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伯記】只有神能賜給人智慧

誰在見證神     

約伯接著說:

神奪去我的理,全能者使我心中愁苦。我指著永生的神起誓:

我的生命尚在我裡面;神所賜呼吸之氣仍在我的鼻孔內。

我的嘴決不說非義之言;我的舌也不說詭詐之語。

我斷不以你們為是;我至死必不以自己為不正!

我持定我的義,必不放鬆;在世的日子,我心必不責備我。

願我的仇敵如惡人一樣;願那起來攻擊我的,如不義之人一般。

不敬虔的人雖然得利,神奪取其命的時候還有什麼指望呢?

患難臨到他,神豈能聽他的呼求?

他豈以全能者為樂,隨時求告神呢?

神的作為,我要指教你們;全能者所行的,我也不隱瞞。

你們自己也都見過,為何全然變為虛妄呢?

神為惡人所定的份,強暴人從全能者所得的報(原文是產業)乃是這樣:

倘或他的兒女增多,還是被刀所殺;他的子孫必不得飽食。

他所遺留的人必死而埋葬;他的寡婦也不哀哭。

他雖積蓄銀子如塵沙,預備衣服如泥土;

他只管預備,義人卻要穿上;他的銀子,無辜的人要分取。

他建造房屋如蟲做窩,又如守望者所搭的棚。

他雖富足躺臥,卻不得收殮,轉眼之間就不在了。

驚恐如波濤將他追上;暴風在夜間將他刮去。

東風把他飄去,又刮他離開本處。

神要向他射箭,並不留情;他恨不得逃脫神的手。

人要向他拍掌,並要發叱聲,使他離開本處。

銀子有礦;煉金有方。

鐵從地裡挖出;銅從石中熔化。

人為黑暗定界限,查究幽暗陰翳的石頭,直到極處,

在無人居住之處刨開礦穴,過路的人也想不到他們;又與人遠離,懸在空中搖來搖去。

至於地,能出糧食,地內好像被火翻起來。

地中的石頭有藍寶石,並有金沙。

礦中的路鷙鳥不得知道;鷹眼也未見過。

狂傲的野獸未曾行過;猛烈的獅子也未曾經過。

人伸手鑿開堅石,傾倒山根,

在磐石中鑿出水道,親眼看見各樣寶物。

他封閉水不得滴流,使隱藏的物顯露出來。

然而,智慧有何處可尋?聰明之處在哪裡呢?

智慧的價值無人能知,在活人之地也無處可尋。

深淵說:不在我內;滄海說:不在我中。

智慧非用黃金可得,也不能平白銀為它的價值。

俄斐金和貴重的紅瑪瑙,並藍寶石,不足與較量;

黃金和玻璃不足與比較;精金的器皿不足與兌換。

珊瑚、水晶都不足論;智慧的價值勝過珍珠(或作:紅寶石)。

古實的紅璧璽不足與比較;精金也不足與較量。

智慧從何處來呢?聰明之處在哪裡呢?

是向一切有生命的眼目隱藏,向空中的飛鳥掩蔽。

滅沒和死亡說:我們風聞其名。

神明白智慧的道路,曉得智慧的所在。

因他鑒察直到地極,遍觀普天之下,

要為風定輕重,又度量諸水;

他為雨露定命令,為雷電定道路。

那時他看見智慧,而且述說;他堅定,並且查究。

他對人說:敬畏主就是智慧;遠離惡便是聰明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