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雨的夜晚,蒙神奇妙保守

誰在見證神     

我叫王真,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家住在312國道淮河旁邊的小集鎮。2017年7月7號是一個暴風雨夜晚,每當想起,我心裡都會對神發出感謝和贊美!是神的奇妙作為,使我在災難中蒙了保守。

暴風雨

那段時間312國道修橋,在兩橋旁邊重新修的砂石路將河道分成兩節。7月7號晚上8點左右,天空突然烏雲密布、電閃雷鳴,頃刻間瓢潑大雨從天而降。大約晚上10點多,我在床上睡不著覺,便拿起神話語書一直看到了深夜,但我還是睡不著,只聽見外邊的雨越下越急,我心裡感到有些不踏實,就起身到後院看看下水道是否暢通,又到前院看看雞棚蓋好沒有,將家裡的一切都安置妥當後,我便回到臥室,已是凌晨2點15分,我躺在床上眼望窗外,雷雨交加,雨下得就像用桶往下倒一樣,我翻來覆去總也睡不著。大概到2點50分,我突然聽見「咕咚咕咚」的聲音,就立即翻身坐起來,仔細聽這聲音好像就在我屋裡,我慌忙下床查看,沒想到腳往下一放,滿屋子都是水,鞋都找不到了,我趕緊打開燈,叫醒熟睡的丈夫,看到屋裡的水已有20公分深。這時忽然停電了,屋裡一片膝黑,我光著腳急忙走到房門前,才發現是洗手間的下水管「咕咚咕咚」地響,看見門縫外邊有一米多高的水直往屋裡灌,我一時慌了手腳,心想:完了,雨下個不停,屋裡的東西都會被損壞的,我對著丈夫喊道:「外面水這麼多,該怎麼辦呢?」丈夫大聲說:「不管那麼多,快先搬東西要緊。」只見丈夫趁著外面的雷電亮光慌慌張張地把東西往樓上搬,我一時不知做什麼好了,就趕緊呼求全能神:「神啊!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大雨,我不知道咋辦?求你帶領我,我願依靠你。」此時我想到門口看看情況,就趟著水走到大門前開門,但大門怎麼也推不開。這時我有些害怕了,就大聲對丈夫說:「外面是啥東西把大門抵這麼緊?」丈夫說:「肯定是水太深抵著門了。」我便連忙上樓叫兩個兒子和兒媳,他們已經被對面老太太喊的救命聲驚醒,我聽到鄰居們都說水太深門打不開,他們也是出不去。從窗戶往外望,我借著閃電的亮光看到街道上一片狼籍,到處都是木料、生活垃圾、門板等,還有的家裡房子被洪水淹到屋簷邊了,再看看我家的小汽車也被水淹到車頂了,車子本來是豎方向停著,現在已被水沖成橫方向,而且還順著水流的方向在緩緩地走動。大兒子看到此景,慌忙打開我家房子後面的兩道門,洪水隨著後門流走了。看到這樣的場景,我不禁想到神在末世降下各種災難,就是為了刑罰人,懲罰這個邪惡敗壞的人類,因著我身上有屬撒但的東西,不能與神相合,盡本分中常常應付糊弄傷神心,這次神無論怎麼作,不管奪去什麼都是神的公義,我願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絕無怨言。

這時我突然想起家裡的神話語書籍還在樓梯下的一個紅塑料桶裡面,屋子裡的水這麼深,紅塑料桶肯定得被水沖翻,沒有神話語書我以後可怎麼辦呢?我心裡特別著急,急忙向樓梯口走去,當我快走到樓梯跟前的時候,一腳踢到了倒在地上的玻璃瓶和大白桶,頓時我心裡慌亂起來:這下完了,玻璃瓶和大白桶這麼重都被水沖倒了,我放書的桶百分之百也進水了。此時,我就像熱鍋上的螞蟻,急切地向神呼求:「全能神啊!若神話語書被水泡了,以後我還怎麼看呢?神啊!只求你能保守……」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全能神實際神!你是我們的堅固台,你是我們的避難所,我們都伏在你的翅膀底下,災害卻不得挨近我,這是你神聖的保守和看顧。」(摘自《第五篇說話》)神話語加給信心,是啊,神是全能的,更是我唯一的依靠,想到這裡我慌亂的心平靜了下來。於是,我趕忙把樓梯外邊的雜物往兩邊推開,當我伸手摸進去時,才發現我放書的桶還在穩穩地站著,根本就沒倒,我心裡踏實了,真是感謝神的保守!我雙手緊緊地抱著桶,感激的淚水也流了下來,看到外面的水還在不停地往家裡灌,我趕緊把神話語等書籍包好放到臥室最高的衣櫃上。當我走出房門見兒媳婦正拿著手機照明,兒子和丈夫把冰箱、洗衣機往樓上抬,然後我們全家人都在忙著往外排水。

水一直沒漲起來,可外面的水位太高根本打不開門,我們只能站在窗戶旁邊。看到屋外面有幾十人,水已經淹到他們的腰部,一位老太太住的是地下室,地勢很低,他們的親人哭喊著叫老太太,有的人哭喊叫親人,整個街道上嘈雜聲一片。最西邊一位老太太被她兒子和鄰居救走時,水已經漲到胸部,等他兒子再拐回來時水已經到了門頭,而我門口的水位是到腰間。面對此景,我不禁從心裡發出感慨:真是多虧神的看顧保守啊!同時也看到人在洪水面前是那麼渺小,無能為力。到凌晨5點多鍾,我看到從山上下來的洪水將西邊學校的圍牆和小屋全部沖倒浸塌,翻滾的洪水才流了出去。看著水位漸漸降低,我們才把大門打開。看到這一幕,我想起神話語說:「災難是由我而起,當然仍由我擺佈……」(摘自《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我激動的眼淚奪眶而出,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借著這件事讓我看到了你的權柄,也看到了你的愛,你的作為真是太奇妙了,以後我要好好盡本分還報你的愛!」

這時兒子趕緊跑到在水中浸泡的轎車跟前,對著轎車裡裡外外拍照,給保險公司打電話。清晨7點鍾,保險公司來人把車拖走了。兒子的同學來問:「車子怎麼處理?」兒子無奈地說:「報廢算了,車子已被水浸泡幾個小時了,我是跑長途的,就算修好了開著也不安全。」兩個同學都說:「完了、這下完了。你要是報廢,那賠不了幾個錢,上個月我家附近有人買了一輛18萬的小車,不到一年報廢才賠了1萬5千元。」此時兒子更加憂愁起來,心想:我家這車子去年9月份8萬多買的,那不賠的更少嗎?這時我忽然意識到這樣想不對,這是在埋怨神。我趕緊在心裡默禱:「全能神啊!今天家裡臨到這樣的環境,都有你的美意在其中,車子無論保險公司賠多賠少都是你說了算,我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絕無怨言。我們的一切都是你賜給的,賞賜的是你,收取的也是你,你所做的永遠都是公義的,你的名永遠值得稱頌。」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說:「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說了算,什麼事不是在我手中?」(摘自《第一篇說話》)是啊!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我只有順服就是了。

清晨,我家裡的水退去了,我看到靠村東邊的後院牆全部倒了,離我家後院牆僅有30厘米處學校院牆也都倒了,附近就我一家的院牆沒倒。我到表弟家一看更糟糕,他們家的水位比我家超過三倍,家裡的電視、冰箱、洗衣機都倒在污泥裡。表弟媳婦的媽住在一樓,衣櫃被水漂起,倒時正好砸在她的腿上,結果被送進醫院。村裡整個街道一片狼藉,多數人家的木門都被撞散,大部分鐵門被撞彎。村裡的三個老太太在這場水災中死了兩個,另一個嚇得呆傻被送到醫院搶救。  

後來,大隊書記和其他人到我家裡看後,很驚訝地說:「奇怪了,這地勢都是一樣高啊,其他家裡水都比你家的水深三倍,為啥這次洪水你家的水位這麼淺,家具還是好好的?」丈夫說:「我家的水位低明擺著,你們都看得到。」當聽到他這樣說的時候,我心裡對神有種說不出的感激,心想:真是感謝全能神,誰能擋住洪水啊?這都是因著神對我們的憐憫保守啊!這使我想到《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上說:「災難有眼睛,神是公義的……」

四天後,保險公司將車拍賣,直接給我兒子卡上打了5萬5千塊錢,我心裡感謝神的祝福。這場洪水過後,街道上的人對政府很是不滿,怨聲載道,都怨政府修312國道上的橋將河道擋住,這才導致河道不通,山水下來流不走,將街道淹沒,他們直接告到市裡面,還拉我兒子一起去,我給兒子交通神的心意,這是神在末世借著災難在刑罰人,目的在警醒人能來到神的面前,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掌管,兒子聽後也不再參與了。

在這次經歷當中,我真實地體驗到神在主宰掌管著一切,人的心思意念都在神的手中掌握,看到神的權柄與能力無處不在。在這個暴風雨雷電交加的夜晚,原本晚上兩三點正是人們熟睡的時候,而我卻怎麼也睡不著覺,心裡總有種不踏實的感覺,原來這就是神在暗中提醒我,如果我一覺睡到天亮,家裡肯定也會和別人家一樣慘不忍睹。同時也讓我對神的權柄能力有了認識,看到神每時每刻都在眷顧著真正跟隨他的人,在洪水中別人家的房屋出現裂縫,院牆倒塌,而我家的房屋卻完好無損,這的確是神的全能主宰。正如全能神說:「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神是人生命的源頭》)同時也認識到神公義不容人觸犯的性情,借著各種災難在懲罰作惡的人,也在警醒人讓人能夠向神悔改。人在災難面前都是軟弱無力、不堪一擊的,我們只有來到全能神面前才能得著神的看顧保守,因為只有全能神才是我們人類唯一的救贖與依靠。

雨過天晴,陽光照射在大地上,我騎著電動車從家出去盡本分,看到街道裡橫七豎八擺滿了被水浸泡的沙發,床、電瓶車……看到此景,我的心裡更是對神充滿了感激,並暗立心志:今後我一定要好好盡本分滿足神,還報神對我的愛,榮耀歸給全能神!

河南省 王真

相關推薦

火災中,有一雙保守我們的手 我是一名基督徒,我們家開了一家印花廠,投資一百多萬元左右。規模雖不大,但卻是我們的全部家當了。當時我們是在部隊管理區租的廠房,房東是部隊裡退伍的軍人。整個廠房約有八九千平方米,是又寬又長的單層鐵皮房。...
冰雹降下時,神保守了我們一家人 2012年,神的國度福音臨到了我們家,藉著弟兄姊妹給我們談見證,我們全家欣喜地接受了,是村裡唯一接受神末世救恩的家庭。 2016年4月30日下午,我們一家六口人(我、丈夫、兩個孩子、公公、婆婆)...
危難中,神大能的手托著我 我出生在一個農民家庭,2005年隨父母信了神,但對神的全能與主宰並沒有多少真實的認識,直到藉著一次自己在險境中的親身經歷,我才體嘗到神的真實存在與神的全能、主宰,對全能神就是主宰萬物的那一位有了真實的...
險境中,神垂聽了我的禱告 我是一名基督徒,在一次經歷險境中,感謝神奇妙的保守,使我在災難面前化險為夷脫離了險境。 2012年冬天,一天下午,天下起了小雨,後來又轉變成大雪。不一會兒,路上什麼也看不見了,只是白茫茫的一片雪。第...
礦難中神保守我脫離險境 我是一名信主的基督徒,剛剛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不久,就經歷了一次驚心動魄的礦難,在礦難中我呼求全能神才逃過了這一劫難。 2001年夏天,我在礦井上班,我們的礦井是國家已經採過的廢礦井了,裡面猶如地震...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