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等主來,霎時改變,被提進天國—原來是夢!

誰在見證神     

王黎雯婚姻失敗後,主的救恩臨到了她,她找到了心靈的依靠。她看到經上說:「你若口裡認耶穌為主,心裡信神叫他從死裡復活,就必得救。因為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羅10:9-10)「我們卻是天上的國民,並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穌基督從天上降臨。他要按著那能叫萬有歸服自己的大能,將我們這卑賤的身體改變形狀,和他自己榮耀的身體相似。」(腓3:20-21)她覺著信主真好,跟隨主是對的,只要心裡相信、口裡承認,不但能得著主極大的恩典,到主來時還能霎時改變形象被提進天國,這真是天大的福氣啊!從此她熱心追求,勞苦作工、撇棄花費,幾年後就成了一名出色的講道人,她經常以保羅的話來勉勵自己也激勵弟兄姊妹,在她心裡堅信就這樣信下去,最終肯定能進天國。可是,在一次同工會上她對自己的觀點產生了疑惑……

一次同工會結束後,肖婕臉色凝重地說:「現在世界各地災難越來越大,主耶穌再來的預言基本都已經應驗了,世界變得越來越邪惡、黑暗,人人都崇尚邪惡、暴力,貪戀錢財,享受罪中之樂,人與人之間勾心鬥角,爾虞我詐、互相利用……宗教界也越來越荒涼,各種不法的事逐漸增多,弟兄姊妹也都消極軟弱,有的隨從邪惡的社會潮流,貪戀錢財,追求世上的榮華富貴,追名逐利,雖然口頭上信著主,但卻不實行主的話,天天琢磨怎麼掙錢過好日子,活在世俗纏累中。我們講道也是老生常談,沒有一點新亮光,絲毫感覺不到聖靈作工,解決不了弟兄姊妹的難處、問題,供應不了弟兄姊妹。在主來這麼關鍵的時刻,我們卻普遍都是這種情形,這樣下去,能得到主的稱許嗎?」

聽了肖婕的話,幾位同工也都感同身受,面帶愁容,互相議論著。

王黎雯憂愁地說:「這幾年,為了復興教會尋找聖靈的作工,我接觸了許多牧師長老,讓我感到傷心的是,很多牧師長老也都隨從社會潮流,貪戀錢財,貪圖虛榮,爭名奪利!盡講聖經知識、神學理論,高舉自己、見證自己,讓人崇拜仰望,把主的羊都霸為己有,只顧貪享地位之福,不顧信徒靈裡乾渴飢餓,導致許多信徒信心冷淡,不少人都退去了。唉,在尋求復興教會的事上,我們該用的招也都用了,卻遲遲感覺不到主的帶領,現在我也是沒有一點辦法啊!但是我覺得,不管咱們多麼消極軟弱,我們都得堅守對主的信,多讀經、多禱告,盡其所能的傳福音見證主,到主來時,咱們才能被提進天國呀!」

高磊苦惱地說:「這段時間我也常常反省自己,我信主多年,也常常讀經禱告,傳福音見證主,可為什麼對主的信心、愛心越來越小呢?為什麼心中沒有一點主的地位,沒有敬畏神的心呢?天天活在罪中,無止境地犯罪認罪,主來的時候,會提我這樣的人進天國嗎?我這樣天天盼望主來提我進天國,這是不是在做夢啊?」

范建文胸有成竹地說:「這有什麼好懷疑的呢?我們雖然還能常常犯罪,但主不都給赦免了嗎?主是不會撇棄咱們的!我們得對主有信心啊。」

就等主來,霎時改變,被提進天國—原來是夢!

王黎雯點點頭,說:「咱們信主雖然還能常常犯罪,受罪的轄制、捆綁,沒有實行出多少主的話,也沒有遵行主的誡命、沒達到主的要求,但是我們也別灰心失望,咱看看聖經上保羅是怎麼說的,羅馬書10章9-10節中說:『你若口裡認耶穌為主,心裡信神叫他從死裡復活,就必得救。因為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11章6節:『既是出於恩典,就不在乎行為;不然,恩典就不是恩典了。』我們是因著信主被稱為義的人,主來的時候,一定會提我們進天國的,大家沒有必要擔心。咱們再翻到腓利門書3章20-21節,咱們一起讀:『我們卻是天上的國民,並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穌基督從天上降臨。他要按著那能叫萬有歸服自己的大能,將我們這卑賤的身體改變形狀,和他自己榮耀的身體相似。』再翻到哥林多前書15章51-52節:『我如今把一件奧祕的事告訴你們:我們不是都要睡覺,乃是都要改變,就在一霎時,眨眼之間,號筒末次吹響的時候;因號筒要響,死人要復活,成為不朽壞的,我們也要改變。』咱們聽了這些話是不是都有信心了?使徒保羅的話告訴咱們,就在主降臨向我們顯現的那一刻,我們肉體的形象就改變了,我們就被提到空中與主相遇,那時我們就不再受罪的轄制、捆綁,就完全聖潔了。」

弟兄姊妹有的贊同地點頭附和,有的眉頭微皺。

高弟兄站起身,倒了杯水,邊走邊說:「王姊妹,這些年,咱們聚會講道很少講主耶穌的話,更不實行進入主的話,而是常常根據保羅的話,認為因信就已經稱義了,雖然還會常常犯罪,還沒有達到聖潔,但主來時就會霎時改變形象,被提進天國。咱們聚會常常交通這些話題,弟兄姊妹聽了這樣的交通對主來被提進天國好像有了信心,可是這樣的做法給弟兄姊妹帶來的後果是什麼?在現實生活中,弟兄姊妹都不注重實行主的話、遵守主的誡命了,有的還越來越遷就自己,隨從肉體喜好,沒有一點敬畏神的心,活在罪中也沒有真實的悔改。都覺得,反正主已經赦免我的罪了,現在雖然我達不到聖潔,但主來時一下就能把我變成聖潔,我照樣能進天國。你們說,咱們這樣信主能合主的心意嗎?神曾說:『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利11:45)聖經上還說:『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來12:14)我們達不到聖潔,是沒有資格見主的啊!像咱們這樣還能常常犯罪的人,不實行主話的人,還一直盼著主來被提進天國,我感覺這不大可能,恐怕只是咱們的一廂情願啊!」

范建文不服,手擺了擺說:「高弟兄,話可不能這麼說呀!主耶穌親自被釘十字架,已經把我們從罪中救贖了出來,我們因信主耶穌就白白稱義了,沒有人能定我們的罪,就像保羅說的:『誰能控告神所揀選的人呢?有神稱他們為義了,誰能定他們的罪呢?』(羅8:33—34)既然神已經稱我們為義了,並且咱們是一次得救、永遠得救,所以我們不用擔心犯不犯罪,達沒達到聖潔,我們只管相信保羅的話,主來時,我們在一霎時就能改變形象被提進天國。要是我們連這點信心都沒有,那還是信主的人嗎?」

華鎣反駁說:「范弟兄,你這麼說我不贊同,誰是神揀選的人呢?是成天活在罪中犯罪認罪,不知悔改的人嗎?信神沒有敬畏神的心,不順服神,還一直悖逆神、抵擋神,這樣的人是神所揀選的人嗎?要按你的觀點,咱們今天信主無論怎麼犯罪都不要緊,主都會赦免,主來時我們照樣能被提進天國。要真是這樣的話,那聖經希伯來書10章26節中說:『因為我們得知真道以後,若故意犯罪,贖罪的祭就再沒有了,惟有戰懼等候審判和那燒滅眾敵人的烈火。』這話又該怎麼解釋呢?另外主耶穌還預言,他末世再來還要作分別綿羊山羊、麥子稗子、善僕惡僕的工作,要是因信稱義、賴恩得救就可以進天國,那主耶穌的預言又怎麼應驗呢?我覺得被提進天國絕對不像咱們想像的那麼簡單。」

曉宇打開聖經,接著華鎣的話說:「華姊妹交通的是,進天國絕不是簡單事。主耶穌說:『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啟22:12)根據主耶穌的預言,主再來時,要按著各人所行的作罰惡賞善的工作,我們信神,最終是進天國,還是下地獄,與我們是否實行主的話,遵行主的道有直接關係。如果按保羅所說的,不管我們是否遵行主的道,也不管我們犯罪多少,主再來都會霎時間將我們改變形象直接提進天國。那主耶穌說的『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這話又怎麼應驗呢?」

楊姊妹說:「對於什麼樣的人能進天國,主耶穌早就告訴我們:『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主的話說得很明白了,只有實行主的話,遵行主的道,成為遵行神旨意的人才能進天國,這是主耶穌命定的進天國的唯一條件。看看咱們的實際情形,根本沒有實行出多少主的話,也沒有守住主的誡命,咱們根本就不是遵行神旨意的人,就我們這樣的人,還盼望主來的時候,霎時改變形象被提進天國,我覺得這不太可能!」

王黎雯感慨又激動地說:「今天這樣的交通辯論很有亮光,使我很得造就,以往我總是按著保羅的話信主,認為信主就已經因信稱義,蒙恩得救了,雖然還能常常犯罪,但主來時會霎時改變我們的形象,使我們成為聖潔被提進天國。我自己這樣領受,也常常這樣講道,沒想到因著我的錯誤領受法,誤導了弟兄姊妹,並且還導致很多的弟兄姊妹忽略了主的話和主的要求,不注重實行主的話,遵守主的誡命,有的越來越放蕩,離主越來越遠。通過交通我認識到這樣的實行是錯誤的,對弟兄姊妹的生命沒有造就,並且還做了惡,今天我才看到問題的嚴重性,咱們信主就得根據主的話,成為遵行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天國啊!因只有主耶穌才是天國的王,保羅不是!」

弟兄姊妹也都感覺這樣的交通有聖靈的開啟、光照,解決了一些心中的困惑,不住地感謝主的帶領……

山東  還報

相關推薦

我們常常犯罪認罪,能被神帶進天國嗎? 有很多主內的弟兄姊妹都在問,自己雖然每週都去教堂敬拜,也常常讀經,為主花費作工,但常常犯罪認罪,認了又犯罪,這樣下去神真的饒恕嗎?主怎麼對待罪人呢? 提到神對待罪人的態度,有的弟兄姊妹會說:「這...
天國,是勞苦作工就能進去的嗎? 傍晚,夕陽從天邊漸漸落下來,空氣中還是夾雜著一份燥熱。早早地吃過晚飯後,老人們拿著小板凳三三兩兩地圍坐在一起嘮家常,幾個頑皮的孩子在周圍跑來跑去,不知誰家的小花貓瞇著眼睛,懶洋洋地趴在房簷下一動不動。...
進天國的條件——罪得赦免就能進天國嗎? 每當想起主耶穌為我們上十字架,把我們從罪中救贖了回來,將來還要帶我們進天國,就感受到主的愛太大了!我能從主得到這麼大的恩典,心裡特別感恩,也堅信靠著主的救恩就能進天國。可當我跟同工們交通進天國的事時,...
原來,進天國不是像我們想得那麼簡單 灰蒙蒙的天空見不到一縷陽光,我坐在書桌前翻看著經文:「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
人非聖潔不能進天國 天,灰蒙蒙的,雲層壓得很低,隱約能聽見遠處傳來轟鳴的雷聲,一場暴雨很快就要來襲,這些天的干燥、熾熱已把人烤得像龜裂的土地一樣,此時,一陣陣清風夾雜著些許雨絲,把這麼多天的燥熱都一並帶走,給人們送來絲絲...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