手指著我的鼻尖凶狠地說道:「小趙,你這幾天去哪裡了?我們來你家幾次了,都沒有碰到你,你忙得很呢!你今天又去哪裡啦?走!現在就跟我們走,把帽子戴上,跟我們到教會去禱告,向主悔改認罪。」還沒等我反應過來, 她們就七嘴八舌一會說我信了東方閃電,一會說我信了異端,是背叛主了,讓我把書交出來。看她們一個接一個像連珠炮似的,我都插不上嘴,心裡急得也不知怎麼跟神禱告,只是默默向神禱告讓神保守我的心,漸漸地心才平靜些。我說:「東方閃電怎麼可能是異端呢?主耶穌預言他再來時說『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馬太福音24:27)難道你們連主耶穌的話都敢否認嗎?」聽我這麼一說,她們幾個人氣得臉發青,就在那褻瀆神。我對她們說:「你們是帶領,懂得比我多,你們都知道,主耶穌說過『人一切的罪和褻瀆的話都可得赦免,唯獨褻瀆聖靈總不得赦免。』(馬太福音12:31)我今天是跟上神的新作工,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你們這樣褻瀆神,不會有好果子吃的!」聽了我說了這番話,黃××狠狠地一拍大腿,對張×說:「快,快!想辦法把她弄到教會去,這個人不得了了,還拿聖經來教訓我們。」然後徐和張兩個人一人拉一個胳膊把我使勁地往外拖,一邊拖一邊嘴裡還不停地褻瀆神。我心裡不停地禱告神:全能神啊!她們現在逼迫我,拖我去教會,肯定會逼我褻瀆神,神啊,求你加給我力量,我不能跟她們去。禱告後,我心裡平靜了許多,而且看到了神的作為,她們怎麼也拖不動我,反倒把她們累得直喘氣。她們見拖也拖不動,黃××氣得咬牙切齒地說:「你今天不跟我們去悔改,明天就開除你,讓所有弟兄姊妹都棄絕你。」之後三個人就氣呼呼地走了。

第二天,正好是宗派裡聚會時間,我想:要不我先到教會去聚一次會,不然被她們開除了弟兄姊妹棄絕我怎麼辦?想到這,我騎上自行車往宗派聚會點去,剛騎沒多遠,我突然從車子上摔了下來,手往地上用力一按,跌了一個大跟頭,心想:這下完了,胳膊會不會被跌斷了。我站起來甩甩手,手不感覺痛,我這才醒悟過來,知道是神攔阻我回宗派,我便回家了。感謝神的安排,我到家沒有多久,李姊妹不放心,特地過來看看我。看到姊妹冒著被宗派人打罵及報警的危險來到我家,我更是感動不已,就對姊妹說了事情的經過,姊妹安慰我說:「感謝神!這真是神對你的保守,同時也看到靈界的爭戰,交通神話神作工到哪撒但就攪擾到哪,我們來看一段神的話:『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爭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神的話告訴我們臨到這些事都涉及到靈界的爭戰,就如約伯在臨到試煉時,他的妻子讓約伯否認神棄掉神,外表上看雖然是人與人在接觸,可這在靈界涉及到神的見證,這個見證對神、對約伯本人來說都很重要。當人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撒但不想讓人跟隨神走正道,就利用宗派帶領來攪擾、恐嚇,讓人心神不定、左右搖擺,讓人在神面前失去見證。我們要想站住見證首先得認識神的作工,對撒但是怎麼迷惑人敗壞人的要有分辨,因撒但是邪惡的,它只會用些手段方式或說些好聽的話來迷惑人,其實質都是在打岔神的作工,攔阻人考察真道,這就是撒但的詭計與目的。而神是藉著發表真理,讓人識破撒但的詭計,尋求真理站住見證,同時神也在顧念人的身量幼小,不忍心看著人被撒但吞吃,就以一個小小的管教攔阻你再次回到宗派裡去,避免我們受宗派帶領的迷惑做出悖逆抵擋神的事情。」這時我更明白神的良苦用心,神不忍心我重新回到撒但的陣營裡,被撒但踐踏,神讓我踏踏實實地跟隨神,接受神的拯救。此時我流下了激動的淚水,真的好險啊,若不是神及時的攔阻,我可能就被撒但擄去了,藉著這件事我更加定真全能神就是真神,我不能觸犯神,我要為神站住見證。

之後姊妹又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藉著讀全能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讓我看清了宗派帶領的假冒為善,她們平時站在講台上講解聖經知識、神學理論,嘴上說得好聽,而當主來作新工作時,她們自己不尋求考察,還控制、逼迫信徒尋求、接受真道,她們就如當年逼迫主耶穌的法利賽人一樣,為了自己的地位、飯碗,攔阻、牢籠猶太百姓與神為敵,讓人失去神的救恩。我願意棄絕她們,無論她們怎麼攪擾我,我都要站在神一邊,為神站住見證。

幾天後,她們看我沒有回頭,還繼續信全能神,張×和黃××又來到我家對我進行情感拉攏,張×對我說:「你呀,是我把你帶到主面前的,以前我們都是好姐妹,現在你竟然信了東方閃電,你背叛了主太沒有良心了。」我說:「張姊妹,主回來是件大事,你又懂聖經,你考察考察吧!」張×臉一繃說:「今天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倒來給我傳東方閃電,我再對你說一次,如果你現在來到主面前悔改還來得及,如果你執意要信東方閃電,那你家以後有什麼禍患臨到都與我們無關,到那時別怪我們沒提醒你。」隨後她們就讓我跪下向主認罪,並要我跟她們一起說褻瀆神的話,她們見我不聽從,又說了許多褻瀆神的話。我對她們說:「你們是信神的人,又是講道人,應該知道猶太教的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將主耶穌釘上十字架的下場,他們定罪神褻瀆神遭到了神咒詛。人選擇接受神的作工跟隨神走正道,這是天經地義的,誰也無權干涉,凡攔阻人接受真道的都是法利賽人,其後果是不言而喻的。」黃××一聽立即從凳子上站起來,衝著我吼道:「我讀了這麼多年聖經還沒有你懂,你好自為知!」說完就灰溜溜地走了。感謝神加給我的信心和力量,使我沒做出任何違背神心意的事。後來教會真的把我開除了,又通知教會所有的弟兄姊妹都棄絕我,但我心裡一點不難受,反而異常平靜,因我已經跟上了神的腳蹤、迎接到了主的再來,每天都在讀神發表的話語,心裡無比甘甜,我在心裡高呼讚美神!從那以後,宗派帶領再也沒有來攪擾我,我知道是神的看顧與保守。我很快就在全能神教會盡上了力所能及的本分,每天過得充實快樂。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