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中被科長刁難3年多,按神的話行竟出現轉機

誰在見證神     

我與科長較上了勁

我是一名電焊工人,因著技術精湛,被挖到了現在的公司。剛來公司沒多久,我幹的活中出了一件不良產品,科長就專門讓檢查部門給我開了一次檢討會議,還讓我寫廢品報告表。我心想:每個人都有出不良品的時候,科長很少上報,怎麼這次還專門讓檢查部門給我開檢討會?但我又想,這次確實是我錯了,錯了承認就是了,便沒再多想。但之後,科長依然沒完沒了地說我,還挖苦我說:「你怎麼能犯錯呢?」看到科長這樣的態度,我覺得臉面尊嚴受到極大的傷害,火氣也不由地上來了,心想:「我怎麼就不能犯錯了,錯就錯了,你想怎樣!」就這樣,我和科長較起勁來。

從那以後,科長開始處處刁難我,經常用命令的口氣指示我做這個做那個,還經常把別人手裡的活調過來給我做,並在旁邊盯著我。我知道科長這是有意針對我,在找我的茬,但我也不甘示弱,當看到活再怎麼趕也忙不過來時,我索性就不趕進度了,慢慢幹,一會兒上趟洗手間,一會兒去喝水,還專門在科長面前晃來晃去,故意氣他。科長看我這個樣子,眼睛直勾勾地瞪著我吼:「這些活著急,你不知道嗎?」「知道啊!」「知道怎麼還幹不完?」「我就是這手法呀,我剛開始幹活就這個速度,現在不也這個速度嗎?」科長聽我這麼說,他擰滅手裡的煙,氣哼哼地走了。這樣的事在我的工作中經常發生,雖然每次爭執完,科長都沒能把我怎麼樣,但我心裡特別憋屈難受,不知道這樣的生活什麼時候是個頭。

有一次,科長又給我調了很多活,我根本幹不完,我氣得憋了一肚子火,琢磨著怎麼讓科長知道我不是好惹的。於是,第二天上班前,我找了個理由跟公司請假休息。科長看我用起了這一招,拿我沒辦法,迫於要趕活,他主動打電話給我,說分給我的活已經分出去一些了,叫我第二天去上班。就這樣,科長看一時治不了我,就消停了一段時間,沒再找我麻煩。可是沒過多久,科長看公司的活不那麼忙了,就又開始刁難我。我的工具不好使了跟他說,他讓我將就著用;我的工作服穿久了燒壞了,讓他幫忙訂一套,他不給訂。總之,只要是我提出的要求,他基本都不會滿足我,我們的對話常常滿了火藥味。我們就在這種互相較勁的狀態中度過了三年的時間,在這三年裡,我每天都過得很壓抑,甚至想過要辭職離開這裡。可是想想在日本打拼的這幾年,能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也不容易,再說我是被公司挖過來的,如果就這樣被科長擠兌走了,我也不甘心。為了爭口氣,我只好忍受著痛苦繼續工作著。

工作被刁難

找到發火的根源

2018年,我有幸接受了神的作工,一有時間我就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讀神的話。通過聚會,我知道了自己常常與人較勁、爭執,這都是敗壞性情導致的,是神所恨惡的。明白了這些之後,我開始注重在生活中反省認識自己。

一天晚上快下班的時候,科長又過來帶著命令的口氣對我說:「你!明天加班,把前幾天剛接到的幾件新活做完。」我什麼也沒說,點頭答應了。科長接著又問我:「明天能不能把活做出來?」因著是新活,還要看圖紙,具體有什麼難處,會用多長時間我不太清楚,於是我回答說:「差不多吧。」只見科長叼著煙看著我說:「差不多?你一天做不完吧!」看到他傲慢的樣子,我心裡特別反感,火氣一個勁兒地往頭上竄。接著科長又帶著挑釁的口氣說:「我半天就能做完,你一天也做不完,要不你試試?」看著科長鄙視的眼神,我心想:「你這是一直沒把我放在眼裡,在跟我比試呢!你以為我是在這裡混飯吃的嘛,我明天就用最短的時間把這些活做完,用實力堵住你的嘴。」想到這裡,我也語氣生硬、毫不客氣地對他說:「明天我試試!看看我多長時間能做完,和科長有多大差距!」聽我這麼說,科長臉上露出狡黠的笑容,我心想:明天我爭取八小時之內把這些活做完,讓你笑不出來。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憋了一肚子火,想想在公司這三年時間裡,科長時不時地貶低、刁難我,真是讓人氣憤,這次等我把這批活做完,非要找他理論理論不可,不能總讓他這麼看不起人。走著走著,我打開手機,無意中看到弟兄姊妹的頭像,我一下子想到自己現在是信神的人了,剛剛我又流露敗壞性情了。可回到家之後,我心裡還是難以平靜,一直為這件事難過。於是,我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哪!我今天又流露敗壞性情了,沒有在撒但面前站住見證。神啊,你知道我身量小,什麼也不懂,願你帶領我,讓我認識自己的撒但敗壞性情,找到脫去敗壞性情的路途。」

之後,我想到聚會時,弟兄姊妹和我交通過的兩段神話語。神的話說:「一個人無論在人前或人後發怒,都有不同的存心與目的,有可能是樹立自己的威信,有可能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為了維持自己的形象與面子。有的人發火有點尺度,有的人是亂發火沒有尺度,想發就發特別任性,不受一點約束。總之,人發的火都來自於人的敗壞性情,不管為了什麼目的,都是屬血氣、屬天然的,談不上正義與非正義,因為在人的本性實質裡沒有與真理相合的東西。」「人一旦有了地位,情緒常常難以自控,所以很喜歡借題發揮,宣洩不滿,發洩情緒,常常沒事就發火,以顯露自己的能耐,讓人知道他身分與地位的與眾不同。當然沒有地位的敗壞人類的情緒也常常失控,他們的發火常常是因著個人的利益受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自己的尊嚴,敗壞人類常常發洩情緒,流露狂妄本性。人的發火與宣洩都是為了維護罪惡的存在,它是人不滿情緒的表達方式,這裡充滿摻雜,充滿了陰謀與詭計,也充滿人的敗壞與邪惡,更充滿了人的野心與慾望。」

揣摩著神的話我明白了,人動怒、發火,都是有各人存心目的的,或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形象,或為了樹立自己的威信,或為了維護個人的利益。總之,不管理由多正當,發火都是出自於狂妄本性,是屬血氣的,裡面充滿了個人的野心慾望,是邪惡的,不符合真理。反省自己今天與科長動這麼大的火氣,主要就是為了維護我的臉面、尊嚴。一直以來,我憑著「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人活臉面,樹活皮」這些撒但毒素活著,處處維護自己的臉面尊嚴,一旦有人讓我難堪,我立馬血氣就上來了,流露出狂妄性情,失去正常人的理智。回想這幾年,當看著科長總是以輕慢態度對待我,或者想方設法欺負我時,我就覺得他不拿我當回事,是在小瞧貶低我,我為了爭回自己的臉面尊嚴,一直憑著狂妄性情跟科長對著幹,還想法逼著他向我妥協。現在想想我為什麼總要找回自己的顏面,想獲得科長的尊重,就是因為我覺得自己是被公司挖進來的人才,自己有技術、有特長,理應得到尊重。實際上,不管我有什麼技術、特長,我都是一把塵土、一個受造之物,我沒有資格要求到哪兒都得到別人的尊重,要求別人說話、做事顧及我的臉面,我這是無理智的要求,是狂妄自大的表現。想到這裡,我為自己的所做所行感到蒙羞。

基督徒看神的話

明白神的心意

接著,我又想到一段神的話說:「外表看有些人對你有看法或者有成見,但你不應那麼看,你若站錯角度看,就只會講理,什麼也得不著,你應學會客觀地看問題,站在公正的角度上看,這樣你就能尋求真理,能摸著神的心意,你的觀點、心態擺正了,就能得著真理了,那你何樂而不為呢?為什麼較勁呢?你不較勁,你就得著真理了,你要是較勁,那就什麼也得不著,還讓神傷心、失望。神失望在哪兒?這就等於是你把神親自端給你的這一碗飯而且是親手餵到你嘴邊的一碗飯給推開了,你不要,再三勸導你也不要,你寧願餓著肚子,你以為自己飽足了,其實你什麼也沒有。這種人太自是了,是最貧窮可憐的人。」

揣摩著神的話我明白了,以往我一直認為我們倆發生衝突,是因著科長太狂傲,總看不起人,現在我才認識到這樣的看事觀點是錯誤的。臨到這樣的環境,是神許可的,我不能再抵觸,得注重學功課。如果我總較勁,總不尋求真理,總認為是別人的錯,那我就不會認識自身存在的問題,最終什麼真理也得不著。這時我意識到,我與科長的衝突中,科長固然有錯,但我也是污穢敗壞的,我一直都在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與科長較勁,活出的沒有一點人性理智,神在我身邊擺設這樣的人事物,是為了顯明我的敗壞性情,讓我在這樣的環境中看清自己的敗壞真相,達到認識自己,最終能活出一個正常人的樣式來榮耀神。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願意依靠神來變化自己。於是,我來到神面前禱告,求神幫我放下臉面、尊嚴這些不值錢的東西,能憑神的話活著。

再遇刁難時

第二天上班時,我把昨天的活做完後就開始做新活。可我做了一會兒,就聽到科長在後面喊我。我心想他一找我準沒好事。這樣想時,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周圍的環境都是神擺佈的,我不應該抵觸,應該從神領受。於是,我在心裡默默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的心,能安靜在神面前。之後,我轉過身看著科長。只見他拿著尺子,正在量我做好的產品,一邊量一邊說:「你做的產品不合格,焊道長了五毫米,得修,這個角度不對、底板不平,都得重新修。」聽到他說的這些問題都是在公差範圍之內的,我知道他又在故意刁難我。我剛要跟他講理,想到神的話說:「你是一個基督徒,你是一個跟隨神的人,在撒但試探你的時候,挑釁你的血氣的時候,你拿什麼武器來對待這個事呢?你拿真刀真槍、拿你的敗壞性情去跟他對著幹了。撒但正希望你上鉤呢,你傻乎乎的真上鉤了,這一上鉤撒但高興壞了,它把你的心佔去了,把你的時間、把你的心思給奪走了,你不能來到神面前了,你心裡一肚子火,一肚子委屈,一肚子不服,這時候真理起不起作用了?就不起作用了。」這時,我知道科長這樣對待我,是來自撒但的試探,它想挑釁我的血氣,讓我總是活在與科長敵對的狀態中。其實,科長這樣對待我也是神許可的,是神為了變化我的狂妄性情,讓我活得有人樣、有理性而擺設的環境,我得從神領受,先順服下來,不能讓撒但當笑料。想到這裡,我心裡安靜了許多,第一次語氣平和地對科長說:「科長放心,等我把活做完後,一件一件檢查,不合格的我再好好修理,一定達到你滿意。」聽我這樣說,科長愣了一下,沒再說什麼,轉身離開的時候,還帶著疑惑的表情又回頭看了我一眼。看科長走後,我一轉身,眼淚不由地滑了出來。這麼多年,臨到這樣的事情,我還是第一次沒爆發血氣,第一次心裡不這麼憋屈難受了。是神的話把我從撒但的捆綁中釋放出來了,我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感動。

和科長冰釋前嫌

接下來我全心投入到工作中,下午四點半,我就把這批新活做完了。之後,我把產品都重新檢查了一遍,然後送到科長眼前,說:「科長,我都做完了,你再檢查檢查,哪裡不合格我再修整。」科長聽我這麼說,有些不可思議,看著我愣了一會兒,說道:「你今天沒鬱悶嗎?」聽他這樣問,我笑了笑,沒有正面回答,但我在心裡默默地說:「我此時的喜樂,你是不會懂的。」下班後,科長告訴我說今天我做的部品都合格,沒有大問題,我高興地回家了。

第二天上班後,讓我意想不到的是科長竟然主動過來和我打招呼,這是以往沒有過的。看著科長離開的身影,我心裡說:「感謝神,我這麼狂妄不認識自己的一個人,藉著你這樣的人來顯明我,讓我看到自己的狂妄本性,學自己該學的功課。」

從此之後,我不再憑狂妄性情對待科長了,科長對我的態度也好轉了。一次,我的電焊機不好使了,我跟他說了一聲,他立馬幫我換了;前兩天我的衣服又烤壞了,他看出來了,就主動問我穿多大號的,要幫我訂新的。看到科長的這些變化,我心裡暖暖的,我們僵化了三年多的關係終於有了好轉,我知道這都是神話語在我身上達到的果效。感謝神,我以後願更多地經歷神的作工,徹底變化自己身上的敗壞性情,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樣式來滿足神。

日本 劉翔

🙂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無論您有對上帝的認識或啟發,還是在信仰上有任何困惑與難處,都歡迎您通過以下方式與我們分享:

1.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

2.發送電子郵件至 [email protected]

我們真誠地希望能夠在主的愛裡彼此服事供應,相互分享經歷,在靈命裡成長。

如果您在信仰上有任何困惑、問題,請隨時與我們聯繫。

每日靈修App:每日靈修與神更親近
可用於iPhone和Android的免費應用程序

發表迴響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