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法學院大學生的自白

誰在見證神     

我生長在律師家庭,從小學習成績一直很好。2005年,我按著父母的意思考進了國內一所重點大學的法學院。家人對我期望很高,再加上我的本性爭強好勝,從踏進大學那天我就沒打算平庸地度過,我計劃幹出一番名堂來實現我出人頭地的夢想。法律專業並不是我喜歡的專業,長在律師家庭的我早就知道搞法律遠遠不是背法條那麼簡單,各種人情往來、八面玲瓏才是生財之道。從小我就跟著父母吃過不少飯局,茶餘飯後也聽過不少官場故事。

上學前,媽媽特地囑咐我:「你的大學同學都是非常優秀的人,別看現在都是毛頭小子,今後可都是法律界的佼佼者,都是你最寶貴的『人脈資源』,說不定以後就能幫你大忙,要多認識些『有出息的人』,今後辦事,走到哪兒都有你的關係網。」我茅塞頓開——原來上大學不只是學專業知識那麼簡單……果不其然,同學們也都深諳此道。剛一開學,大家都卯足了幹勁,參加社團的、認老鄉的、找師兄的、競選總班的……誰都不甘人後。誰都知道,大學裡的「官」不是那麼簡單,能與「總班」混在一起,就意味著能常常與輔導員甚至領導接觸,什麼活動都能拋頭露臉混個臉熟,對自己以後得獎學金、就業、留學都有好處。誰都不甘心當個默默無聞的「平頭百姓」。當然,我也不例外。選總班時,我在下面摩拳擦掌想謀個一官半職,可別人一開口,自己卻傻了眼。同樣是十八歲,別人的官話說得滴水不漏,儼然是一個在官場摸爬滾打過的小領導。一番類似政府會議開場白過後,同學們都默默覺得「這人有點假」,但老師們卻聽得面帶微笑、頻頻點頭。這下我犯了難,從來都是看大人們做官樣文章的我,沒承想,今天自己也得學會說空話來撐場面。看來要想混出名堂來,我也得學!在老師辦公室門口,我轉過來轉過去,覺得邁出那一步好難啊!心想:說客套話不噁心嗎?不假嗎?別人聽不出來嗎?實在說不出口。可轉念又一想:「我今後可是吃法律這碗飯的,會說場面話這是基礎,要想混出名堂來,必須現在就得學!」就這樣,我學到了大學裡的「第一課」。

就這樣,我很快「巴結」上了一個辯論隊的師姐,要她教我辯論技巧,師姐說,辯論最忌諱自己被對方說動,承認別人說的有理。辯論就是沒理也得找理辯,專抓對方的邏輯漏洞,這是當個好律師要具備的……我一邊聽一邊發怵,心裡翻江倒海:要我睜著眼睛說瞎話,得理不饒人?我做不到!想想自己以後的生活將會充滿爭鬥,天天與互相埋怨指責的人相處,夫妻反目、不贍養老人、公司欠債不還、子女互相爭奪房產、互相推脫責任……這就是我以後的生活方式嗎?我要靠謊言生存,變得巧舌如簧,生活在以牙還牙、得理不饒人的世界中嗎?那不是我以前最瞧不起的人嗎?這樣,即使我賺了很多錢,得到人的高看,但我的心靈真能得到安慰嗎?……十八歲的我面對以後的人生道路第一次感到特別恐懼。要出人頭地就要放棄自己的良心,對未來陷入迷茫的我常常一個人跑去教堂,靜靜地聽讚美詩歌,心裡得到片刻的寧靜,但是短暫的安慰過後又不得不投入到「現實生活」的懷抱中。我心裡常常有種說不出的鬱悶感覺,高興不起來,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少。剛上學時,那個心無城府、活潑開朗的我不見了,我很無奈地想,可能這就是成熟吧。一個法學院大學生的自白

大學,其實就是一個小社會,也分三六九等,「當官」的是老師面前的紅人,他們常常在一起,是學校門口飯店的常客;有些同學家裡有後台,不愁前途,也不屑於搞這種人情交際,便自成一派,常常混跡於網吧或在宿舍裡看小說消磨時光,只求混張文憑回家交差便是;再就是家裡沒什麼背景,完全靠父母血汗錢供出來的大學生,他們大多是農村裡一家人的希望,這樣的同學多數都是老實巴交、勤勞肯幹,不怎麼會來事。有的要打好幾份工賺生活費。雖然同窗四年,但這幾類人幾乎是格格不入,一類歸一類,見面就幾句客套話。一開始,我很不習慣,總想找人掏心掏肺地說話,可人心好像總是隔層紗,一起吃飯、唱歌可以,但能說知心話的人卻很少。人與人之間的冷漠,沒有知心話,讓我慢慢學會包裹自己,防備別人。為此,我常常覺得很悶,總覺得少點什麼。朋友說:「你可能太無聊了,去談戀愛吧。」我想可能也是。剛好,當時有個學長很關心我,我覺得他心眼有點多。但他是學校社團的副團長,人脈關係很廣,他說畢業後會把他的人脈關係轉給我,幫助我在大學擴大人際圈。對於讀法律的人來說,有好的人脈就有案源、有門路,他認識的都是這個長那個官的,我得積累幾年才能認識那些人呢?談就談吧,發發短信,拉拉手有什麼大不了的,「愛情」不都是培養出來的嗎?一個多月後,我終於受不了,和他發短信我就感覺一陣一陣地噁心、瞧不起自己,沒有一點談戀愛的喜悅。友情、愛情都是我利用的工具……

就這樣,我慢慢被培養成了這個社會需要的「人才」。我不喜歡酒桌應酬,不喜歡拍馬屁、打麻將,不喜歡說那些假模假式的場面話,更不喜歡與人接觸逢場作戲、互相利用,我從心底裡反感、討厭這些!但我都慢慢學會了,如果不去努力適應就會被社會淘汰,做人怎麼這麼難?我常常想:人為什麼活著?這樣活著有意思嗎?什麼是幸福?……可終究找不到答案,於是,我只有無奈地隨著這個潮流漫無目的地往前走,心中縱有千百個不願意,但家人的期盼,自己的抱負、虛榮也容不得我後退。慢慢地,心中有特別大的空虛感籠罩著我。心情抑鬱最嚴重的時候心臟都會隱隱作痛。夜深人靜時,我常常向主耶穌呼求:「主啊,救救我吧,天天虛偽地活著,找不到目標,連真正的友情和愛情我都找不到,我好難受!前面的路該怎麼走啊?我的人生就這樣度過嗎?」感覺自己再這樣下去就要崩潰時,神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

2008年,大學同學把神的國度福音傳給了我。一天,我隨手翻開書,看到神的話說:「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人的性情變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沒有一個人能為神甘心捨棄,沒有一個人能甘心順服神,更沒有一個人能甘心尋求神的顯現,而是在撒但的權下盡情地尋歡作樂,在污泥之地盡情地敗壞著自己的肉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我心裡為之一震,這話太真實了,這不正是我生活的寫照嗎?上大學以來,我為了自己的人生理想抱負和出人頭地學會了處世之道,學會了說官話、客套話,學會了冷漠,學會了利用別人……。到了今天,我已身心俱疲,找不到一絲安慰,苟活在世上沒有一點盼望。年輕輕的,心態卻如秋後的落葉,枯萎黃瘦……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相關推薦

揭開「死亡」的神祕面紗 我們每一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生和死都是不可避免的,沒有一個人能逃脫死亡。儘管我們人都知道生死輪迴這一生命歷程,但無論是誰,對死亡都有一種莫名的恐懼,主耶穌曾經應許過信他的人,要將天國的福氣賜給...
忠心順服(中文) 你無論去那裡,都要順服。 你無論去那裡,都要忠心。 主,你的上帝,祂是君王, 我要永永遠遠來讚美主。 我無論去那裡,都要順服。 我無論去那裡,都要忠心。 主,我的上帝,祂是君王, 我...
尋覓「書卷」的答案 吳明是一個信主多年的虔誠基督徒,她非常喜歡讀聖經,尤其對於聖經的啟示錄,充滿了好奇之心,很想明白其中那些預言的所指。一次她看到啟示錄的一段話:「我看見坐寶座的右手中有書卷,裡外都寫著字,用七印封嚴了。...
清晨一刻鐘 春天的早晨,天早早就亮了,李雲起床後,她看了看對面臥室的門還關著,心想:女兒小雨昨晚又熬到半夜,才三十歲上班就這麼累,連讀經的時間都沒有了。她這麼忙,今天還得早走,不知還能不能和我一起讀經?哎!交託給...
媽媽不完美的禮物 影片中的男孩在客廳中緊盯著螢幕玩著電玩,媽媽回家後送給他一隻可愛的小狗。本來十分開心的他突然發現原來小狗的左前腳已被截肢,男孩立時對這隻殘缺的小狗感到十分的反感並把它厭煩地扔到了地上。 ...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