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伯記】以利戶的說話

誰在見證神     

於是這三個人,因約伯自以為義就不再回答他。

那時有布西人蘭族巴拉迦的兒子以利戶向約伯發怒;因約伯自以為義,不以神為義。

他又向約伯的三個朋友發怒;因為他們想不出回答的話來,仍以約伯為有罪。

以利戶要與約伯說話,就等候他們,因為他們比自己年老。

以利戶見這三個人口中無話回答,就怒氣發作。

布西人巴拉迦的兒子以利戶回答說:我年輕,你們老邁;因此我退讓,不敢向你們陳說我的意見。

我說,年老的當先說話;壽高的當以智慧教訓人。

但在人裡面有靈;全能者的氣使人有聰明。

尊貴的不都有智慧;壽高的不都能明白公平。

因此我說:你們要聽我言;我也要陳說我的意見。

你們查究所要說的話;那時我等候你們的話,側耳聽你們的辯論,

留心聽你們;誰知你們中間無一人折服約伯,駁倒他的話。

你們切不可說:我們尋得智慧;神能勝他,人卻不能。

約伯沒有向我爭辯;我也不用你們的話回答他。

他們驚奇不再回答,一言不發。

我豈因他們不說話,站住不再回答,仍舊等候呢?

我也要回答我的一份話,陳說我的意見。

因為我的言語滿懷;我裡面的靈激動我。

我的胸懷如盛酒之囊沒有出氣之縫,又如新皮袋快要破裂。

我要說話,使我舒暢;我要開口回答。

我必不看人的情面,也不奉承人。

我不曉得奉承;若奉承,造我的主必快快除滅我。

約伯啊,請聽我的話,留心聽我一切的言語。

我現在開口,用舌發言。

我的言語要發明心中所存的正直;我所知道的,我嘴唇要誠實地說出。

神的靈造我;全能者的氣使我得生。

你若回答我,就站起來,在我面前陳明。

我在神面前與你一樣,也是用土造成。

我不用威嚴驚嚇你,也不用勢力重壓你。

你所說的,我聽見了,也聽見你的言語,說:

我是清潔無過的,我是無辜的;在我裡面也沒有罪孽。

神找機會攻擊我,以我為仇敵,

把我的腳上了木狗,窺察我一切的道路。

我要回答你說:你這話無理,因神比世人更大。

你為何與他爭論呢?因他的事都不對人解說?

神說一次、兩次,世人卻不理會。

人躺在床上沈睡的時候,神就用夢和夜間的異象,

開通他們的耳朵,將當受的教訓印在他們心上,

好叫人不從自己的謀算,不行驕傲的事(原文是將驕傲向人隱藏),

攔阻人不陷於坑里,不死在刀下。

人在床上被懲治,骨頭中不住地疼痛,

以致他的口厭棄食物,心厭惡美味。

他的肉消瘦,不得再見;先前不見的骨頭都凸出來。

他的靈魂臨近深坑;他的生命近於滅命的。

一千天使中,若有一個作傳話的與神同在,指示人所當行的事,

神就給他開恩,說:救贖他免得下坑;我已經得了贖價。

他的肉要比孩童的肉更嫩;他就返老還童。

禱告神,神就喜悅他,使他歡呼朝見神的面;神又看他為義。

他在人前歌唱說:我犯了罪,顛倒是非,這竟與我無益。

神救贖我的靈魂免入深坑;我的生命也必見光。

神兩次、三次向人行這一切的事,

為要從深坑救回人的靈魂,使他被光照耀,與活人一樣。

約伯啊,你當側耳聽我的話,不要作聲,等我講說。

你若有話說,就可以回答我;你只管說,因我願以你為是。

若不然,你就聽我說;你不要作聲,我便將智慧教訓你。

以利戶又說:

你們智慧人要聽我的話;有知識的人要留心聽我說。

因為耳朵試驗話語,好像上膛嘗食物。

我們當選擇何為是,彼此知道何為善。

約伯曾說:我是公義,神奪去我的理;

我雖有理,還算為說謊言的;我雖無過,受的傷還不能醫治。

誰像約伯,喝譏誚如同喝水呢?

他與作孽的結伴,和惡人同行。

他說:人以神為樂,總是無益。

所以,你們明理的人要聽我的話。神斷不致行惡;全能者斷不致作孽。

他必按人所做的報應人,使各人照所行的得報。

神必不作惡;全能者也不偏離公平。

誰派他治理地,安定全世界呢?

他若專心為己,將靈和氣收歸自己,

凡有血氣的就必一同死亡;世人必仍歸塵土。

你若明理,就當聽我的話,留心聽我言語的聲音。

難道恨惡公平的可以掌權嗎?那有公義的、有大能的,豈可定他有罪嗎?

他對君王說:你是鄙陋的;對貴臣說:你是邪惡的。

他待王子不徇情面,也不看重富足的過於貧窮的,因為都是他手所造。

在轉眼之間,半夜之中,他們就死亡。百姓被震動而去世;有權力的被奪去非借人手。

神注目觀看人的道路,看明人的腳步。

沒有黑暗、陰翳能給作孽的藏身。

神審判人,不必使人到他面前再三鑒察。

他用難測之法打破有能力的人,設立別人代替他們。

他原知道他們的行為,使他們在夜間傾倒滅亡。

他在眾人眼前擊打他們,如同擊打惡人一樣。

因為他們偏行不跟從他,也不留心他的道,

甚至使貧窮人的哀聲達到他那裡;他也聽了困苦人的哀聲。

他使人安靜,誰能擾亂(或作:定罪)呢?他掩面,誰能見他呢?無論待一國或一人都是如此——

使不虔敬的人不得作王,免得有人牢籠百姓。

有誰對神說:我受了責罰,不再犯罪;

我所看不明的,求你指教我;我若作了孽,必不再作?

他施行報應,豈要隨你的心願、叫你推辭不受嗎?選定的是你,不是我。你所知道的只管說吧!

明理的人和聽我話的智慧人必對我說:

約伯說話沒有知識,言語中毫無智慧。

願約伯被試驗到底,因他回答像惡人一樣。

他在罪上又加悖逆;在我們中間拍手,用許多言語輕慢神。

以利戶又說:

你以為有理,或以為你的公義勝於神的公義,

才說這與我有什麼益處?我不犯罪比犯罪有什麼好處呢?

我要回答你和在你這裡的朋友。

你要向天觀看,瞻望那高於你的穹蒼。

你若犯罪,能使神受何害呢?你的過犯加增,能使神受何損呢?

你若是公義,還能加增他什麼呢?他從你手裡還接受什麼呢?

你的過惡或能害你這類的人;你的公義或能叫世人得益處。

人因多受欺壓就哀求,因受能者的轄制(原文是膀臂)便求救,

卻無人說:造我的神在哪裡?他使人夜間歌唱,

教訓我們勝於地上的走獸,使我們有聰明勝於空中的飛鳥。

他們在那裡,因惡人的驕傲呼求,卻無人答應。

虛妄的呼求,神必不垂聽;全能者也必不眷顧。

何況你說,你不得見他;你的案件在他面前,你等候他吧。

但如今因他未曾發怒降罰,也不甚理會狂傲,

所以約伯開口說虛妄的話,多發無知識的言語。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