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神拯救了我——一位乳腺癌患者的見證

誰在見證神     

我出生於一個軍人幹部家庭,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我從小就很自信。從小學開始我就是學校的優等生,重點中學,重點高中非我莫屬,家裡的獎狀也是成摞的放在那裡。高中畢業後,我又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男女比例20:1的高等軍事院校,接受高等教育和嚴格的軍事化訓練,取得這些成績使我自信地認為:我的命運在我的手中。

大學畢業後,我順利進入了一個外企公司。因著我的家庭、學歷和自身的成績,我成了公司重點培養的對象。當時,一個有著多年工作經驗的老會計師經常找我麻煩,但我靠著自己的努力,很快獲得了公司領導的認可。半年以後,領導就把財務部門交給我管理,我再一次用自己的能力證明,我可以掌握自己的命運。

一年後我放棄了外企的高薪工作到日本留學。當時家人和朋友都不能理解我的選擇,認為我現在工作那麼好,何必要去留學吃苦。但我認為,只要我肯努力,無論去到哪裡我都可以生活得很好。半工半讀的生活當然是清苦的,但我從來沒有向家裡伸手要過一分錢。6年的留學生活結束後,我以留學生首席的成績順利取得了學位。從畢業至今,我無論在哪個公司上班,我的能力和我的工作態度都得到了公司領導的認可,甚至有的公司對中國留學生的印象不太好,自從我加入公司後,他們都說以後會繼續用中國留學生。這一個又一個的成就讓我更加堅信:我可以掌握自己的命運,靠我自己沒有辦不了的事情。

2014年下半年,我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一天,我的左側胸部持續有不適和刺痛感,後來一直時有發生疼痛,但因為忙,我抽不出時間去醫院檢查。直到有一天,孩子看到我因疼痛在按摩的時候,便哇哇大哭,害怕地問我:「媽媽是不是得了乳腺癌?我不想沒有媽媽。」當時我不清楚一個7歲的孩子從哪裡聽來的乳腺癌,甚至知道會致命。但我突然感到害怕,我是不是真的得了癌症,是不是快死了?這時孩子哭,我也跟著哭。看著兩個年幼的孩子,我對自己說,我不能死,我絕對不能死,於是我決定去做檢查。

第二天,我坐在電車上,一個人,覺得既孤單又不安,眼淚一次又一次地模糊了我的視線。好像眼前的一切喧鬧都靜止了,我彷彿什麼都聽不到也看不到,有的只是擔心、害怕,如果真的是癌症我該怎麼辦?孩子怎麼辦?到醫院後,我心裡更感到一種莫明其妙的淒涼和害怕。

看醫生

乳腺B超檢查後,我一個人坐在走廊的長椅上等待結果。我心裡一陣陣煎熬,想趕緊知道結果,但又很害怕知道。沒一會兒,檢查結果出來了,醫生告訴我:「結果是良性,但是在你感到疼痛的位置出現了隨時會癌變的水泡組織,它們將會一直存在於你的體內,並且會不斷地成長。即使始終保持是良性的,但在水泡組織長到3cm以上時也必須通過手術進行摘除。」聽到這個結果,我一下子傻了,彷彿被判了死刑。但要強的我不會輕易向任何事情低頭,我要盡力地扭轉這個結果,我問醫生:「怎麼樣才能治好?我該做什麼?」醫生說:「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等它長大了切除,半年後來複查吧。」聽到醫生的話,我感到很氣憤,心想:什麼叫沒有辦法?感冒可以吃藥,癌症還可以化療,怎麼我的病就沒有辦法?

雖然醫生這麼說,但我不可能就這麼等著。回家後,我去圖書館借來各種醫學書籍、資料了解這方面病情,上網查詢這種症狀的治療辦法。甚至連續幾天不睡覺來學習乳腺癌的相關知識,恨不得自己去學醫把自己治好。折騰了一番得到的答案和醫生說的沒有什麼區別,我的心裡暗暗湧出一絲淒涼和恐懼,但我仍沒有放棄。我想:家裡有人脈,認識那麼多專家醫生,那麼多好的醫院,總有人能給出我一個治療方案的!於是我啟用各方面的人脈,找權威專家咨詢、再診。然而最終我得到的答案都是相同的,除了等待,沒有任何有效的治療方法。幾番努力下來竟是這樣的結果,我感到絕望和無助,醫生給的等待的答案對我來說簡直比病痛還殘酷,我感覺自己這次真的是被判了死刑,心裡第一次有了無能為力的感覺。

我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去面對每一天,經常提心吊膽,忙的時候就忘記自己是個病人,疼的時候,心裡就感到恐懼不安。就會想水泡是不是在癌變,是不是在增長?那段日子對我來說簡直是度日如年。

2015年的一天,我女兒同學的母親小楊給我傳福音,並給了我一本書。我雖然沒有拒絕,但從小被無神論思想薰陶的我,只是把信神當成一種宗教信仰,所以在和姊妹接觸的時候也沒有提起自己的病痛。

半年後,我準備第二次檢查。檢查的前幾天我就開始焦躁不安,總是想:那些水泡組織如果真的發生了癌變,我該怎麼辦,孩子們該怎麼辦……後來檢查結果出來了,醫生指著B超片子說:「這個位置有一個相對大的水泡組織,體積比半年前增長了一倍,而且細胞成分十分渾濁不清,憑著多年的臨床經驗來看,這不是個好現象,必須立刻提取活細胞化驗!」於是讓我躺在床上,等待穿刺提取細胞。躺在病床上我的眼淚順著眼角嘩嘩地往下流淌,心裡的孤獨和無助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突然感覺到:我真的救不了自己了!當針頭扎入身體的瞬間,我緊緊地閉上了眼睛,那一刻我才感覺到自己是如此的軟弱、渺小,我所擁有的一切都不能讓我在這一刻變得堅強,更不能讓我脫離病痛的折磨。抽取結束後,醫生告訴我一週後來聽結果。一週的時間並不長,但對於一個等待是否是癌症的結果的人來說,是多麼的漫長和焦躁不安。每天晚上躺下之後,我都會胡思亂想,我會得癌症嗎?我會死嗎?第一次感覺到死亡離我竟然近在咫尺,而我一點辦法也沒有。

🙂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無論您有對上帝的認識或啟發,還是在信仰上有任何困惑與難處,都歡迎您通過以下方式與我們分享:

1.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

2.發送電子郵件至 info@testifygod.com

我們真誠地希望能夠在主的愛裡彼此服事供應,相互分享經歷,在靈命裡成長。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相關推薦

前車之鑑-父親那發了霉的榮譽證書 早上收拾房間時,我打開了父親最喜歡的櫃子,裡面都是父親的榮譽證書和各種優秀獎狀,有些證書放的時間久了,都有些發霉了。我曾經為父親獲得的這些榮譽而驕傲,可想想父親的現狀,心中又有種無法言說的傷感,望著這...
我看見了奇蹟! 我和丈夫都是農村家庭出身,一年到頭在地裡出力流汗,掙的錢剛剛夠我們生活。隨著孩子一天天長大,我們的負擔也越來越重,得想辦法多賺點兒錢才行。丈夫的哥哥和林業站站長關係挺好,他給我們出主意讓我們栽葡萄樹。...
古稀之年,我迎來了主耶穌的重歸 遇見主耶穌,是我的福分 轉眼之間,我信主也有20年了。記得剛來美國的時候,這裡的一切讓我感到很陌生,身在異國他鄉雖然有親人的陪伴,但心裡仍是覺得很孤獨。就在這個時候,我來到了教會,弟兄姊妹的愛心幫助...
神在哪裡顯現人能定規嗎? 一天,查經會上,我和幾個弟兄姊妹因對主顯現領受不同展開了辯論。辯論中,我堅信主再來會顯現在以色列的橄欖山上,因聖經上說:「那日,他的腳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東的橄欖山上。」(亞14:4)我認為以色列是神...
往前邁一步,我跟上了羔羊的腳縱 2012年,小姑子帶著全能神教會的姊妹到我家來,給我和丈夫見證了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的末世工作,並跟我們交通了現在教會中信徒信心冷淡、講道人無道可講的原因。她們說,神又作了新工作,神已經不在恩典時代...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

意見反饋
意見反饋
歡迎您來到「誰在見證神」福音網站。本網站旨在傳揚主的福音,讓更多主內的弟兄姐妹得到主的澆灌牧養。但我們在建設網站的過程中,難免會有疏漏與不足,我們希望了解您對本網站的感受與想法,欢迎您用此表單將您的意見、建議、鼓勵或批評告訴我們。您的反饋對於改善本網站提供的服務將有很大的幫助。點此填寫:意見反饋表單
意見反饋
意見反饋
歡迎您來到「誰在見證神」福音網站。本網站旨在傳揚主的福音,讓更多主內的弟兄姐妹得到主的澆灌牧養。但我們在建設網站的過程中,難免會有疏漏與不足,我們希望了解您對本網站的感受與想法,欢迎您用此表單將您的意見、建議、鼓勵或批評告訴我們。您的反饋對於改善本網站提供的服務將有很大的幫助。點此填寫:意見反饋表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