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就是「假的」嗎?

誰在見證神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

在傳神末世的福音時,經常聽到有人說:「你們傳的新工作我們都知道,『新的』就是『假的』,我不接受,我不上假基督的當……」在這裡我們看見:他們不僅棄絕神的新工作,還振振有詞地說是「假基督」作的「新工作」。從中可看出人根本不認識神的作工,不知道神的作工原則,所以人犯了一個天大的、荒唐的錯誤。

從始至終神所作的工作都是新的,都是以往從未作過的。創造天地萬物是新工作,是開天闢地的工作;火燒所多瑪之前神從未從天上降火燒城,所以火燒所多瑪也是新的工作;出埃及時,耶和華在埃及人中間所降下的十樣災沒有一樣是重複的,全是新的;過紅海神所行的神蹟仍是新的,而過約旦河時神不再像過紅海那樣讓人向海伸杖,而是抬著約櫃向下走,水也隨著約櫃向下退。同樣過水,神作的事卻不一樣,都是新的;到了恩典時代耶穌也沒有重複舊約的工作,而是帶來了新約。如果按人所說的「新的」就是「假的」,那神作的這些不都成「假的」了嗎?人今天所信的新約的耶穌不也是「假的」了嗎?

聖經中提到的神作的都是新工作:「看哪!我要作一件新事,如今要發現,你們豈不知道嗎?我必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賽43:19)「背道的民哪,你反來覆去要到幾時呢?耶和華在地上造了一件新事,就是女子護衛男子。」(耶31:22)「從今以後,我將新事,就是你所不知道的隱祕事指示你。」(賽48:6)耶和華還說:「並且因你一切可憎的事,我要在你中間行我所未曾行的,以後我也不再照著行。」(結5:9)這是神作工的原則,不作重複的工作,全是新的。人說「新的」就是「假的」,不正是定罪神嗎?啟示錄中所預言的也全是新的:「新天新地」、「新郎」、「新婦」、「新耶路撒冷」,得勝者唱的也是「新歌」,並且還有「新名」……正如神說:「看哪!我將一切都更新了。」(啟21:5)人人都知道啟示錄是預言神末世的工作,那神在末世的「新工作」又怎能是「假基督」作的呢?只有神能作新工作,只有神能開闢新時代。而人卻將神的新工作定罪,說「新的」就是「假的」,這不是直接抵擋神嗎?

在人的觀念中認為:神不能改變他的工作,應該永遠持續下去。如果神這樣作,人怎能變化呢?正如神話所揭示的:「人都想得著神但又不容許神的作工有變動,那些不接受神新工作的人都認為神的工作是一成不變的,都認為神的工作總是停滯不前。他們認為只要守住律法就能得著神永遠的救恩,他們認為只要悔改認罪就能永遠滿足神的心意。他們認為神只能是律法下的神,神只能是為人釘十字架的神,認為神不應該也不能超越聖經,就他們的『認為』將他們牢牢地釘在了舊的律法之下,釘在了死的規條之中。」「當時耶穌說耶和華的工作在恩典時代落後了,就像今天我說耶穌的工作落後一樣。如果沒有恩典時代只有律法時代,耶穌不能釘十字架,不能救贖整個人類,如果只有律法時代,人類能不能發展到今天?歷史是向前推移的,歷史不就是神作工的正常規律嗎?不是整個宇宙之下經營人的一個寫照嗎?歷史向前發展,神的工作也向前發展,神的心意在不斷地變,他不能將一步工作持續六千年,因人都知道神是常新不舊的,他不可能將一項類似釘十字架的工作一直延續下去,一次、二次、三次……地釘十字架,這是謬妄的人的認識法。神不持續一樣的工作,他的工作是不斷地變化的,他總有新的工作,就如我對你們天天說新話、作新工作一樣,這就是我作的工作,關鍵在於一個『新』字,一個『奇』字。『神是一成不變的,神總歸是神』這話一點不假,神的本質不變,神總歸是神,他不能變成撒但,但這些並不能證明他的工作就如他的本質一樣永恆不變,你說神永恆不變,那你說神常新不舊又怎麼說?神作的工作不斷地擴展,不斷地變化,神的心意不斷地向人顯明,向人公開。在人經歷神的作工時性情不斷地變化,人的認識也不斷地變化,這變化從哪兒來的?不是從神的作工不斷地變化而得來的嗎?人的性情能變化,就不容許我的作工、說話不斷地變化嗎?難道務必得受人的限制嗎?你這不是強詞奪理嗎?」「若在末世來了一位與耶穌相同的『神』,給人醫病趕鬼,為人釘十字架,這樣的一位『神』雖與聖經中記載的神相同,雖然人都容易接受,但其實質不是神靈穿戴的肉身,而是邪靈穿戴的肉身,因為神作工的原則是一次作成就永不重複,所以說,第二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是不同於第一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新酒不能裝在舊皮囊裡」,這話是真的,無論什麼時候人持守老舊的東西,定罪神新的作工,都會被神厭棄的。因為作新工作的不是假基督而是自有永有的獨一真神!

河南省襄城市 王許光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