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祈盼》從遙遠的盼望到面對面的看見

誰在見證神     

兩千年前,主耶穌應許跟隨他的人說:「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我在那裡,叫你們也在那裡。」(約14:2-3)因著主的這一應許,歷代信徒一直痴情地祈盼,祈盼主的應許成就,祈盼主來時被提到空中與主相遇,進入天國。

祈盼

電影《祈盼》講述的就是這樣一個故事,電影一開場導演就採用了「倒敘法」講述整個故事,如朋友般的喃喃傾訴,配上主人公沉鬱而緩慢的訴說,帶入感極強,如同傾聽朋友的回憶般輕鬆、自在。

陳向光VS校方領導

祈盼

主人公陳向光是一個有思想、很睿智的人,這一點從他因信主傳福音,被學校開除時與校方領導的對話就能體現出來。在面臨繼續信主與留校任教的選擇中,他堅持信仰,沒有絲毫妥協!這些背景的鋪設,也傳遞給觀眾一個重要的信息:共產黨掌權的中國沒有一點人權自由,中國的基督徒更沒有享受信仰自由的權利。從各國人權組織的報道中都能看出,中共自建國以來,一直逼迫鎮壓家庭教會,將基督教、天主教都定為邪教,將《聖經》定為邪教書籍,抓捕牧師傳道人,被酷刑折磨致傷致殘致死的基督徒也不在少數,造成多少基督徒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這都是公開的事實。

在中共掌權迫害信仰的這種制度下,鑄就了中國的基督徒祈盼主來的心理更加強烈。因著心中的這份祈盼,陳向光寧願放棄優越的工作,即使被學校開除公職,得不到家人的理解,仍舊沒有放棄信仰。他知道信神進天國的路就是逼迫、患難的路,只有經歷這些逼迫、患難才能夠被提進天國,因為主耶穌說過:「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5:10)這種為義受逼迫的信心的確難能可貴,但是他的這個「祈盼」真的能夠實現嗎?

「祈盼」中的重重障礙

歲月如梭,轉眼八年過去了,在這期間陳向光冒著被抓捕的危險四處傳福音見證神。由於中共政府對信仰的打擊、迫害越來越厲害,他們經歷了太多太多的逼迫患難,痛苦試煉。但為了那個遙遠的盼望——被提進天國,雖然有痛苦軟弱卻從沒有放棄過,反而因著迫害的加重,盼望越來越急切。在山上,在海邊,在田間處處都留下他們祈盼的身影。看到他們高舉雙手淚流滿面,撕心裂肺地呼求主時,我的心也深深地觸動了,這不就是所有祈盼主來之人的心聲嗎?

隨著中共加大迫害宗教信仰的力度,有些信徒開始對他們一直持守的「看天望雲」這種被動地等待法提出質疑。陳向光聽了大家的的討論也顯得有些困惑:這些年只有東方閃電一直在見證主已經回來了,但他們見證主來是道成肉身成為人子作末世的審判工作,這跟聖經預言的主來駕雲降臨是不相符的。顯然,這個觀點困擾的不是陳向光一個人,據了解許多信主的人都存有這樣的困惑。那主再來到底是駕雲降臨,還是道成肉身成為人子呢?經上這兩種預言都有記載,主的話不會落空,那主到底會怎麼來呢?這些預言又都將怎樣應驗、成就呢?

黑暗監牢、神光照耀

陳向光的「祈盼」不僅面臨著外界的迫害,內裡的觀念,還有四年的牢獄之災,在祈盼主與迎接到主之間,基督徒面臨著重重障礙,這些根據真實經歷改編的劇情,都加劇了基督徒心中對主的那份「祈盼」。

在獄中,陳向光遇見了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趙智明,不論是獄警介紹陳向光是神化分子時,趙智明的特寫鏡頭;還是犯人說到趙智明信全能神被判七年時,陳向光的特寫鏡頭,將兩人在這種情況下相遇的心理刻畫的惟妙惟肖。雖然只是一個輕輕地頷首,其中卻包括了太多的言語,而這些言語在接下來的監獄生活中,所有的鏡頭都在訴說著這些言語。不管是陳向光被欺負時,趙智明的幫助、繁重的體力勞動給予的幫助,還是陳向光從接見室回來,信心跌至谷底時,冒著再次被毒打的危險小心翼翼遞上的紙條,無不顯示了這對難兄難弟在監獄裡的痛苦生活與彼此扶持、患難與共。

趙智明傳遞出來的紙條,給了陳向光很大的動力,這些話無一不說到陳向光的心坎裡,「不要灰心,不要軟弱,我會向你顯明」「與我苦有份的,與我的甜必有份」「所以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全能神的這些話確實有權柄、有能力,看後能給人力量、給人信心。我想這也是趙智明冒險傳遞的動力吧!這些話確實對人有幫助,值得傳揚啊!

在最痛苦、最難過的時候,是全能神的話帶領陳向光走了出來,可想而知,接下來就是再危險他也會繼續向趙智明尋求的,對於這樣一個祈盼主來的人,不會錯過任何一個尋找主的機會。所以接下來導演向我們呈現了一組既唯美又驚險的組合鏡頭,對比蒙太奇的拍攝手法,配上讀神話語的同期聲畫面,陳向光和徐忠誠在監獄的不同地點艱難地讀著全能神的話,通過讀這些話,對以往很多不明白的問題好像一下都迎刃而解了,他們不由得發出:「全能神的話的確是真理,是聖靈的發表呀!」此時的陳向光心裡產生了更大的困惑:難道全能神真是主耶穌回來了?主要真回來了,應該是帶著大榮耀駕雲降臨,而且天地都要震動,太陽月亮也不放光,現在這些景象都沒有出現,怎麼能說主已經回來了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他迫切地盼望趙智明能給他解答。但是在中共的監獄裡豈是你想說就說、想談就談的呢!雖然他倆住在一個監室,但信神的身分致使了他倆的一切行蹤都受到監控,而且在監獄層層設卡的惡劣環境下,兩人想把這個問題交通清楚,可以說就是奢望!

解開困惑,祈盼成真

但是這裡導演用寫實的拍攝手法呈現了:「在人不能,在神沒有難成的事」這一奇妙景象。在外出幹活的那場戲中,趙智明、陳向光憑著神加給的聰明、智慧、膽量,想盡辦法、見縫插針地交通,雖然不斷地被打斷,但是一直攔阻陳向光考察東方閃電的困惑還是解開了。此時的陳向光對主的祈盼從遙遠的盼望到面對面的看見,多年的祈盼終於實現了。

出獄後的陳向光接替了傳福音的使命,他開始帶領其他的信徒主動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過全能神教會見證人的交通,大家也終於明白了:什麼是被提進天國,天國到底是在地上還是在天上,人到底該怎麼迎接主的再來,等等這些一直困惑他們、攔阻他們的問題都得到了解決,他們終於撥開雲霧,面對面地看見了主的顯現,迎接到主的再來!

美好的結局一直都是觀眾所嚮往的,《祈盼》整部影片首尾呼應,主題分明,環環相扣,給所有等候主耶穌再來的人指出了一條明確的實行路途:不要只是看天望雲,而是要注重留心聽神的聲音,尋求考察聖靈的新作工,正如經上說:「半夜有人喊著說:『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太25:6)想必這也是主動與被動之間的區別吧!

晨暉

相關推薦

影評《叩門》,打開心門 第一眼看到這部電影的時候,是封面圖吸引了我,再看到標題時我有些詫異!《叩門》不就是敲門嗎?怎麼還會有人拍「敲門」的電影呢?看來這裡要叩的肯定不是一般的門……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忍不住觀看了這部電影。...
影評|《死後餘生》一個78歲基督徒的傳奇經歷 《死後餘生》是一部單看片名就讓人心動的影片,生與死一直是千古談論的話題,不知這部影片將會向我們講述怎樣的故事呢? 此片是一部紀實類影片,以中共無神論政黨迫害宗教信仰,抓捕、迫害基督徒的真實情況為...
影評|《誰把神重釘十字架了?》之人物解析 這部電影的片名很獨特,《誰把神重釘十字架了?》這是句問話,一般電影中以句子作為片名的不多,尤其是問話。細細品味,這句話貌似劇中某人物的台詞,抑或是導演給觀眾出的一道考題。稍微了解基督教教史的人都知道,...
影評|《何處是我家》——漂泊的靈魂找到家 記不清有多久沒看過這樣的一部電影了,只記得在朋友的強烈推薦下,我看了。然後陪著主人公哭、陪著主人公笑、陪著主人公成長,短短一個多小時的電影,彷彿經歷了一場生命的洗禮,文雅的悲慘遭遇、她艱苦的成長以及最...
影評《如此對話——審訊實錄》之人物分析 ——審訊人輪番上陣,基督徒從容面對 《如此對話》這個片名很吸引人,單看片名就知道這裡講述的不是一般普通的對話,應該是一場特殊的對話,那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場對話?又是哪些人之間的對話呢?看看出場人物...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