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靠神,有奇蹟!

誰在見證神     

我是一名普通的基督徒,我兒子叫蒙福,是一名14歲的學生。2015年10月18日下午2點50分,兒子到我上班的廠裡,說想騎摩托車出去玩,想到現在的年輕人騎車耍酷太危險了,我實在是不放心,但經過他再三央求,我還是把車鑰匙給他了,之後又再三叮囑千萬要小心。

兩個小時後,我突然接到同事的電話,說我兒子騎車撞到學校下邊的燈杆上了,現在已經被送到鎮醫院了。聽到這個消息,我嚇得心「怦怦」直跳,腦子裡不斷地想:孩子撞成什麼樣了?有沒有生命危險……我越想心裡越是慌亂,只有在心裡不住地向神禱告

到了鎮醫院,看到兒子滿臉是血,血肉模糊,臉腫得很大,下額都變形了。當時,鎮醫院治不了這麼重的傷,隨即就把兒子轉到了市醫院。到了市醫院,醫生給兒子做完CT,顯示的病情結果是:一、重型顱腦損傷:1.彌漫性軸索損傷;2.創傷性蛛網膜下腔出血;3.顱內積氣;4.顱底骨折並腦脊髓液鼻漏;5.右側額骨、篩骨、左側眼眶骨折。二、左33側肺挫傷並吸入性肺炎。三、下額骨折,上額齒槽骨骨折。四、左側股骨骨折。

因此兒子被直接轉入了重症監護室。腦外科副主任孫醫生跟我和妻子說:「你的孩子撞得不輕,能不能保住命還不好說,我建議你們請個腦外科專家來看看。」為了救孩子的命,我和妻子通過親戚聯繫了一個專家。專家看了CT後,依靠神,有奇蹟!對我們說:「孩子的病情很嚴重,他的頭就像西瓜掉在地上一樣,已經酥了。還有肩上鎖骨骨折、大腿骨折,在這種昏迷不醒的情況下根本沒法做手術,就是治好了也是個植物人,要麼就是憨憨傻傻的。唉!除非有奇蹟,但是,我們醫生治病不靠奇蹟啊!」另一個醫生接著說:「有個人被車撞的情況和你家孩子一樣,現在都花了快80萬了,人還沒甦醒呢!」聽了這話我覺得頭暈目眩兩眼發黑,我真後悔不該把車鑰匙給兒子,他才14歲,如果他真的沒了,我永遠都不會原諒自己的……我坐在重症監護室大廳的連椅上,望著天花板就像傻了一樣,醫生說的話不停地在我腦海中盤旋,心就如萬劍穿心般地痛。晚上我躺在地鋪上,一閉眼全是孩子血肉模糊的臉,我心想:孩子今年才14歲,以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難道就這樣……我不敢再想下去,痛苦中,我不斷地呼求神:「神啊!我把孩子的生死交在你的手中,因為孩子的命由你掌管,不論這孩子將來怎麼樣,我都不埋怨你。無論臨到什麼樣的結局,我都願意順服。」禱告後,我心裡沒有那麼痛苦了。那幾天,我和妻子輪流著照顧兒子,沒有停止聚會。在聚會時,弟兄姊妹都給我們交通神的心意,讓我們把這事交在神的手中,一方面要對神有信心,一方面也要順服神的主宰安排……

每天下午3點是重症探視時間,我們進去看望兒子時,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兒子周圍那麼多儀器,身上到處都是管子,變形的下顎還插著呼吸機,就像植物人一樣,我含著淚說:「孩子,你哪裡難受了你就喊我們的神……」到了晚上,我和妻子在重症監護室外的地鋪上,一起交通尋求神的心意,我想起神的話說:「我是你的後盾,我是你的盾牌……」「我是你的磐石,是你們的靠山。」我知道這是神在堅固我的信心,有神在,不怕!我們夫妻也互相交通神的話鼓勵著對方。

10月29日,腦外科副主任孫醫生又把我叫到辦公室說:「現在孩子非常危險,瞳孔已經放大,熬不過今晚了。不如趁著你兒子還沒有斷氣,把他的器官賣給紅十字會醫院,省紅十字會的愛心簿上還會登記你們的名字,這也是榮幸的事啊!」之後又講了國內外很多有「愛心」捐獻器官的例子,還刻意交代我說:「你和你妻子知道這件事就行了,不要和別人說。你們趕緊做決定吧,紅十字會的器官聯繫員正好要路過這兒。」聽到這個噩耗,我一時間不知所措。想著醫生說的話,我陷入了絕望……沒過一會兒醫生又問我們:「商量好了嗎?趕緊做決定啊!」我絕望得不知所措,只有在心裡不住地跟神禱告:「神啊!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願你帶領引導我吧……」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說:「萬有之首全能神,寶座之上掌王權,掌管宇宙和萬有,正在全地帶領咱。……周圍環境及人、事、物都有寶座的許可,千萬別生埋怨的心,否則神不賜恩典。疾病臨到是神的愛,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雖然肉體受點苦,撒但的意念別收留。……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六篇說話》)我意識到孩子的病情這麼嚴重,如果是神真要他的命,當時就挪去了,但十天過去了,兒子還活著,那是神不讓他死,孩子這一口氣在神的手中,他的生死由神掌握,最終我們堅決不同意捐獻兒子的器官。

這時,兒子的大伯懇求醫生救救孩子,此時孫醫生沒好氣地說:「我們已經用了最好的藥,我已經盡力了,只有聽天由命了。」看到這一幕,我們想到上面的講道交通中說:「那人把希望寄託在大夫身上,意思是『這個人就你能救,誰也救不了』,他就不知道只有神有權柄,神能決定人的命運,決定人的生死。那你們說人的命運是在神手裡,還是在人手裡呀?(神手裡。)……神命定一個人什麼時候死誰也改變不了,你找閻王爺也沒用,它也救不了,在神那兒有命定,它不敢違犯天規。……在這個時候基督徒只能尋求摸神的心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我們心裡更加確定誰也救不了兒子,醫生也救不了,只有神有這個權柄與能力。

那天晚上,醫生已經給兒子判了死刑,但是誰也沒有想到,奇蹟卻在那天晚上出現了,兒子居然安然無恙地挺過了那夜。等到第二天下午3點多,我和妻子像往常一樣去探視的時候,叫著兒子的名字,沒想到,他竟然有點意識了,並且慢慢地睜開了眼睛。妻子流著眼淚激動地趴在兒子的耳邊說:「孩子,我是媽媽,你難受了就喊咱們的神,神會救咱的……」從那天開始,兒子的情況一天天好轉,並且恢復得越來越快。後來,我們聽重症監護室的一個病人家屬說:「那個孫醫生太缺德了,我孩子治病都花了100萬了,誰知來到這裡,他就讓我們捐器官!我當即就罵了他一頓!」聽到這裡,我們氣憤不已,看到醫院太黑暗、太邪惡了,什麼救死扶傷,都是假的!這時,我更加感謝那天晚上神的保守,如果沒有神話語的帶領,沒有神擺設環境的攔阻,我們就會中了撒但的詭計,兒子的命就真的被斷送在這些醫生的手中了。

十天之後,我兒子的意識開始清醒了,醫生就安排著做手術。但奇妙的是,孩子全身骨折處那麼多,但多處都已經癒合好了,只剩下大腿、上下顎需要做手術。

手術後,兒子完全醒過來了。之後兒子從重症監護室轉入了普通病房裡,兩個月的時間我兒子基本康復了。2016年元旦的前一天,兒子就出院了。當時整個重症監護室就他的病情最嚴重,而他卻是恢復最好、最快的一個。事後,所有看到過兒子的人,都不禁發出驚嘆:「奇蹟!真是個奇蹟啊!」我們全家人知道這一切全是神的大能。到了2016年9月,我兒子又到醫院複查,他的身體狀況良好,除了左側的半邊臉還沒有完全恢復,大腿上的鋼板還需要再做一次手術取出外,其他一切都正常。那個和他一樣病情的人,已經花費了幾百萬元的醫療費,最終成了植物人。我兒子能恢復得這麼快,全是神的恩待,是神的奇妙作為。

後來,兒子也參加了教會生活,還在教會盡上了本分。一天,我們看到神的話說:「當撒但敗壞人的時候,當撒但瘋狂殘害人的時候,神並沒有坐視不理,也並沒有對他所要揀選的人置之不理、視而不見。撒但所做的這一切神都清清楚楚而且明明白白,撒但每做一件事,每興起一個潮流,在神那兒都知道撒但要幹什麼,但是神並沒有對他揀選的人放棄,而是在默默無聞地,悄悄地,靜靜地作著每一件他要作的事。當他開始在一個人身上作工作的時候,當他揀選了一個人的時候,他沒有向任何人宣告,也沒有向撒但宣告,更沒有作任何大的動作,只是悄無聲息地,很自然地作著他要作的事。首先,神為你選定了一個家庭,這個家庭是什麼樣的背景,你的父母是誰,你的祖先是誰,在神那兒已經定好了。……在這期間,在人成長的期間,撒但在虎視眈眈地盯著每一個人,但是神作事從來不受任何人事物、空間、時間的限制,他作著自己該作的事,作著自己要作的事。或者你在長大的過程中有許多不如意,有病痛,有坎坷;但是這一路走來,你的生命與你的未來神都嚴加看護,神對你的一生給了一個真正的保障,因為神在你身邊保守著你,照看著你。……你在神的眼中生存著,長大,成熟。在這期間,神作的最重要的一件事,也是任何一個人都未曾感受到的,也是任何一個人都不知道的,更是神從未告訴給人的。……那就是,從一個人出生到現在,神要保障每一個人的安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兒子讀完神的話,激動地說:「神的話讓我明白了,你們能來到神的面前,是神早已命定好的,神又藉著你們給我傳福音也是出於神的安排。若不是你們信神,相信人的命運掌握在神的手中,我已經被醫生判了死刑,摘取了器官,是神的愛與保守才讓我活了下來,使我有機會接受神的拯救,我能得著這極大的福氣都是神的恩待,是全能神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聽著兒子的交通,我的心裡充滿著對神無限的感激,感受到撒但雖然一直在想方設法地掠奪人、吞吃人,但是神卻在默默地守護著人,讓人在各樣災禍臨到的時候不被撒但侵吞,神真的就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依靠。更感受到神的權柄無處不在,神對人的保守無處不在,神就在我們的身邊守護著我們,我願意用盡自己的後半生還報神愛。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順服

相關內容推薦:生命的奇蹟

相關推薦

恩典時代與國度時代有什麼區別?為什麼必須接受國度福音才能蒙拯救? 神話答案: 「耶穌當時作的工作是救贖整個人類,凡信他的,罪就得以赦免,你只要信他,他就救贖你,你只要信他就不屬罪了,你就從罪裡出來了,這就是得救了,因信稱義了。不過在信的人身上還有那些悖逆東西、抵擋...
神的智慧擺佈看顧了我 8月12日晚上11點多,我在睡夢中聽到一聲巨響,不知是怎麼回事,也沒多想,就繼續睡覺了。第二天我才得知是塘沽濱海開發區第五大街附近瑞海公司的危險品倉庫發生了巨大爆炸,傷亡慘重。想到我原來的工作單位離爆...
驚險的早上8點鍾 我是一名基督徒,2013年5月31日,這是我刻骨銘心的一天。早上5點多,我跟往常一樣還在家裡睡覺,母親突然打來電話問我買沒買排骨,我感到有些納悶,心想:母親一大早怎麼會問我買排骨的事呢?琢磨中想起前一...
超強颱風來襲我得到了神的恩典 我叫詹儀,今年七十五歲,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我接受全能神國度福音半年後,經歷了一場超強颱風的洗劫。我雖身處險境,但因全能神的保守使我轉危為安,我真實地體會到是神掌握著我們人的命運,每個人的生死存...
神的話給了我真正的平安   我叫平凡,現住天津塘沽濱海新區。8月12日晚上11點30分左右,我和丈夫突然聽見房頂像被重物砸了一樣,「咣」的一聲,聽到聲音後,我抱著兒子迅速跑了出去,隨後丈夫也急忙跟了出來,...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