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次病痛,是我信神道路的轉折點

誰在見證神     

「檢查結果沒有什麼異常,一切正常。」

「一切正常?不是,醫生,你再仔細看看!」

醫生看了看,還是說我的病完全好了。聽完,我的心裡感到很驚喜!我的不治之症好了?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走出醫院大門,我拿著檢查單,激動的淚水順著臉頰流下。回想得病期間,自己對神的誤解與埋怨,我的心中深感愧疚。而神並沒有記念我的悖逆,還用話語引導、開啟我,讓我重新審視信神的生涯,找到了正確的信神道路……

那年,教會安排我到一個山區盡本分。我信心滿滿的,立志要好好盡本分滿足神。於是,我每天攜帶著簡便的行李翻山越嶺,過河走小路,樂此不疲地行走在各聚會點,跟弟兄姊妹聚會交通。有些剛信神的新人,或是家比較偏遠的弟兄姊妹消極軟弱了,我常常在天剛亮的時候就出發,趕到中午他們休息時交通。後來,因著福音工作擴展,我盡本分的範圍越來越廣,跑的路也越來越多,時常感覺渾身疲憊、乏累,但每當想起神的話「為我跑路的我紀念,為我花費的我悅納,向我獻上的我給予其享受之物,享受我話的我祝福,必是我國中的棟梁之柱,在我家中必然豐富無比」時,我就堅信這樣的花費是值得的,是蒙神稱許的,到時候肯定有美好的歸宿。想到這些,我每天盡本分勁頭十足……

11月份的一天,我很不舒服,就去醫院檢查了。醫生說:「你感染上了乙肝大三陽,這種病非常不好治,可以說現在的醫學都沒法治。你的病情有些嚴重,以後只能吃西藥來抵抗病毒……」聽完,我呆呆地看著窗外,壓抑著心中的悲傷:我還這麼年輕,為什麼卻染上了不治之症?難道我一輩子都要拖著這個病嗎?以後我還怎麼盡本分?不知不覺,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

後來,我迷迷糊糊地回到家,無力地倚靠著牆,心亂如麻。醫生的話在我的腦海中不停地回響,讓我身不由己地想:自信神後,我一直在盡本分,每天起早貪黑地澆灌教會,受苦受累,不喊苦喊難。我這樣為教會工作付出,怎麼還得了這樣的病,為什麼神不保守我呢?是我不夠忠心嗎?那我的本分再盡下去,最後能蒙神稱許嗎?我越想越難過,感覺前途暗淡,越發感到痛苦、委屈,我再也忍不住,倒在床上痛哭起來。

接下來的日子,我如丟了魂一般,茶飯不思,沉默寡言,盡本分總是心不在焉。看著弟兄姊妹你一言我一語地商量著教會工作,我一想到自己的病,心裡便酸溜溜的。夜深人靜時,我覺得自己特別孤獨,時常躲在被窩裡偷偷地哭,甚至覺得盡本分都沒有什麼意義了。我越想越難受,越想越對生活絕望,活在了痛苦煎熬中。我向神呼求:「神啊!我現在臨到了病痛,感到很消極失落,神啊!願你帶領我走以下的路,開啟我明白你的心意,從消極的情形中走出來。」

我看到神的話說:「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給其治病;多少人信我,只是為了讓我憑著我的能力將其身上的污鬼趕走;又有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得著我的平安、喜樂;多少人信我僅僅是為了向我索取更多的物質財富;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安然地度過此生,求得來世別來無恙;多少人信我是為了躲避地獄之苦,獲得天堂之福;多少人信我僅是為了暫時的安逸,並不求來世得著什麼。當我將忿怒賜給人的時候,將人原有的喜樂、平安奪走時,人就都疑惑了;當我將地獄之苦賜給人而將天堂之福奪回之時,人就惱羞成怒了;當人讓我治病時,我卻並不搭理人,而且對人感覺厭憎,人就離我遠去,尋找污醫邪術之道;當我將人向我索取的都奪走之時,人都不見蹤影了。所以,我說人信我是因我的恩典太多,人信我是因信我的好處太多。」「因為人都不認識我,人的本性都是抵擋我的,即使是為我忠心的,也是為了自己的享受,但若有吃虧的事臨到,心立時就變了,就想從我身邊退去了,這是撒但的本性。

基督徒在桌前讀神的話

在神話語的揭示中,我才看到自己信神後能積極地傳福音、盡本分,甚至跑路花費、勞苦作工,都是想從神那兒得到恩典和祝福,一旦得不到神的祝福或臨到天災人禍時,就埋怨神、誤解神,嚴重地甚至不願意盡本分了。這時,我才看清自己信神、盡本分一直在跟神搞交易,是想以盡本分受苦來換取進天國的福氣,這樣的信得不到神的稱許。想想我積極地在山區盡本分,每天樂此不疲地奔走在教會中澆灌、扶持弟兄姊妹,雖然很苦很累,但只要想到以後的福氣,多苦多累都不在乎,但當我得了重病,一直要帶著病生活時,自己得福的慾望破滅,覺得前途沒有盼望了,我就消極、痛苦,在心裡誤解、埋怨神不保守我。我的本性太自私卑鄙,太沒有理智,我這樣信神跟隨神只能令神厭憎。

接著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人的本分與人的得福或受禍並無關係,本分是人該做到的,是人的天職,應不講報酬、不講條件、沒有理由,這才叫盡本分。……但不論是得福或是受禍,作為受造之物就應盡到自己的本分,做自己該做的,做自己能做到的,這是作為一個人,一個追求神的人最起碼具備的。你不應為得福而盡本分,也不應怕受禍而拒絕盡本分。」神的話使我對盡本分有了新的定義。受造之物在造物主面前敬拜神,為神花費,這是人的天職,是作為一個人本該做到的,應不講報酬,不講條件。我也明白,不論自己身體有無病患,以後得福還是受禍,作為受造之物就應盡到自己的本分,傳福音見證神,讓人都能聽到神的福音,都來敬拜造物主,這就是我的本分。

明白神的心意後,想起自己跟神發怨言、埋怨神的表現,我感到很蒙羞慚愧,便向神禱告:「神啊!我臨到這個疾病看清了自己盡本分勞苦花費是為了換取恩典與祝福,我太自私卑鄙了。現在我願意扭轉不對的存心,不管自己能活多久,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繼續盡本分。」從那之後,我拋開對疾病的顧慮,邊喝藥治療邊繼續盡本分。

一段時間後,我的精神有些不太好,經常乏力犯睏。我心裡不由得有些擔憂,是不是我的病情嚴重了才產生這樣的反應?要是身體一垮,盡不上本分那不就成廢物了嗎?還談什麼蒙拯救啊!這些思想讓我無法安心盡本分。我左思右想決定去醫院重新做個檢查。

到了醫院後,我看著眼前的人來來往往,心裡又閃過一絲擔憂,要是病嚴重了怎麼辦?那樣前途、歸宿不就意味著沒有了嗎?

就在我擔憂時,我想起一段神的話:「所以,你們在這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我的腦子慢慢清醒了過來,是啊!神要求我們不管處在什麼樣的環境,是得福還是受禍,是健康還是病危,都能對神忠心不發怨言,都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這才是真實的見證。可我卻活在膽怯害怕中,為自己的前途歸宿擔憂,自己對神的信真是太小了。明白到這兒,我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不管檢查出來的結果如何,嚴不嚴重,我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就算病很嚴重,我也感謝、讚美神的公義。」

此時我心裡非常踏實平安,不再擔心自己的病情。重新檢查後,醫生告訴我:「檢查結果沒有什麼異常,一切正常,還產生了抗體。」聽醫生說我的病好了,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心裡很激動,清楚地意識到這是神的作為,在心裡不住地感謝讚美神。

幾年已經過去了,我仍然很健康。每次想到這個特殊的經歷,我總會從心裡感謝神給我擺設了這樣豐盛的筵席,同時,這次病痛,也成了我信神道路的轉折點。

廣西省 林靜

 

為您挑選「基督徒見證 » 醫治見證」欄目更多相關文章:

疾病之中,我看到了自己信神的存心只為得福

 

💖親愛的弟兄姊妹,看了本篇內容您有什麼看法或認識嗎?點擊右下方的「在線暢聊」窗口與我們探討吧,我們24小時在線隨時與您交談。

🙂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無論您有對上帝的認識或啟發,還是在信仰上有任何困惑與難處,都歡迎您通過以下方式與我們分享:

1.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

2.發送電子郵件至 [email protected]

我們真誠地希望能夠在主的愛裡彼此服事供應,相互分享經歷,在靈命裡成長。

發表迴響

聊天前请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

您已阅读并同意我们的隐私权政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