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非聖潔不能進天國

誰在見證神     

天,灰蒙蒙的,雲層壓得很低,隱約能聽見遠處傳來轟鳴的雷聲,一場暴雨很快就要來襲,這些天的干燥、熾熱已把人烤得像龜裂的土地一樣,此時,一陣陣清風夾雜著些許雨絲,把這麼多天的燥熱都一並帶走,給人們送來絲絲涼爽,是該下雨了。禾雨趕忙把晾在院子裡的衣服收拾起來,一邊望天,一邊等著陶芸和張蕊蕊的到來。今天約了她們來家裡坐坐,最近一段時間大家都忙著扶持各自負責的教會,好長時間沒見面了,也不知弟兄姊妹的情況都咋樣。

一會兒,兩個姊妹都來了,禾雨把茶水倒上,幾個人高興地聊起教會裡的事……

說了會兒教會裡的情況,忽然張蕊蕊歎了口氣說:「哎!昨晚在電視上又看到不少地方都出現洪澇、地震,現在災難越來越大了,主來的日子的確到了,這幾年我一直帶著弟兄姊妹警醒禱告聚會,可現在教會裡仍有很多弟兄姊妹消極軟弱,不少人甚至都不來聚會了,再這樣下去太危險了,很有可能被主撇棄啊。」

禾雨點點頭說:「是啊,主耶穌多次告誡我們要警醒,啟示錄中還說:『若不儆醒,我必臨到你那裡,如同賊一樣。我幾時臨到,你也決不能知道。』

(啟3:3)主耶穌說他來的時候像賊一樣我們不知道,可現在弟兄姊妹都這麼軟弱,還常常活在罪中,主即使來了恐怕我們也不知道啊!陶姊妹,你對教會中弟兄姊妹不願聚會的事,是怎麼看的?」

陶芸喝了一口茶水笑著說:「主早就說過,在他來的日子,許多人的信心愛心會漸漸冷淡,惟有忍耐到底的才能得救。現在是最關鍵的時候,不少弟兄姊妹忙著賺錢,不願聚會,讀經禱告都很少,我們是應該帶領弟兄姊妹警醒預備迎接主來。」

幾人相互點點頭,都感覺肩上的擔子更重了。這時,張蕊蕊似乎忽然想起什麼,忙問:「哎!陶姊妹,你被家裡人趕出來之後,最近跟家裡聯係了嗎?她們還生你的氣嗎?」

陶芸頓了一下說:「嗯,聯係了幾次,唉,父親對我信神被抓的事還是耿耿於懷,這次回家,父親看我還要出去傳福音就大發雷霆,說我心裡只有耶穌,沒有這個家,被抓去坐了三年牢,現在剛放出來又要信神,他們把我趕了出來,不認我這個女兒了!感謝主!主說過:『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神的國。』(路9:62)『天國是努力進入的,努力的人就得著了。』(太11:12)人不受苦就得不著主的應許,現在主來的預言都已經應驗了,主馬上就來接我們回天家了,現在受點苦只是暫時的,經上不是說了嗎 『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林後4:17)一想到將來的福分,我就覺得受多少苦,流多少淚都值啊!」 說完陶姊妹滿臉憧憬的表情。

張蕊蕊連連點頭說:「是啊,等主再來接我們進天國的時候,我們就再也不用受苦了。」

禾雨沉思了一會才開口說道:「嗯,能為主受苦,這是我們的福氣!可最近我總是在想,雖然我們有點勞苦花費,可我們還常常活在犯罪、認罪的情形裡,還能常常說謊,甚至別人觸及到自己的利益時,心裡還有恨人的意念,而且同工之間還能相互攀比、嫉妒,遇到不順心的事還能埋怨主,作工還能隨從己意……我們能有這些表現,其實心裡根本沒有主的地位,也沒有什麼敬畏神之心,更沒有實行出多少主的話,這怎麼能合主的心意呢?主是聖潔的,就我們現在這樣的光景,真的能進天國嗎?我心裡真的沒底啊!」

話音剛落,只見張蕊蕊雙眉緊皺,兩眉之間形成了一個「川」 字,張口就說:「禾姊妹,你這麼說我不贊同,這麼多年我們披星戴月為主花費,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沒有苦勞還有疲勞吧。況且主已經赦免了我們一切的罪,即使我們還在犯罪,但只要向主悔改,主是不會記念的,我們已經因信稱義了,只要堅持為主撇棄花費、勞苦作工,等主來時肯定會接我們進天國的。」

陶芸用手把耳邊的一縷頭發向後攏了一下,帶著不解的眼神看著禾雨說:「是啊,使徒保羅說過:『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7-8)你看信主的人那麼多,有多少能真正撇下房屋、錢財、家庭、物質享受,為主傳福音、受苦付代價的?這些勞苦作工的人就是在天國裡得主賞賜的人啊,禾姊妹,我們得有信心啊,我們只要撇下一切,多傳福音,為主勞苦作工,最終一定能進天國的。」

禾雨看了陶芸一眼,緩緩地說:「可是,主還說過:『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彼前1:16)主要求我們成為聖潔的人,聖潔的人才能見主啊。現在我們雖然勞苦作工,有點好行為,但我們也沒有實行出多少主的話。主耶穌要求我們愛主,愛人如己,愛仇敵,做光做鹽,凡事上遵行主的道,可這些我們很多都沒有做到,我們還常常犯罪,這哪是聖潔的人?這樣我們還盼著被提進天國,這是不是有點不現實呀?」

張蕊蕊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沒有再反駁禾雨的話。

陶芸端起茶杯一口氣將茶水喝完,抿了一下嘴唇說:「我們雖不完全,但主是完全的,主已經赦免了我們一切的罪,我們已經是蒙恩得救的人了,主一定會接我們進天國的,這叫賴恩得救、賴恩進天國。」

禾雨鄭重其事地說:「咱們都是教會同工,是事奉主的人,應該面對事實說話,得根據主耶穌的要求來衡量我們是否符合進天國的標准,不能光想著賴恩得救、賴恩進天國的美事啊。你們看,我們信主多少年,風裡來風裡去,工沒少作,苦沒少受,但卻從來沒有注重實行主的話,到現在也沒有達到聖潔,還常常犯罪抵擋主,沒有擺脫罪的捆綁。弟兄姊妹沉迷在世俗中,貪戀肉體享受,追求吃喝玩樂,聚會時想來就來,這些和我們作工講字句道理,沒把弟兄姊妹帶到主面前敬拜神,有很大的關係。現在教會光景成了這樣,咱們應該反思自己所走的路是不是主稱許的?我還是認為,信主要追求聖潔,這是主對我們的要求,不能光靠著外表的勞苦作工來衡量我們能否進天國,這個不准確。當初那些法利賽人,也能勞苦作工、撇棄花費,甚至比咱們還要勞苦得多,當主來了為啥還能把主釘在十字架上?犯下滔天大罪?難道法利賽人也能進天國嗎?所以外表的勞苦作工並不能決定咱的命運,主耶穌曾說過:『凡稱呼我「主啊,主啊」 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的異能嗎?」 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1-23)我們信主要根據主的話來信,只有能遵行神的旨意,達到聖潔的人,才能進入神的國度,這是主耶穌命定進天國的唯一條件,人非聖潔不能見主,這話是真實的。我們確實得好好反思反思我們所處的光景啊……」 禾雨說完,張蕊蕊點點頭,神情凝重,陶芸也陷入了沉思中……

禾淼

相關推薦

「被提」的路在這裡! 炎熱的午後,知了在樹上不停地叫著,路邊的花草樹木,被酷暑炙烤著,也都無精打采地耷拉著腦袋。 一棟居民樓裡,王娜強打精神繼續講著:「⋯⋯經上說:『以後我們這活著還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裡,在...
被提進天國的唯一途徑 有人認為,神既然一句話能創造天地萬物,一句話能讓死人復活,末世神再來也能一句話霎時將人改變形象,使人成為聖潔被提到空中與主相遇。被提進天國真是這樣嗎?神末世再來的作工真像人想像得這樣簡單嗎...
走出「聖殿」尋找基督的聲音 一天,我和同學無意中來到了一座天主教堂外面,我們被漂亮的建築所吸引就走了進去,只看見一座座小樓外面砌著青磚,歐式風格的尖頂設計,一個個雕像站在上面,顯得很氣派。同學被教堂華麗的外表所吸引,一個勁兒地拍...
怎麼儆醒等候主來,才合主的心意? 夏日的中午,驕陽似火。李佳音和幾個同工坐在老槐樹下乘涼,李佳音看看老樹,想起小時候她和舅舅常坐在這棵老樹下,聽舅舅講聖經故事,還有屬靈前輩的經歷見證。前幾年舅舅還提醒她要儆醒,現在災難越來越大,四血月...
人怎樣信神才能達到蒙拯救? 「雖然很多人信神,但很少有人明白什麼叫信神,到底如何做才能達到合神心意。究其原因就是因為人雖然知道『神』這個字眼,知道『神的作工』這樣的詞,但人並不認識神,更不認識神的作工,這就難怪所有不認識神的人都...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