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如何分辨真假帶領與真假牧人?

谁在见证神     

相關神話如下:

「那些沒跟上聖靈現時作工的人,他們沒進入神話語的作工之中,他們作工再多,受苦再大,跑的路再多,也都不算數,神不會稱許他們的。今天凡跟上神現實說話的人,都是在聖靈流裡的人,在神的現實說話以外的人都是在聖靈流以外的人,這樣的人不蒙神稱許。在聖靈現實說話以外的事奉都是屬肉體、屬觀念的事奉,不能事奉到神的心意上。人活在宗教觀念之中就不能做合神心意的事,即使事奉神也是在想像中事奉,在觀念中事奉,根本不能事奉到神的心意上。跟不上聖靈作工的人不會明白神的心意,不明白神心意的人就不能事奉神,神要的是合他心意的事奉,不要觀念肉體的事奉。人跟不上聖靈作工的步伐,就是活在觀念之中,這樣人的事奉就是打岔、攪擾,這樣的事奉就是與神背道而馳的,所以跟不上神腳蹤的人不能事奉神,跟不上神腳蹤的人肯定是抵擋神的,肯定是不會與神相合的。所謂跟上聖靈作工就是指人明白神現時的心意,而且能夠按著神現時所要求的去做,能夠順服跟隨今天的神,按著神最新的說話去進入,這才是跟上聖靈作工的人,也是在聖靈流中的人。這樣的人不僅能蒙神的稱許,能看見神,而且能從神最新的作工中認識神的性情,從最新的作工中認識人的觀念、人的悖逆,認識人的本性及實質,而且能在事奉之中逐步得著性情的變化,這樣的人才是能夠得著神的人,才是真正找著真道的人。被聖靈作工淘汰的人都是跟不上神最新作工的人,都是背叛神最新作工的人。這些人公開抵擋神是因著神作了新的工作,是因著神的形像不是他們觀念中的神的形像,因此他們公開抵擋神、公開論斷神,導致被神厭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

 

「許多人抵擋神攔阻聖靈工作不就因為對神的多種多樣的作工並不認識,而且還以自己僅有的一點知識、道理來衡量聖靈的作工嗎?這些人雖然經歷淺薄,但又生性驕蠻、放縱,輕視聖靈的工作,忽視聖靈的管教,而且用自己那微不足道的舊道理來『印證』聖靈的工作,還裝模作樣,滿以為自己學識淵博,可以橫貫世界內外,豈不知道這樣的人都是被聖靈厭棄的人,都是被新時代淘汰的人嗎?到神面前公開抵擋神的人不都是賣弄自己風騷的那些知識短淺的小人嗎?僅有的一點聖經知識就想縱橫天下『學術界』,僅有的一點淺薄的教人的道理就想來扭轉聖靈工作,企圖按著他大腦的運行軌跡來轉圈,鼠目寸光就想一睹神六千年工作的風采,這樣的人還有什麼理智可言?其實越是對神有認識的人越不輕易評價神的工作,而且只是稍談一點對神現時工作的認識,但並不隨意下斷案;越是對神沒有認識的人越是狂傲不自量力的人,越能大肆宣傳神的所是,而且盡是道理毫無實據,這樣的人是最無價值的人。拿聖靈的工作當兒戲的人都是輕浮之人!遇到聖靈新的作工不是慎重地對待而是信口開河、隨意評價,任著自己的性子否認聖靈工作的正確性,而且還辱罵或褻瀆,這樣輕慢的人不都是對聖靈工作不認識而且又天生驕縱的狂妄之徒嗎?就這樣的人即使到有一天接受了聖靈新的作工也不會得著神的寬容,他不僅不把為神作工的人放在眼裡,而且還褻瀆神自己,這樣的亡命徒今生來世都不會得著赦免的,永遠是地獄中滅亡的對象!這些輕慢放縱的人又都是打著信神招牌的人,越是這樣的人越容易觸犯神的行政,那些天性放蕩、從不服人的狂徒不都是走這樣的路嗎?不都是這樣日復一日地抵擋著常新不舊的神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對神新的作工總是抱著敵對的態度,從來沒有一點順服的意思,從來沒有甘心的順服與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從來不會順服任何一個人,在神面前他自以為是最會講『道』的人,是最會作別人工作的人。對自己原有的寶貝從來不捨棄,而是作為傳家寶來供拜,來給別人講,以此來教訓那些崇拜他的糊塗蟲。這樣的人在教會中的確有一部分,可以說,這些人是『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世世代代寄居在神家之中,他們把講『道』(理)作為自己的最高職責,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他們都在厲行著他們神聖不可侵犯的職責,沒有人敢碰他們,也沒有一個人敢公開指責他們,他們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橫行霸道於每個時代之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著》

「你用天然個性來事奉神,按照個人的喜好來事奉神,還總認為自己願意的就是神所喜悅的,自己不願意的就是神所厭憎的,完全憑著自己的喜好來作工作,這叫事奉神?到頭來你的生命性情一點沒有變化,反而因著事奉神更加頑固,使你的敗壞性情根深蒂固,這樣,在你的裡面就會形成一種以你的個性為主的事奉神的條條道道,按著個人的性情事奉而總結的經驗,這是人的經驗教訓,是人的處世哲學。這樣的人都屬於法利賽人、宗教官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取締宗教的事奉》

「在人頭腦裡的作工人太容易達到了,像宗教界的牧師與首領,他們是靠恩賜與職稱作工,長久跟隨他們的人也都會被他們的恩賜所傳染,而且被他們的一些所是薰陶。他們注重人的恩賜,注重人的才幹與知識,他們也注重一些超然的東西與許多高深不現實的道理(當然這些高深的道理都是人達不到的),他們並不注重人的性情變化,而是注重培訓人的講道與作工能力,提高人的知識與豐富的宗教道理,並不注重人的性情變化如何與人所明白的真理如何,對人的實質他們絲毫不過問,更不掌握人的正常情形與不正常情形。他們不回擊人的觀念也不揭示人的觀念,更不修理人的不足、敗壞之處,跟隨他們的人多數都是在天生的恩賜中事奉,發表出來的是知識與宗教的渺茫真理,與現實脫節,根本不能讓人得著生命。他們作工的實質其實就是培養人才,將一個一無所有的人培養成一個神學院畢業的高才生,之後再去作工去帶領。」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你能談出多如海沙的認識,但其中不包含有一點實際的路,這不是糊弄人嗎?不是打腫臉充胖子嗎?都是坑人的作法!理論越高越無實際就越不能把人帶入實際之中,理論越高越讓你悖逆神抵擋神。別把最高理論看作寶貝,這東西是禍害,沒有用處!或許有的人能談出最高的理論,但在其中卻沒有一點實際,因為他本人並未經歷,所以沒有實行的路,這樣的人不能把人帶入正軌,都得把人帶入歧途,這不是坑人的事嗎?最起碼你得會解決眼前的難處讓人達到進入,這才算你有奉獻,你才有資格為神作工。不要總講不現實的大話,用許多不合適的作法來束縛別人,讓別人服你,這樣做沒有果效,只能把人越帶越糊塗,帶來帶去帶出許多規條讓人厭憎你,這都是人的不足之處,實在叫人難堪。」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多講點實際》

「你們的認識只能供應人一段時間,時間長了,你老講那些東西,有的人就會分辨出來,說你太膚淺沒有深的東西,你沒辦法只好講道理迷惑人了,總是這樣,下面的人都按著你的方式、按著你的步驟、按著你那個模式去信神,去經歷,實行那些字句道理,最後你講來講去都以你為標杆,你帶領人講道理,下邊人也跟著學道理,走來走去人的歪歪道出來了,底下人都跟你走……看各宗各派的首領,他們都是狂妄自是,解釋聖經都是斷章取義,憑自己的想像,都是靠恩賜與知識來作工的,如果他啥也說不出來,那些人能跟他嗎?他畢竟是有些知識,會講點道理,或者會籠絡人,會用些手段,就把人帶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騙了,人名義上是信神,其實是跟隨他的。如果遇見傳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說:『我們信神得問問他。』你看人信神還得通過人,這不就麻煩了嗎?那帶領的成啥了?是不是成法利賽人、成假牧人、成敵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絆腳石了?」

摘自《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

「你們那樣搞『歸納真理』,就不是讓人從真理當中得著生命,得著性情變化,而是讓人從這些真理裡面掌握一些知識,掌握一些道理,好像人明白了神作工的宗旨,其實人只掌握了一些道理字句,對這裡的內涵之意人不明白,就如上神學、念聖經一樣。你總整這些書,或那些材料,之後在這方面道理具備了,那方面知識也有了,說道理都頂呱呱的,說完之後怎麼樣?人都不會經歷,人對神的作工沒有認識,對自己也沒有認識,最終人所得的那些東西都成公式、規條了。……你覺著那些話一條一條地提問,然後回答,什麼提綱、總結,你覺著那麼做底下是好明白了,除了好記之外而且這些問題一目了然,你認為這樣做挺好,但他明白的不是真正的內涵的意思,跟實際對不上號,只是字句道理。所以說你做的這些事還不如不做呢!你這麼做是在帶領人明白知識、掌握知識,你把人帶入了道理裡,帶入了宗教裡,讓人都在宗教道理裡跟隨神、信神,這不是保羅一樣的人嗎?……最終把人都帶得不會經歷真理,不會經歷神的話,只會裝備道理,只會談論道理,不認識神,嘴裡說的都是好聽的道理,都是對的道理,卻都沒有實際,無路可行。這樣的帶領真是坑人不淺!」

摘自《座談紀要·沒有真理容易觸犯神》

「有些人裝備一些真理只為了應急,為了捨己幫助別人,而不是為了解決自己的難處,我們稱這種人為『大公無私的人』。他只把別人當作真理的傀儡,把自己當作真理的主人,教育別人好好守住真理,不要消極,而自己卻旁觀待之,這是什麼人?裝備點真理的字句去教訓別人,而自己卻在坐以待斃,何等可憐!既然他的字句能幫助別人,卻為什麼不能幫助自己呢?這樣的人我們應稱他為沒有實際的假冒為善的人。他把真理的字句供應給別人,讓別人實行,而自己卻絲毫不實行,這樣的人是不是很卑鄙!明明是自己沒法做到的卻硬壓制他人讓其實行,這是何等殘忍的手段,他不是用實際來幫助人,不是用慈母的心懷來供應人,簡直就是來迷惑人、敗壞人,這樣以此類推下去,一個傳一個,人不都成了只會字句而不實行真理的人了嗎?」

摘自《座談紀要·喜愛真理的人就有路可行》牧師

「那些在大教堂裡看聖經的人,整天背誦聖經,但他們沒有一個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沒有一個人能認識神,更沒有一個人能合神心意。他們都是無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處教訓『神』的人,他們都是打著神的旗號卻故意抵擋神的人,他們都是掛著信神的牌子卻吃人肉、喝人血的人。這樣的人都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都是故意攪擾人走上正道的魔頭,都是攔阻人尋求神的絆腳石。他們雖然都『體魄健壯』,但那些跟隨他們的人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帶領人抵擋神的敵基督呢?哪裡知道他們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活鬼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為什麼說宗教界那些人不是信神的乃是作惡的,是魔鬼一類的呢?說他們是作惡的,就是因為他們不明白神的心意,也不能看見神的智慧。神作的工從不向他們顯明,他們都是瞎眼的人,他們看不見神的作為,是被神離棄的人,根本沒有神的看顧、保守,更談不上聖靈的作工,沒有神作工的人都是作惡的,是抵擋神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參考人的交通:

「工人的職責是根據神的心意,按著神的要求、安排來盡自己的本分帶領教會,這樣作工便會得著神的祝福。如果工人不具備這個理智,而是違背神的心意搞自己的一套,站在牧人的地位上隨意教導人,釋放自己的觀念、想像、道理讓人接受,這樣的工人就成了假牧人。工人成為假牧人的事例很多,神在每步作工當中都淘汰不少。神曾說過,在每個時代都有許多人事奉著神卻抵擋著神,到最終讓人把自己當神順服、敬拜,這就是所說的假牧人的表現。我們都要以此為警戒,工人必須注重性情變化,如果在這方面忽略放鬆,最容易變成假牧人。假牧人作工作特別注重按自己的意思帶領人,所做的、所說的、所要求的全是自己的一套,他把自己那一套當作最純正的真理,他以為按著自己那一套足能把人教育成人,讓人得著真理,這也是假牧人最狂妄自是的表現。真有理智的人,當自己以為對的時候更要尋求交通真理,注重聽取不同的觀點、不同的認識來察驗自己所領受的是否準確。凡經過神修理對付的人都應該能放下一些自是狂妄,作工時謹慎自己腳步以免違背神的心意走錯了路,一旦成為假牧人,後果不堪設想。哪個工人都有自己的一套作法,都有自己的一套理論澆灌人,其實沒有一個人能絕對清楚自己這一套到底有多少真理、有多少價值。人都沒有自知之明,在對真理的認識上不求真、不深察,隨便撿了一些破爛東西就當成寶貝供應給人,這些作法不都帶點假牧人的味道嗎?這不是坑人害己的事嗎?假牧人無論作多少工,絕對不能把人都帶到神面前使人認識神、順服神。假牧人所釋放的東西全是字句道理、觀念想像,最打岔神的作工,也最抵擋神……」

摘自《座談紀要·什麼叫假牧人》

「按宗教方式事奉就是一切都依照宗教的傳統事奉方式、作法,牢牢守住各種宗教儀式,只憑聖經知識帶領人,外表上看搞得轟轟烈烈,滿有宗教色彩,完全合人的觀念,人也沒有非議,但沒有一點聖靈作工,講的道全是宗教道理、聖經知識,充滿宗教觀念,一點聖靈開啟也沒有,聚會死氣沉沉。這樣事奉多年下來,神的選民並沒有得著真理,對神沒有認識,也沒有順服,並沒有進入信神的正軌,因人追求的並不是蒙拯救,而是恩典與祝福,以致看不見人有生命性情的變化,這樣的人事奉了幾年都是空勞無獲一場空,這就是宗教方式的事奉帶來的後果。可見,這種事奉神的人並不認識神的作工,也不明白神的心意,不知道什麼是配合聖靈的作工,純屬瞎子領瞎子,使神的選民陷入歧途,信神卻抵擋神、不認識神,像法利賽人一樣,根本不能達到蒙神拯救。」

摘自《彙編(一)·先進入信神的正軌才能 走上事奉神的正軌》

「宗教界的牧師處處顯露自己的知識水平,處處偽裝敬虔的外貌,目的就是讓人高看、崇拜,用自身的形象吸引人來順服他、跟隨他,結果帶出來的人都是崇拜聖經知識、崇拜地位權勢、崇拜講道水平,就這樣把人一步步帶到抵擋神的道路上去了。敵基督所帶出來的人都是信渺茫的神,都善於講空洞道理,都善於假冒為善,都是信神卻抵擋神、背叛神的人。假帶領、敵基督的事奉神卻抵擋神的作工方式的確坑人不淺……」

摘自《彙編(二)·謹防敵基督與敵基督的道路至關重要》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