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見證】腦溢血突發,是神給我第二次生命!

誰在見證神     

意外臨到,絕望中呼求神

我和丈夫承包了十多畝毛竹山,因為春天是出筍的季節,每年的這個時候,我和丈夫每天都要去山上挖筍。2016年3月份的一天,我想去山上看看春筍生長的狀況,順便挖幾棵回來嘗嘗鮮。早上天剛濛濛亮,我就背著鋤頭上山了,好不容易找到一根春筍,我舉起鋤頭正準備挖時,突然眼前一黑就昏倒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有了些知覺,迷迷糊糊中感到胸口陣陣發冷,我以為自己躺在床上,就伸手去拉被子,可是手好像被什麼東西壓著,癱軟無力,驚慌中很想喊丈夫卻怎麼也喊不出聲來。此時,莫名的恐懼感籠罩著我:怎麼辦呢?我這是在哪裡呢?我這麼冷,想起起不來,喊又喊不出,是不是就這樣不聲不響地死了呢?就在我恐懼時,耶穌基督讓死人復活的場景浮現在我的腦海裡,我急忙在心裡不停地向神求救:「神啊!我不知自己在哪裡,為什麼感覺這麼冰冷?神啊,你救救我吧……」

不知過了多久,我睜開了眼睛,才看清自己是在山上。我努力地想爬起來,可雙手無力怎麼也爬不起來,我又趴在那裡歇了一下,但還是爬不起來,反覆了好幾次後,都無法挪動一點。求生的慾望一點一點地破滅了,想到自己早上出來時沒帶手機,家裡人都不知道我在這,這裡又是我自己的承包山,別人很少從這裡路過,難道我今天真的要死在這裡嗎?……我越害怕死亡到來,越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冷,好像死亡離我越來越近。絕望中我又想起了神,在心裡不停地禱告……

生死攸關,神一直陪在我身邊

這時,我想起神的話:「人可以為自己的未來作出各種規劃,但沒有一個人能規劃出自己如何出生與離世的方式與時間。儘管人都極力迴避抵制死亡的到來,但死亡卻在人不經意間悄悄地逼近人,沒有人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離世,也沒有人知道自己將以怎樣的方式離世,更沒有人知道自己將在何地何方離世。很顯然,掌握人類生死大權的並不是人類自己,也不是自然界的某種生靈,而是擁有獨一無二權柄的造物主;人類的生死並不是自然界某種規律的產物,而是造物主權柄主宰之下的結果。」琢磨琢磨這些話,我的心平靜下來了。是啊,命運不是自己能掌握的,只有造物主能掌管我們人類的生死,每個人什麼時候離世、在什麼環境中死去都由神命定,那我今天是死是活不也在神手中嗎?想到這裡,我向神禱告:「神啊!你掌管一切、主宰萬有,我今天是死是活是你說了算,我願把自己交託在你的手中。」這時,我意外地發現自己能發出微弱的聲音了,同時感覺有一股力量在支撐著我,使我不再恐懼,頭腦也開始清晰起來,我心裡清楚這是神的奇妙作為。

過了一會兒,我隱約聽到有人向這邊走來,接著就聽見有人在說:「哎!奇怪,怎麼有件黃色的衣服掉在那裡啊!」我聽出是我鄰居的聲音,心裡特別感動,是神垂聽了我的禱告,安排人來救我了,我想到神的話說:「我要調動萬有為我效力,我更是為了顯明我的大能,讓每個人都看見整個宇宙世界沒有一物不是在我們手中的……」想到這裡,我就急忙喊:「是我!是我!」可我的聲音太小,鄰居無法聽見。

這時,又聽到鄰居自言自語、著急地說:「這裡是敏敏的承包山,是不是敏敏呢?」她大聲喊我的名字,這時好像有一股力量加給了我,我大聲地喊了出來:「是我!是我!」鄰居聽見我的聲音驚喜地說:「真的是敏敏,你怎麼啦,怎麼會躺在這裡啊?」接著她就趕緊跑過來,焦急地大聲向四面喊人來幫助我。

半個小時左右,我丈夫急忙趕來,把我背下山送往鄉醫院。當丈夫跟醫生說明了我的情況後,醫生對我丈夫說:「她很可能是腦溢血,你趕快把她送到大醫院去吧。」丈夫一聽醫生的話,馬上調轉車頭把我往大醫院送。一路上,我想著醫生剛才說的話,有點不敢相信:我向來身體都很好,怎麼會突然腦溢血呢?如果真是腦溢血,那我不就死定了嗎?我不由得擔心起來。

到了市醫院,經過急診拍片後,醫生確診是腦溢血,腦血管上還長有豆粒大的腫瘤,醫生說這裡沒辦法做腦顱手術,讓趕快轉移省級醫院。我聽到這話,馬上想到不久前我家親戚和一個鄰居都得了腦溢血,送到醫院後很快就死了,現在我也是腦溢血,那還有救嗎?我就在心裡默默地呼求神:「神啊!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我現在很軟弱,心裡也有些懼怕,神啊!願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

生命垂危,神愛緊相伴

到省級醫院已是下午5點鐘了,醫生看我清醒過來,就趕快給我準備手術。我被推進全麻急診手術室的那一刻,心裡又非常擔心:如果手術不成功,我是不是會死在手術台上呢?如果死不了,我癱瘓了不能自理,那我以後的日子怎麼過呢?我不敢再往下想,只有默默地禱告神:「神啊!現在我要進手術室了,我心裡有些害怕,願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手術能不能成功也交託給你……」禱告後,我靜靜地躺在推車上,護士把我推進了手術室。

當我醒過來時感到頭部很疼痛,兩隻手分別被綁在床架上,嘴裡也插著管子(怕病人疼痛難忍咬舌自殺)。第二天中午11點,是重症監護室家屬探望的時間,迷迷糊糊中我聽見丈夫的聲音,就睜開了眼睛,丈夫看見我醒了,高興地說:「你醒了!像你這樣的手術,別人兩個星期都醒不過來,你幾個小時就醒過來了,這真是奇蹟!」聽了丈夫的話,我心裡很清楚地知道,這都是神的看顧保守,我心裡對神充滿了感激。

麻醉藥退去後,我整個頭部像裂開似的疼痛,想喝水都感覺疼痛難忍。後來,我看到旁邊床上的病人全部用白布蓋著,彷彿就像呆在太平間裡,又想起公公在重症監護室裡,那痛苦無助的眼神和死去的樣子,我心裡又開始軟弱,怕自己像公公一樣,在重症監護室裡不能活著出去。這時我又想起神的話說「我是你們的堅固台,我是你們的避難所,我是你們的後盾,我更是你們的全能者,而且是你們的一切!一切在我的手中……」對呀,神是造物的主,整個人類的生死都是神在掌握,自己怎麼又對神失去信心了呢?從昏倒到現在一步步走過來,神都在帶領、引導著,別人腦溢血來不及送醫院就死了,可是我輾轉幾個醫院還活著,這不都是神的奇妙作為嗎?想到這裡,我有了信心,心也漸漸平靜了下來……

第三天,我發高燒40多度,醫生把我嘴裡的軟管子拔掉,讓我喝點水,她驚奇地問我:「阿姨,你這麼堅強啊!頭這麼疼都沒喊一聲,你的病恢復得很快。」聽到醫生的話,我心裡知道不是我自己堅強,而是神減輕了我的疼痛,也加給了我信心與力量,我才沒喊出來。醫生看我恢復得這麼快,四天已過了危險期,就把我從重症監護室轉到普通病房。

再出狀況,用心依靠神

一個月後我出院回家了,但我常常感到眼前像有肥皂泡一樣的東西在晃動,眼睛也看不清楚。剛開始我以為是手術過後還沒完全康復導致的,就沒放在心上,可是一個多月後也沒有好轉。丈夫帶我去醫院複查時,醫生說我兩隻眼睛玻璃球都有淤血,需要動手術,成功機率現在不能確定。聽了醫生的話,我意識到醫生說成功的機率不能確定意味著什麼,心裡非常緊張害怕:假如手術不成功,那我的兩隻眼睛不就毀掉了嗎?以後的日子該怎麼過啊?做腦顱手術花了一大筆錢,現在兩隻眼睛又要做手術,我哪有這麼多錢啊?後來我就與醫生商量,先開點最好的藥,吃了看看能不能好轉。

可吃了一個月的藥後,一點用都沒有。再次去醫院檢查後,醫生說眼睛要想恢復,必須得開刀。回家後,我急得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活在了憂愁中:那麼多的手術費我向誰借呢?左思右想後,我再次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我的眼睛看不清楚,醫生說只能開刀,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願你開啟引導我……」

神的話引導,看見神作為

禱告後,我猛然想起神的話:「神創造了萬有,在神創造萬有之後,神又主宰著萬有,在神主宰萬有的同時神也在掌管著萬有。」心裡感到敞亮了,是啊!神主宰萬有,當初自己腦溢血那麼危險,神都保守我沒有死,我的眼睛不也在神的手中掌管嗎?神的話再次給了我信心與力量,我決定不做手術了,把我的眼睛交託給神,不論結果如何,我都順服神的主宰安排。

次日,我早上起來後,想到門外走走,看看門前山上的那些綠色植物。讓我意想不到的是,當我看了綠色植物後,我的眼睛感覺舒服了很多。之後,我每天就坐在門口看看菜園裡的蔬菜,看看山上的花草樹木,並且常常把心安靜在神的面前,與神親近,常常向神禱告,唱詩歌讚美神,思念神的愛,也揣摩以前讀過的神的話。這個時候我感到神說的話和神造的萬物都特別親切,也都是我們人類需要的,神所造的一切真是太奇妙了,得病前我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賺錢上,從來沒有這樣的機會從身邊的一草一木中去認識神的主宰,也很少能清心來到神面前,與神禱告相交。現在雖然我的眼睛變得模糊了,可我的心卻離神越來越近了。

於是,我就堅持每天這樣做,四十多天後,我終於能清清楚楚地看見一片片葉子了,看別的東西也越來越清楚。這時我也真正地意識到,神用這種特殊的方式來醫治我的眼睛,因為只有神知道我的所需,也只有神有這樣的能力使我重見光明,我在心裡向神發出由衷的感謝與讚美。

絕境逢生,滿滿的收穫

以往我名義上信神,可對神的主宰一點都不認識,認為靠自己的努力就能讓家人過上好日子,這次的經歷就像烙印一樣深深地刻在我的腦海裡,再看到神的話說:「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當人在失去信心生活之時,我將人從死亡的邊緣中拉上來,給人生活的勇氣,讓人以我為生存之本;當人在悖逆我時,我使其在悖逆之中認識我,因著人的舊性,也因著我的憐憫,我並不將人置於死地,而是讓人悔過自新……」就真實地體會到神的話太實在了,人的生死和命運的確都在神的手中掌管,更讓我看到了神是我們人類最大的拯救與保守。回想自己患腦溢血昏倒在山上三個多小時,在生死關頭,是神調動鄰居來救了我;當我病危之時,是神保守了我,讓我渡過難關;當我手術後頭部疼痛難忍時,是神的話語給了我力量,讓我有信心挺過來;當我的眼睛無藥可醫時,神又引導我去看他造的植物,使我的眼睛得到了醫治……是神讓我在絕境中獲得了第二次的生命。我願意在以後的光陰裡,好好追求真理,在經歷中來認識神,盡好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來還報神對我的愛。將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的獨一真神!

浙江省 金敏

相關推薦

神的拯救使我的孩子起死回生 我與丈夫結婚四年一直沒有生育。後來,好不容易有了孩子,我們把他當成掌上明珠,全家人都圍著他轉,生怕一不小心孩子有啥閃失。2013年我和爸媽都信神了,也常常把孩子交在神手中願神保守他,在孩子開始牙牙學語...
超強颱風來襲我得到了神的恩典 我叫詹儀,今年七十五歲,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我接受全能神國度福音半年後,經歷了一場超強颱風的洗劫。我雖身處險境,但因全能神的保守使我轉危為安,我真實地體會到是神掌握著我們人的命運,每個人的生死存...
生命的曙光 2005年我的女兒出生了,第一次當媽媽的我感到特別高興,望著女兒可愛的小臉,我忘記了生產之苦,感到從未有過的幸福快樂。我坐完月子,正享受著初為人母的幸福時,病痛卻悄悄地臨到了我,打破了我幸福的生活。...
【基督徒的見證】我和我的殘障女兒 女兒出生 帶來傷痛 女兒出生三天後,突然渾身抽搐,滿身是汗。發現這一症狀後,丈夫急忙帶著孩子去醫院檢查,可檢查回來後,丈夫卻躲在門外邊偷偷地哭,不敢和我說話。看著丈夫紅腫的眼睛,我猜想女兒的病情肯定...
奇妙恩典,窯廠坍塌我死裡逃生 我和妻子有幸接受了神的國度福音,因我對神的作工認識得膚淺,認為只要心裡相信就行了,不用每天看神的話。弟兄姊妹多次跟我說:「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可是神的高抬,得好好珍惜啊!只有多裝備真理,經歷神的話,才能明...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