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主重逢-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家

誰在見證神     

我伯母是信奉天主教的,八九歲時媽媽帶著我們兄妹幾個跟著伯母信奉了天主教。那時我特別喜歡聽伯母講主耶穌顯神蹟奇事的事例,如:五餅魚吃飽五千人、瞎子復明、海面行走……通過伯母的講解我知道了這位獨一的真天主即主耶穌,他不僅掌管著宇宙萬物,同時我們人類的命運也在他的手中主宰安排。我還知道,始祖亞當與娃不聽天主的話被魔鬼誘惑吃了善惡果後,我們人就開始有了罪。人類被撒但敗壞後越來越墮落,活在撒但的權勢之下受撒但的苦害,天主不願看到我們被撒但殘害,就親自道成肉身來在地上釘十字架擔當了人類的罪。天主的愛太偉大了,我被天主的大愛感動著,便在心裡立志以後要做悅天主所悅,厭天主所厭的人。

十三歲領洗期間,教堂裡的修女給我講解什麼是十誡,什麼是七罪宗,什麼是大小罪,什麼事可以做或不能做,煉獄是什麼,地獄是什麼,一位天主包含幾個位格,我們為什麼要信天主等等各方面的知識,只是對聖經的講解卻很少,但我還是很虔誠的信奉天主。我每個禮拜日望彌撒、每天唸早課經、晚課經、玫瑰經,守大小齋、每個禮拜五不吃肉,拜苦路(唸經跪拜耶穌),做受苦克己的事情,而且還經常和虔誠教友一起去別的教堂望彌撒,特別是大的彌撒(聖灰禮儀、復活節、聖誕節)朝拜聖體,同時我也將這些所得的彌撒、唸的玫瑰經奉獻給煉獄裡的亡者(親友、恩人),希望他們因我們唸的經能減輕些罪,早日昇天。我認為自己只要堅持這樣做,天主就會喜歡,以後就可以上天堂了。

許多年過去了,我們全家移民到了美國,我依然守禮拜、天天唸經、祈禱、辦告解。在我租住的房子附近有一間外國人的天主教堂,教堂裡每一天早上都有兩台彌撒,我每一天至少望一台彌撒,幾乎風雨無阻,就這樣我很少再去原先的華人教堂了,但唯獨一年一次辦告解迎接聖誕節,我都會去原來的教堂。

2014年十二月份的一個星期天,我去原來的華人教堂時,看見教堂裡有祭拜祖宗用的香插在香爐裡,還有掛相(素描的畫像)和燈籠掛在牆壁上,有點像戲院的感覺,我心裡感到很疑惑:為什麼教堂裡會有這些東西呢?做完主日望彌撒、辦了告解回家後,我心情很失落、沉重。2015年十二月份的一個星期天我又去教堂辦告解,一年的時間沒有來教堂了,感覺教堂有點陰深深的壓迫感,我不知道教堂裡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我環視四周,看到大廳裡有很多空位子,而且來聚會的多數都是老年人,小孩在教堂裡跑來跑去,大聲嚷嚷也沒人管,有的人還在打電話聊天,好像是遊樂場所一樣。回想以往我們進教堂朝拜時必須穿戴整齊、整潔,不准大聲喧嘩,因為教堂是神聖的地方,它是天主的家。可現在我不明白為什麼教堂會變成這樣了?那天剛好教堂的神父要給人受洗,受洗時我看到神父竟向人討紅包,我很驚訝:神父居然向人討要紅包?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都不敢相信,我很吃驚、也很難受。一直以來我很羨慕神父,覺得神父離天主最近,我們信者(教友)犯罪了就必須向神父告解,再由神父直接傳達到天主那裡,可神父為什麼會變得這麼貪婪呢?這樣的神父還能奉公無私地為天主辦事,給我們辦告解嗎?這樣的教堂還是天主的家嗎? 那一瞬間我的心寒了,莫名其妙地哭了,同時我也在心裡祈禱:「天主啊,為什麼教會變成這樣了呢?就連神父的所作所為行出來都違背你的心意,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呢?」

圖片僅供參考

自那以後,每次我去教堂領聖體禱告,心裡總有一種莫名的空虛感,即使去外國人的教堂也一樣,總覺得心裡失去或少了什麼,抓也抓不住,我鬱鬱寡歡總提不起精神,這種感覺越來越明顯。以往我祈禱,特別是我告完解領聖體的時候心總能夠安靜在天主面前,也能感覺到天主在聆聽我的祈禱,內心深處很踏實、平安,但現在我內心呼喚著天主,卻感覺天主離我很遙遠,靈裡面很枯燥乏味,我感到害怕,害怕自己是不是被主耶穌遺棄了,我內心一直祈求呼喊著天主,痛苦煎熬但又不知道怎麼辦……

直到2017年的一天,我的生命開始有了轉機。那天我在外國教堂做完主日後,在逛超市時我遇見一個姊妹,因我們聊得很投緣就互相留了電話。幾天後,姐妹打電話邀請我參加她們的小組查經聚會,我答應了。到聚會點後我本以為自己不會排斥基督教,可想起修女說的話:「除了天主教,以後不管有什麼教都不要去信奉。」我心裡還是有一些小波動,不太自在,於是我便在心裡默默祈禱:「天主啊,我和基督教的教友在一起聚會,感覺有些不適應,求你安靜我的心,雖然我們是不同的派別,可信的是同一位天主。」我暗自給自己鼓勁,既來之則安之,聽聽看吧!然後我便放下戒心與弟兄姊妹敞開心聊了起來。後來,我對弟兄姊妹說了教堂的光景以及自己的情形、困惑。弟兄聽後說:「姊妹,現在各宗各派不法的事增多,教會也越來越荒涼,你想知道教會荒涼的根源是什麼嗎?」我點點頭說:「想知道。」弟兄說:「現在整個宗教界正處於屬靈的荒涼之中,普遍沒有聖神(聖靈)作工,這正應驗了主耶穌的預言:『由於罪惡的增多,許多人的愛情必要冷淡。唯獨堅持到的,才可得救。天國的福音必先在全世界宣講,給萬民作證;然後結局才會來到。』(瑪竇24::12-14)這是天主再來時普遍存在的現象。我們回顧一下律法時代末期聖殿荒涼時的情景,起初的聖殿有雅威天主(耶和華)的光榮(榮光)充滿,在聖殿裡事奉雅威天主(耶和華)的人都畢恭畢敬,誰也不敢任意妄為,否則,必有天火從殿頂降下來將他們燒死。後來為什麼那些祭司獻劣祭,百姓在裡面兌換銀錢、買賣牛羊鴿子都沒有神的管教、懲罰臨到,最後聖殿反而變成了賊窩,這是什麼原因呢?」這正是我困惑的問題,弟兄看了看大家,又轉過來對我說:「主要是因為猶太教領袖不遵行天主的律法,沒有敬畏神的心,他們只守人的遺傳,卻廢棄天主的誡命,完全偏離了天主的道,失去了聖神作工;另一方面,是天主道成肉身作恩典時代救贖人類的工作了,神的工作轉移了,在聖殿以外又作了一步新的工作。天主一開展新的工作,聖神(聖靈)也就不再維護舊的工作了,所以聖神(聖靈)就不在聖殿裡作工,而是維護主耶穌的工作了。當時,凡是跟隨主耶穌的人,都享受到了聖靈作工帶來的喜樂平安和豐豐富富的恩典,他們得到了主耶穌生命活水的澆灌供應,也有了新的實行路途。而那些持守律法、不接受主耶穌的猶太教祭司、法利賽人以及百姓則被神的作工淘汰,落入了黑暗荒涼之中。」我從來沒有聽過這麼好的交通,我認真地聽著,生怕漏掉了。

弟兄接著說:「現在的教堂也如起初的聖殿一樣荒涼了,這就證明主耶穌已經離開了恩典時代的教會,作了末世話語審判刑罰的新工作了,我們只有尋找到神的話語才能獲得聖神(聖靈)的澆灌、餵養。就如經上所說:『收割前三個月,我就不給你們降雨,或者在這城降雨,在另一城卻不降雨;這塊地得了雨,而另一塊地沒有得雨,因而乾枯了;兩三座城的人踉踉蹌蹌走到另一座城裡去喝水,卻不能喝足;雖然如此,你們還是不歸向我──上主的斷語──』(亞毛斯4:7-8)預言中『這塊地得了雨』是指那些接受順服天主(神)末世審判工作的教會,他們因著接受了天主(神)現實的說話,享受到了寶座流出的生命活水的供應、澆灌;『而另一塊地沒有得雨,因而乾枯了』,就是指宗教界的牧師、首領、神父們不實行主的話,不遵守主的誡命,拒絕、抵擋、定罪神的末世作工,導致宗教界遭到神的厭棄、咒詛,徹底失去聖靈作工,得不到生命活水的供應,陷入了荒涼之中,這是今天眾教會荒涼的真正原因,也是因主耶穌已離開了恩典時代的教堂和聚會場所,開闢了新時代又作了一步新工作,如果我們不尋求考察就被聖靈的作工落下了。」弟兄打開電腦說:「我們來讀一段神的話:『神以後絕對不會在別處另起頭,神要作成這一事實,讓全宇之下的人都來朝見神,都來敬拜在地上的神,神在別處的工作都停止,人都被迫尋找真道。就如約瑟一樣,人人都到他那兒去拿可吃的東西,都敬拜他,因著他有可吃之食,為了逃脫飢餓之災,人都被迫尋求真道。整個宗教界都出現嚴重飢荒,唯有今天的神是活水泉源,有永流不乾的泉源供人享受,人都會投靠他的。』從神的話中我們明白了,恩典時代已經過去,國度時代已經來到,神把全宇的靈都收回作在末世跟上他腳蹤的人身上,我們只有跟上神的腳蹤,才能得到神生命話語的澆灌,靈裡得飽足,若跟不上神作工的步伐,就沒有聖靈作工隨著,沒有神的看顧、保守,人都軟弱了。其實,教會荒涼有神的美意,以此迫使我們尋找有聖靈作工的教會,尋求真道,否則我們就會落入黑暗中失去神的救恩。」聽著弟兄的交通我深有感觸,確實現在的信徒靈裡困乏,聚會得不到供應,都活在肉體中,即使犯罪了靈裡也沒有責備、管教,而且教會中不法的事增多,從這些現象中看到教會已經沒有神的引導、同在了。

弟兄說:「末世天主又道成肉身作話語的審判工作,發表了潔淨、拯救人類的一切真理,就是為了在災前能作成一班得勝者,也就是初熟的果子,這就應驗了若望默示錄的預言:『這些人沒有與女人有過沾染,仍是童身;羔羊無論到那裡去,他們常隨著羔羊。這些人是從人類中贖回來,獻給天主和羔羊當作初熟之果的……』(啟14:4)當這班得勝者被作成之後,天主就開始降下大災難來作賞善罰惡的工作。那時,凡是沒有接受神末世的審判工作,還抵擋定罪神作工的人都要落在災難中熬煉、懲罰,所以,我們要獲得聖神(聖靈)的作工,只有跟上羔羊的腳蹤,才能得到神的應許、祝福。」我感到很震驚,天主又來作工了?得勝者被作成了?

接下來弟兄又跟我交通了什麼是真實的信神,什麼是道成肉身、神作工與人作工的區別等等各方面的真理,短短幾天的交通比我信主二十幾年來得到的造就還要多,我感覺弟兄的交通有聖靈的開啟光照。但我還有些疑惑,全能神真的是天主的再來嗎?如果錯了我下地獄怎麼辦?但如果全能神真是天主的顯現,我不接受,那就不成了愚拙童女迎接不到新郎,錯過被提的機會了嗎?……無數個問號在我腦海裡轉,我不知道怎麼辦?心裡激烈地爭戰著,很痛苦煎熬。於是,我跟天主祈禱說:「天主啊,求你憐憫我、寬恕我,全能神是否是你的再來,我真的不知道,求你幫助我,指引我走正確的方向,亞孟!」祈禱後我打開電腦輸入「國度降臨福音網」這幾個字,我看到網站上有神話書籍、電影、MV、經歷見證文章等等,豐豐富富應有盡有,緊接著,我點開《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這本書籍,看完後我心裡很亮堂。原來神經營人類的計劃分為三步,每一步工作都是根據神的經營計劃、我們敗壞人類的需要而作的,都是建立在上一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更深、更拔高的工作。律法時代,神藉著摩西頒布律法帶領人在地上生活,讓人學會敬拜神、尊神為大,同時讓人類知道耶和華是神,是咒詛、焚燒與憐憫人類的神。律法時代後期,因人越來越敗壞,天主就親自道成肉身為救贖人類而被釘在十字架上,我們只要接受天主的救恩,禱告天主的名,就能罪得赦免了,恩典時代,天主向人顯明他是慈愛、憐憫、包容與饒恕人類的神,可見恩典時代的工作是建立在律法時代的基礎上作的。雖然天主的救贖工作赦免了我們的罪,但我們仍舊活在犯罪認罪的痛苦之中無法自拔。到了末了的國度時代,神再次道成肉身發表話語來作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除掉我們身上的罪根,使我們徹底脫離罪的捆綁,達到潔淨被神得著。神作的三步工作是相輔相成、步步進深的,是一位神作的工作。感謝神,不久我便定真了全能神就是天主的再來。

接下來我如飢似渴地看神的話語,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著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著人的心,為著人的靈。或許這個守候是無期限的,又或許這個守候已到了盡頭,但你應該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靈究竟在何處。」讀著神的話語,我已淚流滿面,神一直在期待、等待我這隻迷失的羊能回到他的身邊。想想自己沒有神話語供應的日子,就像失落在沙漠裡的小羊,找不到水,也找不到回家的方向,靈裡又飢又渴,是神把我尋找了回來,讓我得到神生命話語的餵養,靈裡面也剛強有力量了,這是神對我的憐憫與拯救。

回到了神的家,我就好像迷路的孩子回到了家一樣親切、溫暖,藉著與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交通神的話語,我又找到了與天主同在的快樂滋味。後來,看到許多的人都活在黑暗中總得不到生命活水的澆灌與牧養,我積極投入到傳福音的行列中。感謝神,我的媽媽、妹妹、丈夫也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現在我們一家人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交通神的話語,活在神話語的帶領引導之下,每天都過得很充實、快樂。感謝神!願一切的榮耀歸於全能神!

筆者:順服

相關推薦

生命經歷見證——《請別攔阻我》 鄭伊莉是旅居美國的華人基督徒,她熱心追求,積極參與事奉,但是隨著教會的荒涼,她感到特別無助、痛苦與迷茫,為什麼如今的教會變成了荒場?為什麼弟兄姊妹的信心、愛心都冷淡了?為此,鄭伊莉常常向主尋求...
尋找主的腳蹤 教會荒涼、群羊失散,根源何在?主究竟在哪裡?
《搭上末班車》奔向光明路 (粵語配音) 電影 簡介:陳鵬是一名家庭教會的牧師,長年扶持信徒,對教會工作很有負擔,可近年來,教會­出現前所未有的荒涼,越來越多的信徒消極軟弱,不來聚會,而他的靈裡也枯乾,無道可講­……為復興教會,他想盡了一...
基督教電影-怎樣確定主耶穌已來到? 自從教會荒涼,許多主內弟兄姊妹都明顯地感覺到沒有了聖靈作工與主的同在,也都在苦盼主的再來。可是當聽到主耶穌已經回來的消息時,我們怎樣才能確定主耶穌已來到了呢?...
宗教界為什麼普遍荒涼 宗教界各宗各派越來越荒涼,人都失去了起初的信心與愛心,為什麼各宗各派都出現飢荒了呢?此短片幫您找到教會荒涼的根源。...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發表。*為必填字段