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見證神

    兩小時的反省

    誰在見證神     

    高涵回來後,打開了臥室的門。

    臥室的窗簾一直沒有拉開,此時窗外的光線透過薄薄的窗簾,給房間增添了一絲的溫暖,一絲的活力。靠窗的書桌上,流逝的歲月在桌面上留下了一層灰塵,也使得房間有一點死寂的味道。

    高涵順勢看了看牆上的鐘,正好是下午五點。她從包裡掏出三包方便麵、兩個烤餅和麵包等食品,這是她剛才經過市場時買的。

    就在一小時前,她在劇本組正忙碌的時候,負責人給她說:「你在這裡總受轄制,情形恢復不了,獲得不了聖靈作工,這樣盡本分就很難達到果效。你還是先回你們當地教會吧!」高涵聽負責人這樣說,她心裡「咯登」一下:真是怕什麼來什麼,最近一直擔心負責人讓自己回本地去,沒想到這事真的臨到了!但她意識到這是神的擺佈安排,自己應該順服。這幾個月自己在這裡寫劇本,心就像在油鍋裡煎一樣的痛苦難熬,可能回去更好一些。她很平靜地收拾好行裝,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車……

    此時看著這些吃的東西,高涵想:以後要在家裡渡過了!到底能呆多久呢?也許一兩天,也許三五天,或者十天半月也未可知。高涵想起一年前離家的時候,自己已經將家裡的鍋碗瓢盆裝箱封存起來了,那時以為自己不會再用這些東西了。神真是處處回擊自己的觀念想像啊!此時她心裡閃過一個念頭:無論神怎麼作都是好的,不能埋怨。

    高涵在椅子上坐下來,開始琢磨臨到被撤換這件事,自己該學什麼功課呢?她開始回想這段時間裡,和李蘭在一起寫劇本時,每次負責人一來,李蘭就滔滔不絕地說自己是怎麼寫劇情,怎麼寫辯論部分的……李蘭這麼一說,讓高涵感覺好像劇本都是李蘭寫的,她什麼都沒做一樣。那時候她就擔心負責人會認為自己在這裡白吃飯,哪天會把自己打發回家。現在是擴展國度福音的關鍵時刻,自己如果盡不上本分不就被淘汰了嗎?後來負責人來後,她就不由得要瞅瞅對方是什麼眼神,對自己是什麼態度,如果負責人和她說話時面帶笑容,她心裡就踏實一些,如果對方很嚴肅,她的心就懸起來了,很怕對方突然說:「你回家去吧!」知道自己不該去猜測,一切都是神在主宰;也看了很多神的話,但見到負責人時就控制不了自己的心要這麼想。她擔心自己被撤換,現在真的被撤換了……想到這裡的時候,高涵突然感到很委屈,眼淚也不由自主地順著臉頰流了下來。在她看來,李蘭是有意排斥她,總是在負責人面前炫耀自己如何能幹、如何好,負責人以為是真的,而做出讓她回家的決定。

    此刻高涵心裡甚至有點恨負責人:也不問問我有什麼想法,純粹是偏聽偏信……不對,我這不是活在人事物中論對錯嗎?神的話說:「你臨到的事都是神所安排的。當你臨到這事的時候,神就會在暗中觀察,看你怎麼選擇、怎麼實行,你心裡怎麼想,這個結果是神最關心的,因為神要通過這個結果來衡量你在此次的試煉當中是否達到了神的標準。」(摘自《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作工要達到的果效》)

    然而雖然她想起神的話,但這話此時好像不起作用了,她還是委屈得難以控制住自己的眼淚,一會兒想這是神的刑罰審判臨到了,一會兒又認為是負責人憑情感,心裡像拉鋸一樣來來去去,最後她有點清醒了:我這不是在與神對抗嗎?不還是沒有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嗎?不能再哭了!

    玩電腦

    她擦去眼淚,打開電腦開始看神的話,當看到神的話說:「作為一個神的跟隨者,如果在你的心裡對神的真實存在、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與神拯救人類的計劃還是很模糊,還是模棱兩可、糊裡糊塗,那你的信就得不到神的稱許。神不喜歡這樣的人跟隨他,也不喜歡這樣的人來到他面前,這樣的人因著不了解神,不能把心交給神,他的心對神是封閉的,所以他對神的信充滿摻雜,他對神的跟隨只能說是盲從。人只有對神有了真實的了解與認識,才能達到真實的相信與跟隨,與此同時產生對神真實的順服與真實的敬畏,這樣,他的心才能交給神、才能向神打開,這是神要的,因為他所做的、所想的經得起神的考驗,能為神作見證。」(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看了神的話,她感到很驚訝,心裡也開始翻騰了:難道我沒有把心交給神嗎?我這幾年一直在盡本分,教會帶領安排什麼我就幹什麼,我如果沒把心給神能這樣嗎?可是神能這樣說,肯定是我的情形,那我怎麼沒把心給神呢?被撤換後我為什麼這麼痛苦呢?她心裡琢磨著,想起不久前聽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說,現在是擴展國度福音的關鍵階段,凡是在最後能盡本分的都是好樣的。她就認為自己寫劇本就是在盡本分,盡著本分就是在滿足神,神肯定喜悅,最後自己也有好的歸宿。現在不讓寫劇本就等於沒盡本分了,不盡本分就沒有滿足神,就意味著被淘汰了!想到這裡她突然意識到,原來自己信神不是為了滿足神、愛神,而是為了有好的前途、歸宿!

    此刻高涵從心裡感到害怕了:難怪神說我沒把心交給神,說我的信裡滿了摻雜, 看來我真的沒把心給神,人來在神的面前了,心裡卻裝的是自己的前途命運。那我這就不是在信神,而是信前途、命運呀!這麼多年,我以為自己在信神,其實在神那裡,我與神卻沒有絲毫的關係。她又看到神的話說:「歸宿、命運對你們來說都很重要,而且關係重大,你們認為若是不謹小慎微地做事那就等於沒有了歸宿,等於毀掉了自己的命運。但你們可曾想過若是為了歸宿而付出的人仍是徒勞,這樣的付出不會是真情,只有假相與欺騙,若是這樣,那為了歸宿而付出的人將迎來最後一次失敗,因為人信神的失敗都是由欺騙而得到的。我說過,我不喜歡人奉承我,不喜歡人如何對我溜鬚或是怎樣對我熱心,我喜歡誠實的人來面對我的真理與我的期望,更喜歡人能對我的心體貼入微,甚至能做到為我付出一切,這樣我的心才能得到安慰。現在你們的身上有多少我不喜歡的東西呢?又能有多少我喜歡的東西呢?難道你們沒有人發現你們為了歸宿而付出的種種醜態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談歸宿》)

    神的每一句話語重重地敲擊著她的心,她從神的話裡再次得到印證,看到自己一直帶著這樣的存心信神,實質就是在欺騙神,是在利用神達到自己的卑鄙目的,這樣信神即使是信到死,最後也是抵擋神的,只配受神的咒詛和懲罰。此時她再也不認為是姊妹在排斥自己了;也不認為是負責人憑情感做事了,完全是神的刑罰審判臨到了自己,神這樣顯明,才使她徹底看清了自己從恩典時代跟隨神至今,一直都是在為前途命運苦苦地追求,自己竟是這樣詭詐,這樣的卑鄙、齷齪!而這二十年自己一直被自己蒙蔽著。高涵突然感覺自己真被撒但敗壞太深了,此時她感覺自己好像一個病入膏肓的癌症病患者,彌留之際拉著母親的手,心裡充滿了對这个世界深深地依戀和不捨,多麼渴望能好好地活下去……

    這一瞬間,她才意識到自己多麼需要神的拯救,多麼需要神的刑罰審判能夠伴隨自己,使自己早日脫去敗壞性情,成為神所喜悅的誠實人;也從心靈深處感到自己能活到今天,完全是神極大的忍耐換來的。那一刻,她信神以來第一次從心裡對神的審判刑罰滿了感恩,也第一次感到自己虧欠神太多,太多!

    此時眼淚溢出了她的眼眶,她沒有去拭,任憑淚水流淌……

    回到家,牆上的時鐘傳來「滴答滴答」聲音,看見此時時針正好指向晚上7點整。

    軼茗

    🙂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無論您有對上帝的認識或啟發,還是在信仰上有任何困惑與難處,都歡迎您通過以下方式與我們分享:

    1.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

    2.發送電子郵件至 [email protected]

    我們真誠地希望能夠在主的愛裡彼此服事供應,相互分享經歷,在靈命裡成長。

    如果您在信仰上有任何困惑、問題,請隨時與我們聯繫。

    每日靈修App:每日靈修與神更親近
    可用於iPhone和Android的免費應用程序

    發表迴響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