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的誘惑

誰在見證神     

神說:「世界越來越花花,人看見了,心都被它吸引,有許多人不能從那裡拔出來,那些搞騙術的、行邪術的要迷惑大批的人。如果你不求進取,沒有理想,你就會被這罪惡的波濤席捲而走。」正如神的話所說,這個世界越來越花花,到處都充斥著各種各樣的誘惑:金錢、地位、權力、情色……這些誘惑就像罌粟花一樣,是一個個「美麗的陷阱」,多數人都沒法擺脫。回想自己的經歷,若不是神的保守、神話語的引導,我也會深陷在這「美麗的陷阱」中無力自拔……

我今年27歲,原是一家售樓部的職員,2013年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我一邊工作一邊過教會生活。當時我們售樓部共有三個公司:銷售公司、物業公司及房地產公司,銷售公司與物業公司都歸房地產公司管。我雖在售樓部工作,可我只是物業公司的一名客服人員,每天的工作就是給客戶端茶倒水送點心,等客戶走後清掃衛生等。可以說我的工作是售樓部中最底層、最不起眼的工作,這個工作崗位也幾乎無人問津。雖然我每天幹著這平淡無奇的工作,工資也不高,但我的心裡很充實,因為我不用像銷售部的女孩們一樣,為了提升而對領導百般討好、溜鬚拍馬。工作之餘,我還有時間參加教會生活,與弟兄姊妹在一起讀神的話、交通真理,活得輕鬆自在。然而這樣平靜的生活並沒有持續多久就起了波瀾……

我們房地產公司的老總姓張,大家都喊他「張總」,他是我們公司上下都特別擁護的一名領導。他40歲,長得相貌堂堂,戴一副眼鏡,看上去文縐縐的,說話卻很幽默風趣。他跟年輕人能打成一片,全公司上下員工對他都很仰慕崇拜。後來,一次偶然的機會,張總坐到我負責的區域休息,我給他端了一杯茶,張總隨口問了我的名字、學歷,我回答後就繼續工作了。之後張總每次來我給他端茶倒水時,他也總要跟我聊上幾句。在我的想像中領導都是高高在上的,像我們這種小職員根本不會被放在眼裡,可沒想到張總這麼平易近人,每次喝茶還跟我這個不起眼的小職員聊天,這讓我覺得他很親切。

隨後張總來喝茶的次數越來越頻繁,有一次他笑著對我說:「你看銷售部的工裝好看不?」我說:「銷售部可是我們這兒的門面,工裝當然好看了。」他搖搖頭說:「不好看。」接著,他又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說:「還沒你的工裝好看,主要是你身材好,你穿什麼都好看……」聽著張總誇獎我的話,我覺得在這樣和藹可親又詼諧幽默的領導手下工作心裡不僅沒什麼壓力,反而還很輕鬆。職場的誘惑

因張總來的次數多了,慢慢地,我們有點「熟悉」了。我的工作區域——吧台在張總眼裡也成了一個重要崗位,只要吧台出現什麼問題、故障,張總都會出面幫我處理。沒想到我一個最底層、最不起眼的小職員,竟能得到張總如此這般的器重,我可以說是「受寵若驚」。而且有了張總給我「撐腰」,我這個原本被人瞧不起的人在售樓部的地位一下子提高了,同事們對我說話很客氣,連我們經理對我都是「禮讓三分」,原來跟經理請假是「難於上青天」,現在輕輕鬆鬆就請下來了。我對張總更是「感恩戴德」,覺得這一切便利都是張總給我帶來的,心想:我以後一定要努力工作,雖然只是端茶倒水,但我也得賣力做好,否則就辜負了張總對我的器重。就在張總的「光輝」形象在我心裡越來越高大的時候,隨之發生的一系列事情讓我對這個領導的看法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一天,張總又像以往一樣來到吧台,他看到吧台的花該修剪了,就幫我修剪起來。我在打掃剪下的枝葉的時候,問道:「張總喜歡養花?」他笑了笑對我說:「我不喜歡養花,我喜歡養人。」張總這句話一出口,我頓時聽著這話不太對勁,帶著邪惡的味道,我感到很不自在,就沒回應他。此後張總不僅來吧台和我聊天,平時還會給我發短信噓寒問暖,之後在短信中就開始說一些曖昧的話。這時我才意識到張總對我已經超出了領導對下屬的關係,我知道這不合神心意,因為張總是有家室的人,而我是信神的人,我若與這種人拉拉扯扯,不僅有損自己的人格,還會羞辱神的名,為了神的見證我得與他劃清界限。可若真的與張總不來往了,又想到平時他在工作上處處對我照顧,心裡陷入了爭戰。

於是我來到神面前禱告,求神加給我勝罪與擺脫肉體的力量,帶領我走正確的路。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那撒但的那個存心你能不能看到啊?它說這話的目的你能不能看到?它的這個陰謀與詭計你能不能看到?(看不到。)撒但說話的這個方式代表撒但什麼樣的性情呢?通過撒但這樣的一句話,你看到了撒但什麼樣的實質啊?(邪惡。)邪惡,是不是陰險哪?也可能它表面對你笑或者不流露任何的表情,但是它在心裡盤算著要達到一個目的,這個目的是你看不到的。然後它所說的對你的承諾、它所說的那個好處對你來說形成了引誘,你看著是好的,讓你感覺它說的話比神說的話更有用,更實惠,這個時候人是不是被俘就範了?(是。)那撒但的這個手段是不是很毒辣?讓你自甘墮落。它不動一手一腳,就這兩句話就讓你跟著它走了,就讓你隨從它了,它的目的就達到了,是不是這樣?(是。)這個用心是不是險惡呀?這是不是撒但最原始的嘴臉哪?(是。)」

看到神的話,回想著與張總接觸的一幕幕,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裡面是撒但的試探啊!自從我與張總接觸以來,他就在一點點地引誘我,外表對我說好聽的話,並幫我的忙給我撐腰等,以此來贏取我的好感,其實內裡有他的邪惡存心目的,而我還被他「光鮮」的外表所吸引,心裡認為他不錯,但後來從他的言談舉止中看到他所流露出來的都是邪惡污穢:誇我漂亮跟我套近乎,又噓寒問暖,還發曖昧短信,這都是想對我圖謀不軌啊!對照神的話看到他的實質就是迷惑人的。他的所說所做都是為達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我竟對他沒有一點分辨,還被他的外表假相所迷惑。若不是神的話揭示使我有了分辨,看清他的醜惡嘴臉,我就會中了撒但的詭計!如果我真陷在這樣一個邪惡之徒身上,享受那些甜言蜜語、邪情私慾,那活著還有尊嚴嗎?還算是一個信神的人嗎?想到此,我心裡有了分辨,知道不能中了撒但的詭計,下定決心與張總斷絕來往,背叛肉體利益。後來,張總再跟我套近乎的時候,我有意識地躲避,他給我發短信,我也不回覆……張總好像意識到我在有意疏遠他,就有意吩咐我給他辦事,但我也只是把它當成工作來幹,不再跟他聊天。感謝神,當我有意識遠離這些惡的時候,張總的陰謀沒有得逞,他也不好意思再來打擾我,我從心裡感謝神保守了我的心,讓我遠離這些來自撒但的誘惑。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相關推薦

一個商人的遺憾 一個商人帶著很多金幣途經沙漠,酷熱的天氣讓他難以承受,他必須減輕負重。但是面臨要在金幣、食物與水之間作出取捨時,他猶豫了,他實在捨不得丟掉一個金幣。於是,他選擇丟棄了很多食物與水,然後繼續趕路。 ...
我的蛻變歷程 深經撒但敗壞,活在罪中 我從小就爭強好勝,無論幹什麼都想要高人一等,「出人頭地,高居人上」「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成了我人生中的座右銘。結婚後,為了出人頭地,把家裡的日子過好讓人高看,我自己上著...
是什麼蒙蔽了我的心靈? 我小時候常聽爺爺說:「人過留名,雁過留聲」、「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爺爺是一名老師,寫一手漂亮的毛筆字,每年春節他都會給全村人寫對聯,因此他在村裡德高望重。受爺爺的影響,那時在我幼小的心靈裡就有了...
女畫家的真情告白:悖逆的我終於「醒悟」 我出生在六十年代一個書香門第的家庭,受家庭環境的薰陶,我從小就勤奮學習琴棋書畫,再加上我有畫畫的天賦,到十五六歲時,我在當地就小有名氣了。大學畢業後,我輕鬆地進了一所大學任教,後來又成為本市書畫協會的...
染·變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結婚以後,日子過得緊緊巴巴的。一九九三年九月,丈夫去討要老房子的拆遷款時,被人用槍打傷了腿,當時家裡沒有錢給丈夫治療,我就去向丈夫的大哥、大嫂借,可不管我怎麼央求,他們都不肯借...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