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地曙光

誰在見證神     

6月的夏天,烏雲玩起了捉迷藏,蔚藍的天空中找不到它的蹤影,程曦見外面陽光明媚,打算出門辦點事,隨著她「嘎吱」一聲的開門聲,只見下班的兒子(小軍)萎靡不振的樣子進了門,渾身癱軟地順勢一頭栽倒在程曦的懷裡。程曦驚呆了,緩緩神後,急忙把小軍扶到沙發上。見兒子臉色蒼白,程曦急切而關心地問道:「你這是咋啦?」小軍有氣無力地說:「媽,我好累,好想睡一覺。」程曦摸了摸小軍的頭,沒有發熱的症狀,她心想:可能兒子上了24小時的班,一天一夜沒有合眼太累了,睡一覺就好了。她給兒子蓋好被子,出門辦事去了。等她回到家後已是黃昏,看到躺坐在沙發上的小軍,程曦擔心地問道:「你好點沒有?」小軍眉頭緊鎖,半瞇著眼睛,無精打采地說:「我今天下午不是吐就是拉,拉吐的都是血,連站的力氣都沒了。」程曦聽後,著急地說:「那咱趕緊去醫院吧!」說著,就急忙往醫院趕去。

到了醫院,醫生立刻給小軍輸液、輸血,期間又做了各項檢查。檢查結果出來後,醫生嚴肅地對程曦說:「你趕緊把孩子送往省城醫院,他的情況很複雜,我們只能暫時給他輸血來維持他的生命體徵,不過你要隨時做好心理準備。」聽了醫生的話,程曦腦袋「嗡」的一下,臉色煞白,聲音顫抖著喃喃地說:「怎麼昨個兒還好好的,今天突然病得這麼厲害?」此時的程曦不由自主地想到才剛滿月的孫子,倘若兒子真的死了,她怎麼辦?這一家老小怎麼辦?這叫她怎麼面對?痛苦中,她的腦海裡忽然浮現出一句神的話:「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對啊,我信的神是全能的獨一真神,也是全能的醫生。兒子的生死由神說了算,一切都在神手中。如果神不許可,就算他只剩下一口氣,他都不會死。於是,她默默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她的心,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禱告後,程曦的心不像剛剛那麼慌張,漸漸地平靜了下來。

到了省城醫院,小軍被送進了急診室。程曦把所有的檢查單和診斷書一起給了值班醫生,醫生看後,忙叫護士給小軍輸上液,之後把程曦叫到他的辦公室。他邊開藥邊口氣生硬地說:「你們送來得太晚了,我告訴你實話,現在我們給你兒子輸這些藥物只能是暫時維持他的生命體徵,卻救不了他的命,你最好做好心理準備。但不管怎樣,我們還是會盡全力的。我把藥單開好了,你去拿藥吧。」說完把藥單遞給了程曦,程曦忙接過藥單,小跑著去藥房取藥。可藥師卻說:「缺兩樣最關鍵的藥物,我們這兒沒有,你還得到別的地方買。」程曦著急地說道:「這麼大的醫院都沒有,這大半夜的我去哪兒買?」藥師告訴她:「不然你再去找大夫重開一個藥單。」程曦找到醫生後,醫生帶搭不理地揮著手說:「醫院大門口某某藥房有,你去那兒買!」醫院的走廊裡,昏黃的燈光下倒映出程曦單薄的身影,她就像一個失控的機械一樣不停地穿梭在藥房、醫務室。

牆壁的指鐘飛快地運轉著,一晃已到凌晨4點了。徹夜未眠的程曦焦急地在走廊踱來踱去,她心想:身上帶的六千元錢都花完了,眼看著取出來的藥用得差不多了,醫生又開了許多藥,沒錢就拿不出藥來,這可咋辦哪?想到這兒,程曦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不知該如何是好。沒辦法,程曦只能和醫生商量,看能不能把身上僅有的一張銀行卡和小軍的醫療卡壓在醫院,讓他們先給小軍用藥,等天一亮就把錢給他們打過來。醫生卻不耐煩地說:「對不起,醫院沒有這個規定。」程曦帶著央求的口氣說道:「大夫,人命關天,救人要緊,不管咋地先給孩子用上藥,等明天一大早就把錢給你們拿過來,您看行嗎?」醫生沒好氣地衝她說:「你是沒聽見?聾了,還是瞎了?你沒看見還有這麼多病人呢,哪兒有時間跟你閒扯!」這時,陳傑(小軍妻子的姐夫)急匆匆地跑了過來,慌張地說:「醫生,小軍情況不太好!」程曦聽後急忙地跑向急診病房,扶起小軍,小軍痛苦地說:「媽,我實在太難受了,你拿把刀殺了我吧,我太痛苦了,我實在不想……」話音未落,小軍就陷入了昏迷中。程曦再次央求醫生,能不能先給孩子用藥,救人要緊。醫生卻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抬起雙手說:「對不起,又不是沒跟你說,隨時做好心理準備,你沒錢,我們也沒辦法!」一邊是醫生的冷漠,一邊是即將撒手人寰的兒子,程曦束手無策,此時的她彷彿墜入了無底深淵,痛苦絕望立時湧上心頭。正在這時,她聽到一陣陣淒慘的哭喊聲,抬頭一看,門口床上有錢有勢,平時醫生、護士鞍前馬後圍著團團轉的病人死了。這一幕觸動了程曦的心,揪著的心變得更加惶恐不安,此時醫生的話不斷地在她耳邊回響,程曦越想越害怕,感到死亡在一步步地逼近小軍,有可能下一個死的就是自己的孩子。痛苦無助中,程曦只有向神呼求:「神啊,我心裡很害怕!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求你保守我的心,帶領我吧……」禱告後,神的話閃現在程曦的腦海中:「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說了算,什麼事不是在我手中?」「整個人類有誰不在全能者的眼中看顧?有誰不在全能者的預定之中生存?人的生死存亡是來源於自己的選擇嗎?人的命運是自己掌握的嗎?多少人呼求死亡,但死卻遠遠避開他;多少人想做生活的強者,害怕死,但不知不覺中,死亡之日逼近,使其落入死亡的深淵;多少人仰天長嘆;多少人嚎啕大哭;多少人在試煉中倒下;多少人在試探中被擄去。」神的話使程曦心中一亮:對啊,整個宇宙萬物,生靈的生死存亡都在全能神的手中掌握,只有神才是掌管人生死大權的主宰者。儘管這家人有錢有勢,醫生、護士圍著團團轉,卻也未能挽救他,使他在世上多活一分一秒,金錢、權勢根本扭轉不了乾坤。程曦想到自己的孩子也是受造之物中的一個,他的命是神給的,他能不能存活下來,決定權不在醫生,而在乎神的主宰命定,不管結果如何,程曦都要讚美神。當程曦這樣想的時候,心中釋懷了許多。這時小軍抓著程曦的手突然動了一下,只見小軍微微地睜開雙眼說:「媽,幾點了?」程曦聽到小軍的聲音,激動的淚水溢滿了眼眶,心裡不住地感謝神。此時,程曦深深地體會到神話語的權柄威力,「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她在心裡默默地感激神的同時,怕小軍看到她的淚水,側著臉對小軍說:「大概7點多了吧,你感覺怎麼樣?」小軍說:「媽,我渾身好痛,好像睡了很久。」說話間,程曦的大兒子、二媳婦抱著剛滿月的小孫子,還有其他家人都來了。程曦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將大兒子他們拉出急診病房,激動地訴說著事情的經過,他們聽後都連連點頭感謝神……

後來,小軍從急診病房轉到普通病房,負責小軍的主治醫生再次給小軍做了全面檢查,結果又遇到了難處。因小軍之前做過心臟手術,術後必須得終身吃一種抗血凝藥,一旦停藥,就會導致心臟凝血堵塞,後果不堪設想。而這次是因胃穿孔導致大出血,需要大量輸血,還得立刻做胃修復手術,可問題是,小軍一旦做手術就必須得停止吃抗血凝藥。經專家研究,抗血凝藥最多只能停三天,而胃修復手術最快也要一個禮拜才行,這期間既不能吃也不能喝,只能靠藥物來維持。所以,醫生再一次下了病危通知書,並嘆了口氣對程曦說:「哎,反正兩者之間都是個『死』,你自己做決定吧。」此時的程曦因著有神話語的帶領,堅強了許多,不再像之前那麼恐慌害怕。她想到神的話說:「掌握人類生死大權的並不是人類自己,也不是自然界的某種生靈,而是擁有獨一無二權柄的造物主;人類的生死並不是自然界某種規律的產物,而是造物主權柄主宰之下的結果。」小軍能不能存活下來,是神說了算,小軍心臟能不能堵塞,不更在神的意念中嗎?神的話讓程曦堅信神的主宰是真實的,是可信的,人的生死存亡不是人能說了算,萬物生靈的生與死都是因著神口中的話語而生而滅,這就是造物主獨有的權柄。想到這兒,程曦很有信心地對醫生說:「做。」

手術前,程曦安慰不信的小軍:「別怕,相信神!只有神才是咱們唯一的依靠!」小軍點了點頭。很快,小軍被推出了手術室。看著在藥物作用下還未甦醒的小軍,程曦再一次來到神的面前,把兒子交託在神的手中,禱告後程曦的心中感到平安、踏實。令程曦想不到的是,小軍的病情恢復得很好,很快就能下床走動了。之後,小軍又一次做了全面檢查,醫生看著心臟彩超的結果,揉了揉眼睛,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他又專門叫了彩超專家,重新讓小軍做了心臟彩超。專家看到結果後,驚奇地說:「真是不可思議呀!停了八天的抗血凝藥,心臟竟然沒有任何的淤堵,而且周圍一點漂浮物都沒有,就連胃修復手術都好得如此之快,這可真是個奇蹟啊!」醫生哪裡知道,小軍這錯綜複雜的病情能夠好得如此之快,這都是神的奇妙作為,也正是神權柄的真實體現!程曦在心裡想著。只聽醫生又說:「再觀察一天就可以出院了。」

翌日清晨,一縷陽光透過窗戶直射在程曦的臥室,程曦迎著陽光走到窗前,伸了伸腰。想到這次的經歷,她深深地感受到:人的生死不是醫生能決定的,也不是科學能測透的,更不是親情、金錢能換來的,唯有全能神才是我們唯一的救主與依靠。這次寶貴的經歷也讓程曦體會到神話語的威力與神權柄的真實體現,正如神的話說:「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著,都閃爍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卻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卻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人的生命是來源於神,天的存在是因著神,地的生存也是來源於神的生命的力量,任何帶有生機的東西都不能超越神的主宰,任何帶有活力的東西都不能擺脫神權柄的範圍。」通過神的話語和程曦的經歷,程曦認識到神的發聲說話就是造物主的發聲,就是造物主的顯現,神的話語與神的生命是共存的,能勝過一切的黑暗勢力,值得她終其一生來追求、認識。程曦還體會到神的話語就像黎明前的曙光,能照亮她被黑暗死亡籠罩的心房,給她前行的方向,只要人真心依靠神,就能看見神權柄的超凡與偉大!

一切榮耀歸於神!

李靜

推薦閱讀:Oh My God! 好險!

                   絕境中的希望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