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鬼城謀生記

谁在见证神     

我曾是一家健身俱樂部的店長。經歷了中共的壓榨與剝削,我才一點點地看清了中共政府的邪惡實質,看到中共就是貪贓枉法、搜刮民脂民膏、用暴力和武力控制、奴役人民的「流氓政府」。

記得我們俱樂部剛開始裝修的時候,我們店長(那時我還不是店長)天天忙著往外跑,因為俱樂部準備裝修,要先給城管大隊、城管中隊、衛生局、環保局、居委會,轄區派出所、消防局等各個部門打招呼,要找領導簽字才行,而這個字也不是說籤就隨便簽的,關鍵得看領導吃喝得開心不開心了,就像流行的那句話說的:「酒杯當大印,香煙介紹信,辦事成不成,筷子作決定。」那些日子經常看見店長喝得醉熏熏的回來。

兩個多月後俱樂部開業了,店長被調走了,公司提拔我為店長,我原本以為俱樂部開業了事就會少一些,其實不然。自從開業後,轄區派出所就來查戶口、查暫住證、查外來人員,採集個人信息,他們三天兩頭地跑來核實。一個會員提醒我說:「李店長,你是真傻還是假傻,你還看不出來嗎?把你們的健身卡給他們一人送一張,他們就不會再找你們的事了。」經他一提醒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們這是在變相地撈油水啊。於是我準備了幾張健身卡送給他們,沒想到這一招果然湊效,從此他們便不再找我的麻煩了!

可是沒過幾天消防局的人又來了,他們又是試水壓、又是檢查消防水袋、又是檢查噴淋……檢查後說:「消防不過關,要停業整頓。」在場的會員一聽這話就開始退卡,我怎麼解釋也不好使。他們走後我心想:消防不過關,這不是停業一兩天的事,少說一兩個月,還要罰款最少十幾萬,這一關可不好過呀!正在我為難之時,老總打電話說讓我明天正常營業。後來我才知道,這不是消防過不過關的問題,而是錢和健身卡的問題,他們是見我沒有給錢、也沒有給卡才在那裝模作樣地檢查測量,其實都是在變相地要錢呀!當老總把錢給他們時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我感嘆道:這可能就是中共政黨所奉行的潛規則之一吧!要不然這些「人民公僕」僅靠一個月兩千元左右的工資,哪能去抽高檔煙、開豪車、住豪宅呢?這些額外的收入不就是他們搜刮民脂民膏,收受賄賂、敲詐勒索來的嗎?但老百姓沒人敢吭聲,只能是敢怒不敢言。

這事剛過去不到三個月,市治安大隊副隊長和一個治安民警到俱樂部來檢查治安,說我們俱樂部門口沒有值崗人員,我說:「有啊!人不就在門口坐著嗎?桌子上還放著開包檢查的字樣,值班人員還配戴著紅袖標、大頭棒。」副隊長說必須得有正規的保安,有保安證、保安服,否則就得停業整頓。我一聽這怎麼又得停業整頓呢?我急忙說:「我們健身行業應該屬文體局管理,怎麼你治安大隊也來管?」副隊長用不可一世的眼神望著我,傲慢地從文件夾裡拿出一張早已準備好的「通知責令整改」的文件,隨後轉身就走了。一個星期後的早上,我被老總的電話吵醒,讓我趕緊去一趟治安大隊,看看保安的事情是怎麼辦的。結果因為早上在俱樂部處理了一點事就去晚了,誰知我剛一到治安大隊,台階上坐著一個方頭大耳穿著治服的男人怒氣沖沖地問:「你是健身俱樂部的吧!」我微笑地回答:「是。」我的話音未落他就開始衝著我大吼大叫:「你看幾點了,你是個什麼東西!我還管不住你們了是吧?我看把你們的門關了你們就老實了……」聽到他說的這話我只能點頭哈腰地一個勁地道歉。最後他擺了擺手不耐煩地說:「走走走,明天再來。」無奈我只能白跑一趟,還白白地挨了一頓罵!第二天我準時到了治安大隊,我見到了治安大隊的副隊長,他一見到我就大聲地訓道:「通知多長時間了你現在才來?都像你們這樣我們怎麼管理。」我無奈地陪著笑臉說好話,他還是罵罵咧咧地說了一些難聽的話,我便轉移話題問:「那你看我們現在需要上幾個保安呢?」副隊長說:「兩個,一個四千八百元錢,兩個九千六。」我說:「行,今天我沒有帶錢,我明天來交錢,那保安什麼時候過去啊?」副隊長卻說:「沒有保安,我們收的是管理費,要上保安可以,一年交三萬六。」我忍住怒火說:「你們什麼時候管理了,不都是我們自己在管理嗎?你們收的是什麼錢?」他看包不住了,氣急敗壞地吼道:「全國都是這樣的,不願交就別交了,星期一就把你們的門封了,去去去趕緊走。」就這樣我被趕了出來,此時我才知道這些人就是有執照的流氓、黑社會集團,依仗著手中的權力欺壓老百姓、還到處斂財,他們保護什麼了?還讓我們交保護費,這不就是明擺著搶劫嗎?不就是打著為人民服務的口號到處招搖撞騙嗎?他們把老百姓和民辦企業當成了搖錢樹,當成了他們發財的門路,老百姓掙的一點錢都被這些人民的「好公僕」瓜分了,他們的所做所行和土匪有什麼區別?

因為老總知道我把事情辦砸了,就讓我到州黨委找一個姓周的,並讓我帶上三千塊錢送給姓周的。我以為把錢交給他,治安大隊的錢就不用交了,結果他卻說那個保安費必須得交。我一聽氣得火冒三丈,我算看清了什麼叫蛇鼠一窩、官官相護,什麼叫魚肉百姓,原來在他們眼裡,老百姓就是這夥「公僕」菜板上的肉,想怎麼宰割就怎麼宰割,就連喊冤的地兒都沒有。中共的黨員還大言不慚地宣傳說:「我們黨歷來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共產黨本身沒有自己的利益,人民群眾的利益就是共產黨的利益,堅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就是要實現好、維護好、發展好廣大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真是不知羞恥。鬼城

此時,我不禁想到神的話說:「因為整個人類的上空混濁黑暗,毫無一點清晰之感,人間又是漆黑一團,活在人間『伸手不見五指』,抬頭不見陽光,腳下之路泥濘坑窪,蜿蜒曲折,到處都遍及死屍;黑暗的角落裡盡是死人的屍骨;陰涼的角落裡盡是群鬼寄居;人類的中間到處又都有群鬼出沒;滿是污穢的各種獸的後代互相廝殺、慘鬥,廝殺之聲令人膽戰心驚。就這樣的時代,這樣的世界,這樣的『人間樂園』上哪去尋找人生的樂趣?人又上哪找著人生的歸宿?」(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正的「人」指什麼?》)「人生活在十八層地獄裡,猶如被神打入地牢一樣,永不見光,封建思想已將人壓制得喘不過氣來,人都窒息了,毫無一點反抗之力,只是默默地忍著,忍著……」(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七)》)神的話揭示得太真實、太實際了!從神的話中更讓我看到了中共政黨權下社會黑暗的現狀。中共黨員在電視上宣傳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而背地裡卻是殘害、勒索、敲詐百姓。它們奉行的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槍桿子裡出政權」,已經把中國百姓打造成了順民。就如我們的俱樂部一樣,從開業之前就給各個部門的領導送禮,讓他們吃好喝好,之後我們才能順利地開業;之後派出所的、消防局的、治安大隊的一個個地都來明目張膽地壓榨勒索我們的財物,可是我們面對這不公平的敲詐連個「不」字都不感說,只能逆來順受,忍氣吞聲地任著他們宰割,真是可憐又可悲。而他們卻把自己偽裝得那麼高大、那麼光榮,真是一群欺騙老百姓的惡魔。就如神說:「撒但欺世盜名,常常把自己樹立為正義的先鋒、正義的榜樣,它打著維護正義的旗號殘害人,吞吃人的靈魂,用各種手段麻痺人、迷惑人、教唆人,目的是為了讓人認同它的惡行,隨從它的惡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神的眼目鑒察全地,早已看到人類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痛苦不堪地掙扎著,人類和萬物本是神造的,神愛惜人類、牽掛人類,因此神要徹底打敗撒但,要將屬撒但的黑暗、邪惡的東西全部毀滅,要將人類帶入光明、公平、公義的世界之中。正如神說:「神的賞賜與神對人類的愛惜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神的憐憫與寬容是任何人都不具備的,神對人類的真情實意是任何人都不具備的。……誰能說愛惜他所造的萬物這話呢?只有造物主!只有造物主疼惜這個人類,只有造物主愛憐這個人類,只有造物主與這個人類有難以割捨的真情真意,也只有造物主能施憐憫於這個人類,只有造物主愛惜所有的受造之物。他的心被人類的一舉一動所牽引:他為人類的邪惡敗壞而怒而憂而傷;他為人類的悔改與信服而喜而樂而回轉而慶賀;他的每一個心思、每一個意念都為人類而有而轉動;他的所是所有都為人類而發表;他的喜怒哀樂都與人類的生存息息相關。他為著人類遊走奔忙,為著人類靜靜地付出他生命的點點滴滴,為著人類奉獻他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