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深處的記憶

誰在見證神     

引言:「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詩篇23:1-3)

沐浴在主的愛裡

往事隨著歲月的流逝,都變得逐漸模糊了。但每當我聽到「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詩篇23:1-2)這熟悉的歌聲便會勾起我心靈深處的記憶……

聽奶奶說,我還是一個嬰孩時,父親是村幹部,在那個中國農民還靠掙工分分糧的年代,村裡每次分公糧時,父親對村裡人不管貧富都按公分分糧,從不缺斤少量。因此,村民們都豎大拇指誇父親是好人。那時,奶奶讓父親信主,父親卻總以「忙、沒時間,我還年輕、你好好信、我支持」之類的話搪塞奶奶。後來我得了場大病,父親帶著我跑遍了各大醫院尋醫問藥都無濟於事,村裡的老年人們說:「這孩子不行了……」母親抱著我直流淚。奶奶讓父母求主耶穌醫治我的病,父親懇切地說:「如果主耶穌真能救我孩子,我這個村幹部也不當了,甘願一生信主、為主傳道。」父親話音一落,我就「哇」地一聲哭了出來,沒幾天病就奇蹟般地好了。父親看到主耶穌的大能,定真了主耶穌是又真又活的神!從此以後,父親開始看聖經,聚會,逢人就見證主的大能,到處傳揚主的名。

到了1983年,我家從原來只有三五個人的聚會點,發展到聚會時五間房都擠滿了人,後來就連院裡都站著人。聚會時,父親帶著大家唱歌,抑揚頓挫的歌聲給人信心,人人都激動地大聲說「阿們」,每當這時,門外的小朋友也擠滿了,我們興奮地追逐戲耍著。聚完會後,哥哥和姐姐還站在黑板前繼續學唱讚美主的靈歌,父親把我和弟弟抱在懷裡,一遍一遍地教我們學唱靈歌,直到母親來喊我們吃飯,父親抱著我和弟弟來到飯桌前,帶著我們一起向主禱告。那時候,我們一家人都沉浸在主的愛裡,享受著主賜給我們的豐富恩典和平安喜樂。可是好景不長,中共政府突如其來的逼迫、抓捕打破了我們幸福寧靜的生活。

幸福的生活被打破

1985年,隨著主耶穌的福音在我們這一代廣傳,來我家聚會的人越來越多,開始引起中共政府的注意。一天,家裡來了一個陌生人,找父親到鄉政府去問話,父親跟著他走後就一連幾天都沒回來。後來,我才知道,警察說父親非法組織人聚會,把父親抓去關進了看守所。家裡沒有了父親的歌聲,顯得那麼冷清、淒涼。半個月後,母親交了500元罰款,警察才把父親放回家。看到父親我們高興極了,我和弟弟依偎在父親的懷裡,聽他對母親說,他被抓的當天,警察說他是呼喊派的,把人都呼喊到他跟前了,不知有什麼陰謀詭計?父親從容地回答:「我沒想幹啥,主賜給了我們生命,為我們釘十字架,我為還報主的愛傳揚主的聖名天經地義!我沒有那麼大本事把人都呼喊到我家,鄉親們願意信主、跟隨主那是主的揀選,是主的大愛!」父親的回答令警察很不滿意,他們就把父親關到看守所了。經過這次抓捕,父親體嘗到了跟隨主走的就是經受逼迫患難的路,這正是主耶穌走的十字架道路。他說不能就這樣被嚇倒,應該體貼主的心意,讓更多的人都能得到主的救恩

後來,由於中共的監視,弟兄姊妹不能來我家聚會了,父親便開始外出傳福音。沒多久,我們村方圓四十里的範圍,每個村都成立了幾處聚會點,主耶穌的福音在我們這裡傳開了,父親也成了小有名氣的傳道人。當地政府看父親的影響力越來越大,跟著父親一起信主的人越來越多,就給父親扣上了「反黨、反革命」的帽子,派人到處監視、抓捕父親,到處封鎖聚會點。許多弟兄姊妹都被抄家、罰款,有的還被抓去毒打、判刑。

那段驚恐的歲月

1986年的一天夜裡,父親在村東頭聚完會剛回到家,一個弟兄氣喘吁吁地趕來說:「鄉政府的人正在村東頭聚會點找你,警察要來抓你,已經在路上了,你趕緊出去躲一下……」說完就匆忙走了。聽了弟兄的話,父親拿上隨身的衣服急匆匆地離開了家。我們一家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一會兒,幾個警察就進來了,他們沒見到父親,就惡狠狠地逼問母親,母親把我們兄妹四個攬在懷裡,告訴他們父親沒回來。他們根本不相信母親的話,開始在我家到處亂翻,屋裡的箱箱櫃櫃都被他們挨個打開,衣服和被子被扔了一地。他們連家裡的煙筒、糧倉也不放過,一陣功夫就把我家翻了個遍,最後把聖經、詩歌本、錄音機和父親平時看聖經記的筆記都搜去了。看著像被強盜打劫過的家,年幼的我心想:以前聽說警察都是專抓壞人的,但我看他們怎麼才像是壞人呢?

雖然父親在主的保守下沒被警察抓住,但他再也不能自由出入了。為了避免白天回家被人舉報給政府,父親只能躲在樹林裡等到天黑才敢回家。一天半夜,我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被村裡的狗叫聲驚醒,父親趕緊起身拿起衣服悄悄地從後門走了。父親剛走幾個警察就闖進了家門,他們沒找到父親,氣得把我家的門踢得啪啪響,對著體弱多病的母親吼道:「人呢?明明有人看見人回來了,躲到哪裡去了,快把人交出來?」母親被嚇得不敢說話,我們在被窩裡也被嚇得縮成了一團。

那一次,他們沒有抓到父親,我們知道是主又一次保守父親躲過了一劫。從那以後,中共為了能抓到我父親,經常半夜三更來我家突然襲擊,害得我們全家都害怕夜幕降臨,只要一聽到狗叫,就都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聽著外面的動靜,我們都不敢動,也不敢說話,一家人整天過著惶恐不安的日子。那時,我們最擔心的事情就是父親被抓去毒打、坐牢。
心靈深處的記憶

但沒過多長時間,我們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警察在弟兄姊妹家抓到了父親。三個月後,母親交了罰款,父親帶著傷回到了家。他躺在炕上說警察威逼利誘他:「以後不許再信主,不准到處講道,再講道就要蹲大牢,只要不講道,以前的村幹部還可以繼續干,如果不想幹,可以去學校當老師,還能照顧家庭,這不比到處傳道好得多啊。你要同意就寫個保證書,以後再不信主,就可以回家了。」父親回答說:「你給我指的路在不信的人眼裡都是好的,但肉體的安逸享受是暫時的,我信主,主能拯救我讓我得到生命。當幹部、當老師不能得生命,最終都是滅亡。想讓我放棄信主,這辦不到!」聽了父親的話,他們氣急敗壞地把父親吊起來毒打。父親想到主的話:「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馬太福音10:28)在這話的激勵下,父親寧可死也絕不背叛主,不否認主的名。

那次被釋放後,父親為了繼續信主、傳福音,便長期在外躲避中共的抓捕,徹底過上了有家難歸的日子。從此,我再也不能依偎在父親的懷中聽他教我唱歌了。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相關推薦

甦醒 我從小生活在大山裡,沒見過什麼世面,也沒有什麼更高的盼望。結婚生子後,兩個兒子懂事聽話,丈夫也勤勞苦幹,雖然我們家境不怎麼富裕,但一家人和睦地生活在一起,感覺很幸福、美滿。1996年,我突然得了一場重...
十架的冠冕 – Peco Chui 主耶穌說:“若有人要跟從我, 就當捨己, 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作為跟隨基督的門徒,神要求我們背起十字架跟隨他,十字架的道路雖然崎嶇坎坷,但能因信主受這些苦,是主的恩待,更是我們的榮幸。...
一生跟隨主 1981年我蒙恩信了主耶穌,一年後我被提拔做了教會的同工,此後,我一直為主花費奔走在異地它鄉。1984年因福音工作非常興旺,不到半年時間傳了100多人歸向主,也轟動了當地整個鄉村,因著我到各處傳福音,...
逼迫患難使我更愛神 我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村老太太,自從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我天天聽神話朗誦,過教會生活,積極盡本分,活在了從未有過的幸福快樂之中……然而好景不長,中共政府的抓捕逼迫使我失去了自由,陷入困境之中倍受煎...
聖經以外就真的沒有神說的話了嗎? 聖經以外就真的沒有神說的話了嗎?就這個話題今天跟大家一起查考幾節經文:「這門徒就是為這些事作見證、並且記載這些事的,我們知道他的見證是真的。耶穌所行的事還有許多,若是一一都寫出來,我想,就是全世界...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