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流」中的覺醒

誰在見證神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父母為人忠厚樸實,自己在他們的教育薰陶下成長,做人做事也都是本本分分的,父母、老師、親人都誇我是個好孩子,而我對自己的人生也充滿了美好的盼望。

隨著時間的推移,到了成家的年齡,經朋友介紹,我認識了鄰村的郭某,交往了一段時間後,恰逢中秋佳節,女友家的親朋好友都聚到了一起,我就帶著禮品到她家去過節。可我剛踏進院子,就看到院壩裡全是一桌一桌打牌的,他們看到我就喊:「新悅!快點過來,這兒『三缺一』。」我脫口應到:「我不會打牌。」我的話音剛落,在場打牌的人都驚訝地看著我,議論紛紛:「喲,這是啥年代了,連牌都不會打……」「是啊!年輕小伙子,還不會打牌?不太正常了……」我看著大家這樣議論我,就想:「蘿蔔青菜各有所愛,你們喜歡打牌,是你們的喜好,我不會打牌是我的自由。」我又看看在場的女朋友,看到她滿臉緋紅,顯出不高興的樣子。但我沒有多想,就跑去幫女朋友的媽媽煮飯了。

沒過多久,女友的朋友結婚,我們去參加婚宴時,大家都以牌會友,但因著我不會打牌,拒絕了朋友的邀請,女友也因此對我很是不滿。回家後,女朋友就不和我交往了。我又連續交往了三個女朋友,最後都因我不會打牌而與我分手了。這一次又一次的分手,使我感到很痛苦又不知所措。因我只知道沒房、沒車、沒工作找不到女朋友……今天我竟然因著不會打牌而找不到女朋友,我怎麼也想不通。後來,我為了能夠找到女朋友不被人嘲笑,也為了能融入這個社會,就苦學打牌。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我把牌學會了,可以以牌會友了,我高興極了。

2004年,我與淑容相識並結婚了。因著我絞盡腦汁地學牌,不知不覺染上了牌癮。有時白天上著班,嘴裡還在唸叨著:「唉,昨晚我不該抬那炮……」,到了晚上,我們牌友都要集合「戰鬥」。打牌就像牽魂繩一樣,把我緊緊地捆綁著,使我整個人精疲力盡。一次,在下班的途中,因熬夜打牌,疲勞過度,我騎著電動車眼睛睏得都睜不開了。突然,「砰」的一聲,我整個人從車子上彈下來摔在了地上,我的腿腳摔得青一塊紫一塊,手也擦傷了,這時我才清醒過來。我看到電動車碰在欄杆上,差一點就衝進河裡,如果沒有那護欄,我的小命就沒了,嚇得我出了一身冷汗,心「咚咚咚」地跳個不停。就這樣,我膽戰心驚地回到家,可剛睡下不久,牌友又來我家,要我陪他們打牌,礙於面子,我也不忍丟掉男人本色,只好「迎戰」而上。打起牌來我就開始風生水起、幹勁十足,什麼事都忘記了。

一次,我直接在牌桌上「戰鬥」到天亮,然後就去工地上班,剛上房頂,我就感到極度的疲勞,強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工作,但整個人還是昏昏沉沉的,當我正在釘瓦格子時,就從屋頂上摔了下來,幸好我抓住了一根木棒才倖免於難。在房頂上的工友都嚇呆了,幾個工友急忙把走凳給我抬過來,我慢慢地從走凳上下來,當時,臉色蒼白、渾身發抖。我無法再繼續幹活,只好回家了。躺在床上,疲憊的我卻難以入眠,想著這一次次要命的事臨到我,讓我膽戰心驚!又想到我若是這樣繼續熬夜打牌,沒有正常休息就去上班,不死也得殘廢啊。我想要戒掉牌癮,但牌友來了又控制不住,不打牌心裡還癢癢的,像貓抓一樣難受。哎呀!真是俗話說的:「上賊船容易,下賊船難」,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我只能在這「牌流」中掙扎、徘徊……

直到2013年,我有幸聽到了神的國度福音,通過一段時間聚會讀神的話,我定真了神的末世作工。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社會潮流所帶給人的思想,帶給人的處世方式,帶給人的生存目標與人生觀,這些是很重要的,這些能左右、影響人的心思。這一次一次的潮流,它都帶著一種邪氣,這個邪氣讓人不斷地墮落,讓人的道德越來越下降,讓人的人格品質也越來越下降,甚至可以說以至於到現在,多數人沒有人格,沒有人性,也沒有良心,更沒有理智。……一次一次這樣的潮流讓本來身心就不健全的人,讓本來就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人,讓本來就對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毫無分辨的人,心甘情願地接受了這些潮流,接受了來自撒但的生存觀點、撒但的人生哲學與價值觀,接受了撒但告訴給人的怎麼對待生活與撒但『賜』給人的生存的方式,人沒有力量去反抗,人也沒有能力去反抗,更沒有意識去反抗。」(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至此,人的心與人的靈成了人獻給撒但的貢品,成了撒但的食物,更成了撒但長住的地方,成了撒但理所應當的遊玩場所。這樣,人在不知不覺中不再懂得做人的道理,不再懂得人生存的價值與意義所在,神的律法、神與人的約在人的心中逐漸模糊,人也不再去找神,不再搭理神。日久天長,人都不再明白神造人的意義,不明白神口中的話語,不明白從神來的一切,人便開始抵觸從神來的律法與典章,人的心、人的靈麻木了……神失去了起初所造的人,而人也失去了原有的根,這就是這個人類的悲哀。」(摘自《神是人生命的源頭》)

看到神的話後,我才知道社會潮流是撒但敗壞、苦害人的一種方式,撒但用這種方式灌輸給人錯誤的生存觀點,人一旦接受了撒但的思想觀點後,人就活在了敗壞墮落的肉體中,不再追求光明和美善的事物,而是活在撒但的捆綁當中,無力自拔,最終被撒但吞吃。因為人沒有真理,不會分辨善惡,只會憑自己的頭腦、思維、想像看事,認為大家都做的事就是正確的,如果誰跟不上形式,就是「土包子」,就會被嘲笑、貶低,不知不覺人被社會潮流同化、感染,成為潮流的犧牲品了。我不由得想到了自己,以前老實本分,只想踏踏實實地過日子,但因著跟不上社會的潮流,一次次碰壁,被周圍的人嘲笑。我為了在社會上能站住腳,就隨從了撒但的邪惡潮流,憑著「人生苦短,何不及時行樂」「形式潮流跟不上,沒有男人樣」這些思想觀點活著。我一點點地陷入了「牌流」當中,一步步地墮落,到了無法控制的地步,即使有喪命的危險也欲罷不能,活得很痛苦、很悲哀。通過讀神的話我終於看到了撒但的邪惡,我不願再被撒但玩弄,願意擺脫「牌流」這種墮落、腐朽的生活。

可當我要掙脫打牌的這個邪惡潮流的捆綁時,撒但並不放過我,牌友們一個個上我家連拉帶拽地把我拉到牌桌上。我一個勁地說:「我不打牌了,我要金盆洗手……」他們就說:「你洗手不打牌了,男子漢的本色不就丟了嗎?」我聽到牌友說的話,覺得不去的話不僅傷了面子,自己也顯得不夠義氣,我還是應付著去了。可每次去玩,不管輸贏我的心裡都是空落落的,很難受。

一天晚上,我看到神的話說:「你得為真理而受苦,為真理而獻身,為真理而忍受屈辱,為得著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難,這是你該做到的。……別因為一時的享受失去了你一生的尊嚴、你一生的人格。你應當追求一切美的、善的事物,追求更有意義的人生的道路。這樣庸俗地活著而且一點追求目標都沒有,這樣還不是虛度嗎?你能得著什麼呢?你應當為一個真理而捨棄一切的肉體享受,你不應該為一點點享受而丟掉所有的真理,這樣的人沒有人格,沒有尊嚴,沒有存活的意義!」(摘自《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看到神話語的揭示,才知道我心裡難受的根源,是自己不能為實行真理受苦付代價,當面對牌友的「盛情」時,我不願意背叛自己的肉體,而是隨波逐流。當撒但利用牌友來引誘我時,我分不清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的區別,還與撒但拉拉扯扯,我才陷入痛苦、難受、無助中,被撒但踐踏,成為撒但的殉葬品。又想起自己之前因通宵打牌,導致精神不佳,神都在暗中保守,使我有驚無險,保住了這條命。今天神又用話語來呼喚我,把我找回神的家,給我蒙拯救的機會,而我還不珍惜,不追求真理嚮往光明,還回到撒但的陣營,實在是傷神的心。但神不忍心看著我被撒但苦害折磨,再次用話語來喚醒我這顆麻木的心靈,讓我明白了信神就應該追求真理,為得著真理忍受一切的痛苦、屈辱,這樣才活得有人格、有尊嚴。想到這裡我向神禱告:「神啊!我不能再這樣執迷不悟了,不能再活在這個邪惡的潮流中墮落了,神啊!我要立下心志,徹底戒賭,從『牌流』中掙脫出來。但我沒有勝罪與擺脫罪的能力,神啊!願你加給我信心,能有勝罪的能力,徹底與賭博決裂,跟隨你走人生正道,阿們!」

禱告後我翻到一段神的話:「你們想不想放下這些東西?(想。)有多想呢?有時候琢磨琢磨:『放下這些東西有點捨不得,為什麼要放下呀?有這些挺好的,好容易裝到裡面了,這不算什麼毒吧!』你看,你有這思想你就放不下。實際上你不放是你自己願意抓著,不是你放不下,不是你難放下。這個事難住了,是吧!不容易。所以說,在你身量幼小的時候,就得儘量遠離那些能腐蝕你心靈、能讓你中毒的東西……」(摘自《年輕人應看透世界邪惡潮流》)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前行的方向和路途,只要我願意背叛、遠離這些東西,就一定能從「牌流」中掙脫出來。我有了信心,願意靠著神實際地與神配合。

一天,我鄰居志明來到我家,說他家親戚來了,還差一個人打「二七拾」,叫我去圓場。這時,我在心裡一個勁兒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不中撒但的詭計。我又想起神的話說:「在你身量幼小的時候,就得儘量遠離那些能腐蝕你心靈、能讓你中毒的東西……」(摘自《年輕人應看透世界邪惡潮流》)神的話激勵著我,我鄭重地對志明說:「大哥,你不要再勸我去打牌了,我為了打牌出了好幾次的事故,險些喪命,我不能再拿我的生命做賭注了。」志明聽到我這番話後,尷尬地走了。從那以後,不管誰來喊我打牌,無論他們說啥話來引誘我,我都藉著禱告神,拒絕了他們,當我這樣配合的時候,我整個人很輕鬆,心裡也很愉快,我不禁在心裡跟神說:「神啊!我靠著你勝過了撒但的試探,從『牌流』中掙脫出來了,我要把我打牌賭博的時間,拿出來讀你的話,把你的話裝備在我裡面作我的生命,讓你的話在我心裡掌權,帶領我走前方的路。」

從此以後,我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在神的帶領之下,使我明白了受造之物當如何敬拜神,明白了人生存的價值與意義。人只有追求真理憑神的話活著,才能脫離撒但的邪惡潮流,達到敬畏神遠離惡蒙神拯救。於是我開始傳福音見證神,盡上了受造之物的本分。感謝神,一切榮耀歸給神!

新悅

推薦閱讀:我不再天天「忙碌」了

相關推薦

捕魚沉船歷險記 以前,我們與別人合夥承包了一個面積約七百畝地的水庫,多年來一直靠養魚為生,我與丈夫幾乎每天都要捕魚,收入很可觀,日子過得挺富足,我認為錢雖不是萬能的,但沒錢是萬萬不能的,因此我也成了錢的奴隸。2003...
我不再天天「忙碌」了(有聲讀物) 我叫小雪,今年十二歲。自從我玩上遊戲那天開始,我的生活和學習時間全部被打亂了,每天的生活都在「忙碌」中度過。直到我接受了神的福音之後,讀了神發表的話語和看到弟兄姊妹寫的關於戒掉網絡遊戲的經歷文章,我才...
從此不再做錢奴 小時候我就喜歡攢錢,因為錢多了可以買大房子,就不用一家四口人擠在一起住了,而且有錢還可以買自己想要的東西。漸漸的我長大了,看見親戚們都有了錢,買了新房子,連說話的口氣也大了。尤其逢年過節,親戚們聚在一...
人生,在輾轉間起起落落 我出生在中國東北的一個普通農民家庭中,祖祖輩輩都過著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看著父輩們每天辛辛苦苦地勞作,懵懂的我不想循環著過和他們一樣的生活,所以從兒時起,我就發誓一定好好學習,憑藉自己的努力走出農村...
身處預產期,保守在神愛中 我的丈夫很疼愛我,兒子也非常可愛、聽話,擁有這樣的家庭,我常常感覺自己很幸福。2016年,我接受了神國福音,當我看到神的話說:「自從你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人世間的時候,你就開始履行你的職責,為著神的計劃、...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