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見證】我那特別的殘障孩子……

誰在見證神     

原來我和別的女孩一樣,擁有自己的夢想,對未來也充滿了期望。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我心想:以後找對象可得謹慎,對方最起碼得有房子,家庭條件也要比我家好。誰知事與願違,後來我找的對象家庭條件比我家的還差,不但沒有房子,就連結婚都是我們自己掏的錢。婚後我生了一個女兒,女兒的出生給我帶來了幸福感,看著可愛的女兒一天天成長,我心想:我們雖然不富裕,只要一家人沒病沒災,就這樣平凡的過一生我也知足了。

然而就在我女兒六個月的時候,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那時我發現女兒和別人家同齡的孩子不一樣,人家的孩子都能坐著拿東西玩了,可我女兒抱在懷裡頭都抬不起來,就更不用提拿東西玩了,我叫她的名字,孩子一點反應都沒有,我就焦急地帶著女兒去市裡的大醫院檢查。檢查結果出來後,醫院主任說我女兒的大腦發育遲緩,有腦癱的前兆。這個消息,就如晴天霹靂一般,我頓時就像洩了氣的氣球一樣癱軟無力。

回家途中 ,我坐在車裡呆呆地望著車窗外的景物,醫生的話一直在我耳邊回響:「早點給你女兒治療吧,怎麼也得讓她會走,長大生活能自理呀!」我想:是呀,女兒要是長大了,生活都不能自理可咋辦呢?一想到這兒,我就感覺生活暗淡無光,未來沒有了希望,心裡無助、悲傷。醫生建議我們住院給女兒治療,然而高昂的醫療費用對於我們這個並不富裕的家庭來說,壓力真的太大了!我既要面對經濟的壓力,還要接受現實所帶來的痛苦。那天在外地的哥哥打來電話詢問我女兒的情況,我掛了電話的那一刻,再也忍受不住內心的傷痛,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但想到現在科學這麼發達,醫院的醫療設備也齊全,難道就治不了我女兒的病嗎?於是,我和丈夫決定給女兒醫治。

之後,我就帶著女兒在市裡租了房子,到各個醫院去檢查,總存著僥倖的心理,覺得是不是地方醫院弄錯了呢?我托朋友把女兒的病例和拍的片子拿到上海,請一家兒童醫院最好的專家再好好看一看。結果專家給我打電話說:「沒有什麼特效藥,只能給孩子做康復訓練。」聽到專家的話,我心裡感覺特別失落,僅有的一點兒希望也化為泡影了,失望、無奈、悲傷一起湧上心頭,我感到自己的心都碎了,想到孩子還小,我不能讓她就這樣成為一個連生活都不能自理的孩子。沒有其他治療的辦法,我就只能每天去醫院給女兒做康復治療,也心疼孩子還那麼小每天都要打針,特別是按摩做操訓練,練習爬、扛沙袋、俯臥撐、蹲起等,強制按穴位痛得孩子從開始一直哭到結束,甚至有時都哭吐了。每次看到女兒在訓練時瞅著我的那種求救的眼神,我就感到特別揪心。雖然我也不忍心孩子受這苦,但為了讓女兒能康復,我只能默默地忍受。為了能多掙點錢給女兒治療,丈夫就去外地打工,我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照顧女兒身上,我上網查資料看吃哪些東西有營養,就給女兒單獨做飯,還買了一些早教書看,每天和女兒說話,給她看圖畫卡片、讀兒歌,但不管怎麽忙碌都無濟於事。媽媽那時已接受了神的國度福音,她給我傳福音我也沒心思信,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能讓我女兒的病好起來,就這樣福音被我一次次拒絕了。治療了半年多,我們僅有的幾萬塊錢也花光了,女兒的病情仍沒啥效果,看著女兒遭那麼多罪,在媽媽的勸囑下我就帶著女兒回家了。

就在我萬般無奈、窮困潦倒的時候,一個姊妹來給我傳福音。姊妹說:「神是主宰萬物的獨一真神,一切都在神的掌管與主宰之下,我們人解決不了的問題神都能解決。咱把所有的難處都向神交託仰望,神會解除咱們的一切苦楚。末世神來發表話語,把我們所有的人生奧祕都打開了……」我看到姊妹誠懇的樣子,心想:難道真像姊妹說的那樣,只有神能解決我現在的痛苦?瞅著姊妹說話時那堅信、肯定的態度,又想到我女兒現在的處境,此時我彷彿又看到了一絲希望,於是我就接受了神的國度福音。

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人的一生中是不是凡事都能達到心想事成呢?在你們生存的這幾十年期間有多少事能達到隨心所願?有多少事情的發生出乎人的預料?有多少事情的發生給人帶來驚喜?有多少事情人依然在等待結果,或者可以說人仍然在不自覺地等待時機、等待天意?而又有多少事讓人無可奈何、束手無策?任何人對自己的命運都充滿了期許,希望自己的一生能夠事事如意、衣食無憂、飛黃騰達,沒有人希望自己的一生貧窮低賤、坎坎坷坷、災禍不斷,然而這一切都不是人能預料與掌控的。」看完這段話語我感同身受:是呀!我們每個人都想過上自己想像的生活,有理想的婚姻,日子能過得幸福美滿。誰都不想過得窮苦,更不願有災禍發生。可事實卻和想像的差距很大、很遠,就如我女兒得這種病,真讓我們束手無策,但這事的發生我們誰又能提前知道與掌握呢?命運的確不由我們自己掌控呀!我感到這話太真實,越看越願意看。

當我看到神的話說:「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你沒法掌握你自己,即使人總為自己奔波、忙碌也沒法掌握自己,你如果能摸著自己的前途,能掌握自己的命運,那你還叫受造之物嗎?」

不管你能否認識到神的作為,也不管你是否相信神的存在,你的命運毫無疑問地都是在神的命定之中,而神也毫無疑問地永遠都是主宰萬物的那一位。他的存在與他的權柄並不是根據人類能否認識、能否領會得了而決定的。只有他知道人類的過去、現在與將來,也只有他能決定人類的命運。」看到這些話,感到神就像看透了我的心裡似的,把我的實情說得一清二楚。同時我也明白了我們人的一生,無論出生在什麼家庭,父母和兄弟姐妹是誰,包括我們人有多高的文化、怎樣的事業和什麼樣的婚姻,以及我們的性別、長相、膚色,都不是由我們自己選擇的,兒女將來的命運如何也不是我們能說了算的,更不是我能改變得了的。回想以前,我不知道這一切都是由造物的主來主宰、掌管著,一直憑著「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的撒但哲學活著,想憑著自己的能力改變女兒的命運。當我得知女兒的病情以後,就到各處醫院給女兒檢查,直到上海的專家打來電話後,我們仍不甘心,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醫院,妄想通過醫生的手改變這一切。為了能多掙點錢給女兒治好病,丈夫到外地打工掙錢,而我帶著女兒每天去醫院治療,眼看著女兒訓練時被折騰得筋疲力盡,我也只能忍著痛去接受。為了女兒的病能好轉,我在網上查資料想通過食療的方法治療女兒的病,甚至買早教書看,給女兒讀兒歌,想盡各種辦法讓女兒變得和其他孩子一樣。儘管我如此的忙碌著,也絲毫改變不了女兒的身體狀況,也改變不了她的命運,反而被撒但捉弄,活在痛苦中。

我想到在醫院看到不少患兒的媽媽,她們和我一樣,患兒在醫院治療幾年了,病情仍然沒有轉變,儘管她們還在繼續堅持著,儘管現在的科技很發達,醫院擁有先進齊全的醫療設備,但是也改變不了什麼……現在我才知道,我連自己的命運都掌管不了,還怎麼能靠自己的雙手來改變我女兒的命運呢?我這不是自欺嗎?女兒不管以後怎麼樣,能不能會走,將來會擁有怎樣的生活,這一切神早已命定好了。我唯獨能做的,就是把這一切真實的交託給神,真心地依靠神,盡上自己的職責,該引導引導,該幫助幫助,順服神的主宰安排,這樣才能擺脫這些痛苦的捆綁。回想自從給我女兒治病到現在,姊妹給我傳福音讓我一步步地來到神的面前,不知不覺地接受著神對我的拯救,讓我明白了命運是怎麼回事,也知道了只有造物主主宰萬物以及人類的命運這一事實,如今能有幸得到這福音真是我的福氣,也是神特別的恩待。

明白了這些後,我心裡的痛苦減輕了好多,也感覺輕鬆了。怪不得給我傳福音的姊妹說,神能解決人一切的苦楚,還把所有的奧祕都打開了呢!這時我跪下來向神禱告說:「神啊!我感謝你的揀選,在我心灰意冷最無助的時候,是你擺佈安排姊妹給我傳福音。這是你對我的愛與拯救,現在我願意把我和女兒的一生交給你掌管,也把女兒的病向神交託與仰望,我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在後來的日子裡,我不再像以往那樣用人為的辦法給女兒按摩訓練,而是正常地照顧她的生活,有時間我就讀神的話語,而且越看越想看,之後我過上了教會生活,也盡上了本分。當有人問我女兒的病情或是我再看到別人家的小孩時,我都會想到神的話,相信神的主宰與命定,也沒有了以前的那種愁苦。

自從我信神以後,女兒也越來越精神,更出乎意外的是在醫院治療了半年,訓練了那麼久,我女兒一直都不會爬,但突然有一天我女兒會跪著爬了,當我看到女兒會爬的那一刻,心裡的那種高興簡直用語言無法表達。我切身體會到這是神對我的恩待與眷顧,只有敬拜神才能獲得神的祝福,同時讓我親眼目睹了神主宰一切的事實,我也對神充滿了感激之情。

後來我女兒也會走路了,我深知這是神的奇妙作為,發自內心地感謝神!讓我看到一切人事物都在隨著神的意念更新變化,更看到神主宰萬有的權柄。從此我的命運有了轉折,不再是稀裡糊塗、沒有方向目標的活著,而是追求做一個受造之物,能以順服的態度去接受神的主宰,盡我受造之物的本分來還報神愛。

楊花

相關推薦

神愛召喚,我心甦醒 2009年我生了第一個寶寶,是個男孩,我非常高興。可誰知在孩子第18天的時候開始發燒,用最好的藥都控制不住,經專家確診孩子是患有先天性免疫缺陷慢性肉芽腫病,這種病是因著我體內帶有這種基因遺傳給了孩子,...
是神拯救了我——一位乳腺癌患者的見證 我出生於一個軍人幹部家庭,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我從小就很自信。從小學開始我就是學校的優等生,重點中學,重點高中非我莫屬,家裡的獎狀也是成摞的放在那裡。高中畢業後,我又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男女比例20:1...
轉向基督——神的愛尋回了我 編者按:すずきいちろう(鈴木一郎)是一個性格內向、不善言語的人,他經歷了朋友的背叛,疾病的折磨,也經歷了世人的譏笑、嘲諷。面對工作,他認真負責,提出合理化建議卻一次次遭到指責和嫌棄。身體的疾病,工作的...
疾病中的平安與喜樂 我是個90後,今年26歲,在我很小的時候媽媽就信神了。媽媽常對我說:「神有能力,有權柄,不管遇到什麼難處,只要真心呼求,神就會看顧保守你的。」我聽後似懂非懂地點點頭。……但因著受名牌大學畢業的爸爸的教...
新的生命 以前,每天天一亮我就和幾個老朋友到酒館喝酒,喝完酒便上茶館打牌、下棋,常常玩到半夜才回家,我天天樂呵呵地,還常常哼著小曲,覺得日子可快活了。老伴怕我這樣喝酒熬夜傷身體,就勸我說:「你看你都這麼大年紀了...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